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淫蕩夢姑
淫蕩夢姑

淫蕩夢姑

極樂神教大霧彌漫著雄偉的天山,飄渺峰淹沒在云霧之中。今天是虛竹出發尋找段譽的日子。但今天的天氣似乎不是太好,進入了秋季,這樣大的霧并不多見,霧中還滲透著異樣的氣息。一眾靈鷲宮門眾,王語嫣,夢姑等站立在大門前,站在她們身前的是虛竹,虛竹默默的看著漫山遍野的濃霧思考著。他感覺到一種危機正在逼近。「主人,怎么了?」梅劍走近虛竹身邊說道。「有殺氣!」虛竹道,他凝神盯著上山的山路。「哈……哈哈……」不知道從那里傳來的笑聲在山谷里回蕩起來。不一會兒那條山道上出現了一團黑影,然后黑影慢慢變得清晰,是一伙人,隱約看見他們揚著「極樂神教」的旗號,聲音也是從那而來。「極樂神教」?虛竹滿心疑問的看著他們,當那伙人來到靈鷲宮門前,靈鷲宮眾人不禁愕然。「慕容復?」虛竹驚訝的對為首的人說道。那為首之人英偉不凡,含笑的嘴角流露出無限的霸氣,兩道劍眉下一雙看透一切的眼睛充滿自信地逼視著眾人。他的自信從何而來不得而知。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人就是曾經天下兩大絕頂高手之一的南慕容——慕容復「表哥,你不是……」王語嫣驚訝的說道。「你是想說我瘋了嗎?表妹?」慕容復笑著說道。「你原來一直是在裝瘋扮傻。」虛竹說道。「若然我不裝瘋扮傻,可能現在我早已經不在人世了,你們會放過我嗎?!虛竹,現在的我已今非昔比,我再也不怕你們靈鷲宮了,哈哈~哈哈~.」慕容復大笑說道。聽得慕容復笑聲剛落,他身后走出四人,這四人正是當日伏擊段譽的四個高手,而他們的手上分別提著五花大綁昏迷的木婉清和鐘靈二人。「你……」虛竹看著昏迷的木婉清和鐘靈二人,「你好卑鄙!」「你錯了,這不叫卑鄙,這叫智慧,哈哈……哈哈……」慕容復笑著提起手中的折扇放在木婉清的胸口。接著說:「即使你逍遙派的武功再厲害,也難以救她們,乖乖投降吧!」「你休想!」說話的是梅劍,梅劍提劍想攻向慕容復。誰知道梅劍還沒有出招便已經倒下,倒下的還有靈鷲宮眾人。「哈哈……哈哈……」慕容復又是一陣狂笑。「霧中有毒!」虛竹大叫道。「哈哈!哈哈……你又錯了,虛竹,我可沒有在霧里下毒的本事,但是在井水里下毒卻是很容易。」慕容復說道。「哈哈哈,下毒的是我們!」說話的是一起上山為虛竹送行的靈鷲宮男弟子,他們原本是星宿派的弟子,由于丁春秋死后歸順到靈鷲宮門下。「是你們?!」虛竹說道。「哼,虛竹,我們也忍了你很久了,大家都是靈鷲宮的人,你一個人霸占著那些女弟子,連一個都不讓我們碰,我們現在要反你,你沒有話說了吧!」那些男帝弟子說道。「當初應該都殺光你們。」虛竹咬牙說道。「哈哈~虛竹今天你是在劫難逃了,快交出靈鷲宮,放你一條生路。」慕容復說道。「哼,慕容復,我段郎回來一定不會放過你。」王語嫣說道。「哦,段譽那小子或許已經在閻羅王那里下圍棋了,那有空管你們!哈哈~!」
慕容復說道。「原來是你布的局,我們上當了,我怎么想不到是你!!」虛竹說道「服輸了吧,怎么樣?」慕容復又用折扇敵在木婉清胸口說道:「你不想我傷害她們的話,就束手就擒!」虛竹無言以對,這一仗他輸得太徹底了,虛竹低下頭任憑那些上前綁他的人在身上結繩。空蕩蕩的山谷只回響著慕容復久久未停的狂笑聲。再美麗的神話總有一天也會破滅的,靈鷲宮被攻陷,只用了不足半個時辰,這就是傳說中最可怕最恐怖的靈鷲宮嗎?沒有刀槍,沒有傷亡,不費一兵一卒,靈鷲宮就這樣被樹著「極樂神教」大旗的一伙人所攻陷,所征服。強大,無敵只代表過去,現在的靈鷲宮大門牌匾已經換成了「極樂宮」。全武林人事一定不會相信靈鷲宮會被攻陷,在這里除了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以外,還有一個當今站在武林中最高處的人虛竹,但是問題是連虛竹自己也不相信,但即使你不相信,虛竹現在已經被拷上了鐵鐐,被大字型的鎖在靈鷲宮的大牢房中。牢房外傳來男女交合的聲音,相信許多的靈鷲宮女弟子已經慘被強奸。虛竹仰天長嘆:「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好句,好句!」牢房的門被打開,走進來慕容復一伙。慕容復先走近虛竹朝他的胸上狠狠的打了一拳。「卑鄙!」虛竹忍著痛罵道。「哼,虛竹小子,你曾經三番四次的破壞我的計劃,我真想先殺了你以解我心頭之恨。」慕容復說道。「左使,主人吩咐不能殺虛竹。」慕容復身邊的阿碧說道。「我知道,但沒有說我不能折磨他。」慕容復說道,然后低聲在胖和尚的耳邊說了些什么。胖和尚點了點頭便出去了。「虛竹,當日你莫名其妙的搶去了我的西夏公主,現在我就要奪回我的一切。」慕容復說道。「你想干什么?」虛竹說道。「一會你便知道。」慕容復說道。不一會兒,只見胖和尚便拉著夢姑來到牢房。夢姑一看到虛竹被綁住,馬上撲上去抱住虛竹哭不成聲:「夢郎,你沒有事吧?」胖和尚立刻把他們分開。「西夏公主,你的夫郎沒有事,但是要看你的造化了。」慕容復說道夢姑進來的時候,一路上看見靈鷲宮的女弟子紛紛已經被慕容復的手下或三兩個或七八個地奸淫著。她知道自己也難逃這一日。夢姑仇恨地盯著慕容復,但是卻輕輕地點了點頭。「不要啊,夢姑!」虛竹說道。「嘭!」慕容復又狠狠的一拳打在虛竹身上,「沒有叫你說話。」夢姑柔情的看著虛竹,搖了搖頭,似乎在說「不要作無謂的反抗。」然后對慕容復說道:「請你的手下到外面去!」「哦?」慕容復裝作奇怪的看看四周:「你看見有別人在這里嗎?我怎么沒有看見?是不是你見鬼啦?哈哈~~!」他身邊的四個高手一起哈哈大笑看來慕容復是沒有叫走這些人是意思了,夢姑知道再說什么也是徒勞,于是也不再說話,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氣、默默的從香肩上解下絲薄的衣服,再慢慢的從手臂上褪下來。只見一件一件衣褲隨著夢姑的動作落在地上。很快,冰肌美艷誘人的女性胴體便出現在眾人面前。她的美令人眩目,她是自信的,她相信自己的美,因此她沒有絲毫的遮掩,沒有絲毫的退縮,而是抱著自信堅定的屹立著。「哇……真美!」只聽男人們發出興奮的嘆息。「來吧。」夢姑說道,語氣里滲透著不忿和反抗。慕容復看著眼前這驚艷的美女,不禁也出口稱贊:「不錯,西夏公主果然不同凡響。但是,你那里還干干的,你叫我如何享受你,你先自己搞濕了再說吧。」
「什么?」夢姑有點意外,難道真要在自己的夫君面前為這伙禽獸獻上自己最最隱私的一面嗎?夢姑遲疑了。「喂,現在叫你自淫啊。聽見沒有?」四大高手中的高個子喝道。「怒巨靈,看來她需要幫助,你去幫幫她!」慕容復對高個子說道。這個叫怒巨靈的高個子說道:「這個忙,我樂意幫。」說著便來到夢姑面前脫下了褲子。只見一條巨物破褲而出,怒巨靈接著說:「看著這個,一定能讓你盡快進入狀態的!」夢姑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巨物,一時間她的腦海不自覺的把段譽和虛竹一起作了比較。這是她見過最大的一根怪物,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好大是吧?你還是快點吧!」怒巨靈說道。慕容復命人搬來一張虎皮大椅給夢姑。夢姑認出那是虛竹平時發號施令的座椅,她坐在椅上仿如置身于虛竹的懷里。「公主,把你的雙腳掛在兩個把扶手上,把你的私處向著我們,我要看得很清楚。」慕容復對夢姑說道。夢姑無奈,聽話的照慕容復的說話做了,張開雙腿掛在椅把手上,私處一覽無遺。夢姑的陰戶似乎已經有一點水光。虛竹當然也看在眼里,他明白,因為夢姑是很容易動情的,要換了平時這樣的狀態,夢姑已忍不住要找他幫忙了「哦,只是這樣的暴露就有感覺,真是個極品小淫娃!」慕容復說道「不要看。」夢姑馬上用手按住陰戶,又忍不住瀉出一些淫水來。她又偷偷看了看怒巨靈那下體的巨物,雖然知道這樣不對,但是手指卻不自覺的動了起來「好極了,虛竹,你也沒有看過她這個樣子吧?」慕容復說道。虛竹沉默著,冷冷的看著這一切。「夢郎,不要看。」夢姑說道,但是淫蕩的肉穴汁液卻是不斷的流出,手指依然刺激著因興奮而充血的肉芽。一旦開動便停不下來,一種無形的沖動推使著夢姑向著快感狂奔,越走越遠「他們都在看著我自淫。」夢姑一想到這里,便自自然的加快手指的力度,就象平時一樣。輕巧的手指挑動肉芽,另外一只手已握住自己的一邊酥胸,嬌媚的蕩聲開始從嘴巴發出。「哦……嗯……」夢姑呻吟著。在場眾人被夢姑的淫蕩舉動吸引住,怒巨靈看到口水都滴在地上,而那邊阿碧也已經解開慕容復的腰帶,跪在地上吮吸著他的男根,其他人也紛紛忍不住脫去褲子自己解決起來。慕容復推開阿碧,對她說道:「你去舔她。」阿碧看著慕容復,知道他是認真的,于是便爬到夢姑的椅子前,伸出舌頭去舔夢姑的大腿內側。「啊,不要這樣。」夢姑吃驚說道:「我們是……是……」但無論她接著想說什么,大家都聽不到,換來的是夢姑的呻吟聲。阿碧舔在盛開的花瓣上,「嗯!……」夢姑抬起下巴,全身顫抖,一只手竟本能的伸出去捉住了怒巨靈的巨棒。「哦……不能……哦……」下體傳來陣陣快感,夢姑不敢相信自己的體質竟然連同性的挑逗都能產生如此強烈的反應。粉紅的美穴源源不斷的流出鮮美的蜜汁。夢姑無力的看著阿碧的舌尖上下輕舔,舌尖巧妙的伸到蜜穴里,「嗯……那里……不能……哦……」夢姑再次仰起頭,握著怒巨靈的手快速套弄起來,另一只手緊捏自己的乳尖。阿碧聽的只是慕容復的命令,舌頭繼續舔向潮濕的沼澤阿碧似乎也有了感覺,她一只手解開自己的腰帶,伸手到里面撫摩起自己來「哀骷髏,你去。」慕容復對叫哀骷髏的苦瓜臉男人說道,然后向阿碧那瞄了瞄。「好啊!」哀骷髏飛快的踢去褲子,挺起早已挺立的男根撲到阿碧身后,哀骷髏雖然人瘦,但是他的陽物卻是很長。阿碧知趣的撥開自己下身的衣物,讓光滑的臀部展露出來,她彎下身向后挺出臀部,而嘴巴繼續挑逗著夢姑。哀骷髏當然不客氣,他挺起男根探好路便一挺到底。「哦~輕點……」阿碧一手扶著哀骷髏的大腿說。「是……是……」哀骷髏才開始慢慢的抽插。怒巨靈看見哀骷髏能干得起勁,有點不甘心,于是他把巨物逼近夢姑的嘴巴,想要夢姑用嘴巴為他服務一翻。「怒巨靈,且慢,不要硬來,讓她主動吸你!」慕容復喝止怒巨靈的動作怒巨靈無奈只好把巨物放在離夢姑的嘴巴前面不遠。夢姑一邊套弄著眼前的巨大男根,一邊享受著阿碧的口舌。女人是最了解女人肉體的,阿碧的每一次巧妙的舔弄都使夢姑飄飄欲仙。夢姑看見哀骷髏干上阿碧后,阿碧的那份陶醉,終于使她早已春心蕩漾的心完全失控。她此時只感到蜜穴空虛無比,更羨慕阿碧現在能得到充實。他看著手中近在咫尺的巨物,她慢慢抬起頭癡迷的看著怒巨靈,嘴巴微微顫動:「你……想……要嗎?」怒巨靈點了點頭。夢姑依然看著怒巨靈,嘴巴已經張開把巨棒含在嘴里。「哦,舒服!」怒巨靈嘆道。熟悉男人的夢姑開始吞吐起來,她越吸,怒巨靈就越激動,他企圖按著夢姑的頭,把夢姑的嘴里當成小穴一樣用力抽送。但他這一舉動又被慕容復制止「怒巨靈,忍耐。」慕容復說。「是。」怒巨靈只好伸手去捏揉著夢姑的胸部。此時的阿碧已經無暇顧及夢姑,她雙手按著夢姑坐的椅子做支撐被哀骷髏干得前赴后繼,浪聲一陣比一陣高,「啊……哦……啊……好深……啊……」
夢姑的嘴里雖然已經含著肉棒,但失去阿碧舔弄的下體又覺空洞無比,再聽得阿碧的淫聲蕩語,不自覺的偷偷用自己手指插進陰唇里,但這個動作完全逃不過慕容復的眼睛。「看來公主已經等不及了。」慕容復說道。被慕容復這樣一說,夢姑馬上把手指抽出。「哈哈,讓我來。」慕容復上前推開阿碧把下體貼了上去。意外的情景發生。當慕容復的陽物插入夢姑體內,只見原本喘著氣閉上眼睛期待著一場驚濤駭浪的夢姑驚愕片刻后竟忽然睜開雙眼一腳蹬開慕容復。「不要!」夢姑說。慕容復向后倒退幾步。眾人以為夢姑要暗算慕容復,但當大家意外的看到慕容復的下身時馬上改變了之前的想法。一陣沉默后,「哈哈。哦,哈哈……小蚯蚓?哈哈哈……」虛竹首先失聲大笑起來。原來只見慕容復那下身男性的象征不長不粗不在話下,簡直如母指般大小。慕容復的手下包括四大高手也忍不住偷笑起來,心想:「怪不得放著美麗嬌艷的阿碧不干,卻讓我們爽,原來是條小蚯蚓」。現在終于知道慕容復剛復自用,狂妄自大的性格從何而來,根本是自卑升華出來的一種心理變態。慕容復羞怒得臉紅,他捂著下身喝道:「誰敢笑,我殺了誰。阿碧,我們走!」說完忿忿地徑自離開了牢房。阿碧也不敢過多的逗留,也挽好衣服緊跟著離開「哈哈,礙事的家伙終于走了。」胖和尚說道。接著他把其余的手下都趕出牢房,只剩下四大高手和夢姑。牢房的鐵門靜靜的關上。牢房里傳出夢姑極具性感的浪叫聲,接著幾大高手的呻吟聲也緊接著傳出,還有虛竹竭哩嘶底的大笑聲……慕容復心里極不是滋味,他的耳邊仿佛還聽到背后的手下在竊竊私語,他大步大步走出后山牢房。在沒有人的后山山涇,他一手按下阿碧,阿碧知趣的張開嘴巴叼著他的陽物。慕容復捉住阿碧的頭使勁的挺動下體。「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慕容復喃喃自語的說道。慕容復何嘗不想成為一名出色的男人呢,無奈有些人天生出來就注定先天不足,這不是誰的錯,只是老天爺開的一個小小的玩笑。慕容復大聲叫喊,不久便在阿碧的嘴巴里發射發泄后,慕容復整理好衣服。此時他想到了一個人——王語嫣,這個和阿碧一樣曾經想著追隨他一生的女人。他把王語嫣留在了靈鷲宮的客房,下令不準讓任何人侵犯她。對這個女人,慕容復始終難以惜懷。王語嫣沒有遭到什么不好的待遇,她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變成怎樣,她也沒有心思去理會。她埋頭于枕頭,她的心早已被掏空,因為她想著段譽。段譽生死未卜,她又如何有心思理會別的事情呢。此時,慕容復走進了房間,并支開了阿碧和門口的守衛。阿碧幽怨的看了語嫣一眼才離開。「表妹,還想著段譽那混小子嗎?」慕容復說道。王語嫣并不理會他,雖然自己很想罵他,但是卻想不到什么惡毒的語句,于是選擇沉默。「表妹,你還是那樣,只要碰到不喜歡的人便不言不語。你知道嗎,你這樣做這樣只會對你自己不利。」慕容復說道。「對你這種人我沒有話想說。」王語嫣說道。「表妹啊,現在我還能照顧你,但是極樂右使不久便會來到靈鷲宮,到那時候恐怕連我也無能為力了!」慕容復說道。王語嫣此時想到一個問題:「究竟「極樂神教」是什么?」慕容復見語嫣的語氣平緩了很多,于是在床邊坐了下來。「你有聽說過「逍遙極樂如意」六個字嗎?」慕容復說道。語嫣搖了搖頭。「那是指早期武林的三個絕頂高手——逍遙王,極樂王和如意王。逍遙王就是無崖子,已經死了。如意王是最年輕但是也是最早離開世界的王。如今我所追隨的便是三王最后一王——極樂王。「極樂神教」是便極樂王所創立的教派,但到現在才卷土重來。」慕容復說道。「你身邊的四個高手是什么人物?極樂右使又是什么人物?」語嫣問道「那四人是右使手下四大護法——喜彌勒,怒巨靈,哀骷髏,樂幽魂。至于極樂右使是教內人稱鐵面具的——穆無情,他負責教內的執法司法工作,也是極樂王最早發展的手下。」慕容復說道。王語嫣若有所思的沉思不語。「右使很快也要來到前線,那時候才是武林真正血雨腥風的開始。」慕容復繼續說道。「哼。」語嫣神色又變回原來的不屑:「你就喜歡這樣爭雄斗霸,但是你越來越不長進,即使是以前你也不會做別人的走狗,現在你竟然連這份傲氣也沒有了,你到底還有什么?」「你……」慕容復一時語塞。「只可憐了阿碧姑娘!」語嫣繼續說道:「她那么喜歡你,即使是你裝瘋扮傻的時候依然沒有離棄你,但是你卻不能給她一個正常女人的需要!因為你先天不足!」「可惡!」慕容復一巴掌扇在語嫣的臉上。語嫣被扇倒在床上。「你……你敢再說,我殺了你!」慕容復說道。「阿碧姑娘一定也象我以前那樣只能用嘴巴幫你發泄吧。說真的我也要感謝你,要不是你這樣無能,或許我也不能完壁嫁給段郎。」語嫣說道。「啊~~!」慕容復大叫一聲。「好,既然你不令我情,我也不殺你。」慕容復冷靜下來說道。接著他叫來門衛,「把她帶到虛竹的牢房!」慕容復對門衛說道。「是!」門衛應聲便提起王語嫣走出門。慕容復也跟著走出房間,原來阿碧一直還站在門外,她看見慕容復出來也一起跟著走。不久,他們已經來到虛竹的牢房。打開門,里面正春色無限,只見喜彌勒正狂干著樂幽魂,而怒巨靈和哀骷髏也正一前一后的通著夢姑的嘴巴和下體。看見如此場面,語嫣馬上把視線移開。其實一路上她也看了不少,但她想不到夢姑也同樣遭遇,而且夢的表現卻是那樣的樂意,那樣的陶醉,甚至連連搖晃臀部要求怒巨靈用力干她。語嫣本來是低下頭的,但聽到夢姑快意的呻吟聲還是忍不住抬頭看。原來怒巨靈看見王語嫣進來,故意退出夢姑的身體。還刻意分開夢姑的雙腳,夢姑仍然把哀骷髏的男根含在嘴里,只是挺渾圓的屁股,協助怒巨靈的動作夢姑陰戶整個顯露在語嫣眼前,兩片淺紅的花瓣在茂密的恥毛里向兩邊翻出,夾縫里滴著淫水,順著恥毛滴在地上。怒巨靈還伸出舌頭在夢姑的花蕊上舔。「嗯……嗯……」受到兩個男人凌辱,夢姑還專心的含著哀骷髏的陽物套弄語嫣為夢姑的行為感到羞恥。「淫蕩……淫蕩……被別的男人玩弄還……要是換了我……」不知何時,語嫣把夢姑當成自己了。語嫣忽然覺得下體身處有搔癢感。「我……絕對……不會……」當她觸及怒巨靈下身的巨物時,剎那間,語嫣下體身處有一陣強烈的刺激感,不得咬緊牙根,再次把頭轉過。「看見了吧,她可能就是你的未來!」慕容復說道。「無恥!」語嫣說道,這一句不知道是在說慕容復還是在說夢姑。四大護法看見慕容復去而復返,心里好奇。「左使回來是……」喜彌勒說道。「我想讓大家看一場精彩的表演。」慕容復說道。「表演?」四大護法疑問的你眼望我眼。慕容復走近虛竹,虛竹看著慕容復的逼近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注意,但相信一定是和語嫣有關。「表妹,這位是你夫君的好兄弟,你不想我傷害他吧?」慕容復說完一掌打在虛竹身上。「啊!」叫的不是虛竹,虛竹之是吐了一口血,叫的是夢姑和語嫣兩人「不要,不要傷害我的夢郎!」夢姑象狗一樣爬到慕容復跟下說道:「你要我干什么都行,不要傷害夢郎。」「原來夢姐姐是被逼的。」語嫣才明白真相。「公主,你最乖,你先回去和那兩人玩。」慕容復對夢姑說道。夢姑聽話的回到怒巨靈和哀骷髏那里繼續伺候二人。「慕容復,你請不要傷害兄長!」語嫣也說道。慕容復笑著又對語嫣說道:「我怎么會傷害他呢。我還要給他快樂,讓他高興呢!好表妹,現在我要你用嘴巴孝敬一下你的好兄長,相信你不會拒絕吧。」
「你……?」語嫣頓舌。「不然你的好兄長可能再也享受不到女人了!」慕容復叫人拿來小刀,并在虛竹的跨下比劃。「不可以,王姑娘!」虛竹叫道。語嫣靜靜的思考著,周圍的環境也變得安靜,似乎大家都屏著唿吸等待著語嫣作出決定。語嫣看向夢姑,夢姑也停止了動作看著她,夢姑的眼睛里充滿的哀求。反復的思量數十個念頭在語嫣的心頭盤算,最后她銀牙一咬。「好~~!」可以聽出語嫣的聲音有點顫抖。「不能,語嫣,這樣對不起三弟啊!」虛竹大聲叫道。「二哥,」語嫣邊一步步走近虛竹邊說:「我們一定要相信有奇跡,一定要相信,即使下一柱香后便是世界末日,只要那一刻還沒有到來,這個就不是事實,事實只有一個,事實就是現在我們能夠平平安安在一起。」話音散落,人已站在虛竹面前。語嫣蹲下身雙手抓著虛竹的褲頭,纖白的手指顫抖的解開虛竹的衣帶。虛竹低頭看著語嫣,他能看到在語嫣的嬌眸內蕩漾著淚光,這點淚絕對不是懦弱,相反那是一種堅強,一種比無懼生死更值得人尊敬的堅強。虛竹的褲子慢慢被拉下,褲子中央隆起的部分也慢慢現出真身,一條七寸巨物脫離了衣物的阻隔高昂的顯露在眾人面前。「好大……!」阿碧忍不住發出驚叫。慕容復不滿的干咳了一聲,阿碧知道自己失態,立刻低頭不語。看著眼前的巨物,語嫣的臉一下子紅起來,雖然是見過,但一想到自己馬上要服侍它,語嫣的一顆心還是忍不住噗噗的勐跳。語嫣緩緩的伸出手,當她柔軟的手觸及陽物的剎那,一切的念頭已經變得模煳,應該與不應該已經變得不在重要。玉手揉動在粗壯的莖身。就當它是一場夢吧!語嫣閉上眼睛,曇口微張吐出粉紅的舌頭、圍繞著膨脹的肉冠溫柔的舔起來「啊……」虛竹難以壓抑的發出嘆聲。看到天下第一大美人作出如此挑逗的動作,在場眾人都張大了嘴巴,太美了,誰都想自己就是虛竹,可以享受如此美妙的時光。當著這么多人面前做這樣淫蕩的事情,語嫣感到無地自容。但是卻依然積極的吞吐著虛竹還在膨脹的肉棒。「真的好大!」語嫣心里暗叫。握著巨棒的手指根本合不到一起,手掌也只能托著莖根的部分。巨棒的熾熱通過掌心傳到語嫣早已急速跳動的心房上。三個多月沒有接觸過男人的成熟女性肉體是極為敏感的,語嫣明顯感覺到自己唇干舌燥,本來是被逼的行為此時卻來得那么自然。到現今為止,語嫣已經超出了她最大的尺度。要知道連段譽也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虛竹緊皺著眉頭,勉強壓抑著下體強烈的快感。可是語嫣并沒有放過他,雖然她的嘴巴只能含住虛竹的龜頭,但是她嘴巴里濕潤的舌頭卻來回貼著膨脹的肉冠滑動,又暖又軟的小手套著棒身在輕輕的撫動。「天下第一大美女竟然這么懂得口淫,不知道是誰教她的?」怒巨靈一邊抽插夢姑一邊欣賞著說道。慕容復露出陰險的微笑。「對啊,我還以為她只懂得張開雙腿給男人干,想不到還懂得取悅男人的技巧,今天真是大開眼界。」喜彌勒也說道。被人這樣的羞辱,語嫣心里在吶喊,羞恥感倍增。這一切都是慕容復這個惡魔造成的,語嫣深深的記得那年她只有十五歲,慕容復竟如禽獸般的侵犯了她,幸好慕容復天生短小才保得處子之身。當慕容復得知自己根本不能破壞那層障礙時,便開始要語嫣學習口舌之術為他服務。那時候,語嫣已經決定一心一意的只嫁表哥一人,因此也沒有介意,還很積極的奉承他,但是都是昨日紅花了「又……變大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