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被成功變成了女人
被成功變成了女人
桂川香宮在洗手間里愕然地看著鏡子,鏡子中所映出的,是一名有著素雅妝容、散發著動人魅力的女性,正呆呆地看著這邊,潤澤著粉紅色口紅的誘人豐唇因為吃驚而呈現半開狀。


  那是既陌生又似曾相識的面孔,不過,她穿著和公司的OL女郎們相同的制服。


  香宮眨眨眼,鏡中的她也跟著眨眼了。隨著因驚恐而顫抖,雙手不由自主地向胸前撫去,柔軟又富有彈性的沉墊墊的膨脹感頓時充滿了掌心。香宮再一次仔細地觀察鏡子所映出的自己,身體從胸部往下的腰部急劇的收縮,臀部高高翹起,形成一個完美的S 型。


  這苗條的長腿,有曲線的臀部及俏麗勻稱的屁股,怎么看也是女性的身段。


  自己怎么會變成了OL女郎呢?香宮不明白。


  把手伸入裙子中,試著探尋腹股溝之間的事物,被白色的蕾絲內褲包裹住的胯股之間,一點男性特徵的影子都找不到。


  “吱呀”一聲,洗手間的門被打開來。要是被男同事們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 香宮陷入了恐慌…


  但是,進入了洗手間的,是穿著與香宮同樣的OL制服的女職員。仿佛什么事也沒有的樣子,她走過了香宮的身側。香宮驚慌地跑了出去,才發現剛才自己所處的地點是女洗手間。這對香宮來說是沒有記憶的事,象平時那樣,本應該進入到男洗手間才對呀?


  怎么會…


  這個時候,注意到制服的胸口袋中一劄被折疊了的紙,香宮試著打開了它。


  那上面是題名為「香宮的轉變」的筆記。


  「現在的你看到這個,突然成為了女人,想必是十分躊躇吧。


  不能看見你精心妝扮過的漂亮臉蛋上那驚慌失措的樣子實在遺憾。


  哎呀,那么說來,那不就是你作為男人的最后的自慰了嗎?


  然后我對你做了新的暗示“那個‘割除包皮手術’會讓你的性機能好轉的”


  我之所以非常認真地那樣說,是讓你在潛意識里能忍耐手術的痛楚和術后恢復的辛苦的。


  無論如何,周末接受了睪丸閹割手術的你就成為無性腺的人,是女性荷爾蒙最容易生效的體質。那個時刻,你已經連自己不再是男人都不明白了。


  相信這是對於‘割除包皮治療必要的手術’,你歡喜地承受著面部整容手術。


  在那前后,化妝的方法、婦女用的東西、穿戴女性內衣的知識也充分地學習了。


  學習了的記憶沒殘留,不過,化妝品和女性內衣的知識應該已經牢牢地灌輸到現在的你的腦海中了吧?


  最初把你和你所做的事,當作變態狂一般對待的公司職員們(特別是男性職員),也因為你,漸漸轉變成散發著迷人魅力的女性,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態度跟著變化。


  托你的福,公司推廣部甚至將你的照片作為企業OL美女形象發佈上市。


  終於,作為人生的一大轉機,你要到醫院去接受“完全的割除包皮手術”。


  所謂“完全的割除包皮手術”,是將殘存的陰莖改造為女性的性器官。


  那樣相信治療效果的你,接受了確實完美的手術。出院后,最初來我家報告的時候,洋洋得意地向我展示已經完全變成女性的下體。那個時候,是你最輕松的笑容。


  在那之后一個月后,領受了你的“處女”的當然是我。


  將你引導入深度催眠狀態,遵從暗示請“很好地確認割除包皮治療的成果”,我成為了你的第一個男人。


  你沒有那個記憶實在遺憾,是應該紀念處女喪失。


  作為女性的第一次,那才是終生難忘的記憶。


  從那以后,你定期性地訪問我的家,承擔了我的性欲發泄。


  有時,是強行抱你上床,也有時,使用暗示讓你順從地,用口為我服務。


  不只是那樣,你還成為了公司全體男性職員的公共性玩偶。無論別人怎么說,你也完全沒有自己已成為女人這樣的自覺。每次每個男職員經過你身邊的時候都會撫摸你的胸部。


  由於催眠的暗示,你深信不疑地把性交做為“健身運動”一樣地對待了。


  為男人口交后吞沒精液的時候,你的意識是“正喝著新發售的營養飲料”。


  是不是記得由於“營養飲料”肚子很飽呢?


  和同事、上司在夜晚的“健身運動”而流汗的事也很頻繁吧?


  完全被暗示支配的你十分可笑地沒察覺到這些事。


  你在公司所從事的業務內容,也被從重要的項目中去掉。


  端送茶水和接待來客、供男人們休息時的消遣,嘿,那樣的工作現在成為了你最重要的事。


  你到現在讀這個筆記的時候,應該自己還不知道吧,同期進入公司的我和你,已經不在一個等級上了。


  只在公司的男人們的身心兩面給予滋潤的事,是現在的你的工作。


  我想你──嘿,讀到這里,大概能理解在你的身上發生了什么事吧。


  想必對我做的事,你心中充滿了憤怒吧。


  不過十分遺憾,你碰不上那個令你憤怒的對象。


  我給你最后下達的特殊的催眠暗示是:如果我由於意外事故而離開了人世,從我的葬禮開始起三日后,你在第一次使用公司的洗手間時,我給你下達的,到現在為止的,大部分催眠暗示將消失。


  注意到這個筆記,最后翻閱它的事,也是基於暗示的指示。


  并且打算讓成為了我的宏大的催眠術的被試驗者的你,從現在起做人生的選擇。


  最后讀完這個筆記的話,你會和我再次相見。


  當然,那時的我,是根據最后的催眠暗示,在你的腦海中出現的幻像,不過,對你來說,與真人同樣地實在。


  如果那個時候的我,尋求佔有你的身體,而你能拒絕的話,說明你完全從催眠暗示的控制中擺脫出來,所有全部的催眠暗示的強制力將消失。


  雖然你的男性機能恢復困難,不過,至少外表可以以男性來生活吧,在另外的公司重新開始人生也行。


  如果那個時候你不拒絕不了我,被女體的快感征服的話──那個時候,你將永遠被我支配,在你的深度的潛意識里,預先注入的暗示將啟動,你依然認為自己和過去一樣,是男性,和過去的生活沒有不同,但實際上,你將永久性地,成為公司的男人們的性玩偶。


  選擇哪一條道路的權利,在於你自己,如何?


  做出聰明的選擇吧。


  ──你的好友,松浦央」


  拿著筆記的手的顫抖個不停。


  這個時候,香宮的乳房被人從后面伸手過來抓住,不斷地把玩著。


  回頭看去,本應該死了的好友赫然在那里。──不,是由於暗示而出現的好友的幻像!


  揉捏著香宮嫣紅的乳頭,用雙手激烈地揉搓著秀挺的豐滿乳房,令人難過的酥麻的感覺不斷的擴散開來。


  「……哦……」


  一連串嬌喘的呻吟,是非常嬌媚甜膩的女聲。


  香宮打算推開他。


  於是,松浦向香宮的下半身伸出手去,卷起裙子,從腹繼續往下,摸索到胯股之間,手指在蕾絲內褲上不住愛撫著。


  光滑的蕾絲內褲沒有摩擦,手指沿著前后撥動,濕滑的液體不斷的泛出秘縫,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了。


  一種奇異的空虛收縮感在香宮的身體里擴展了,愛撫的手指從內褲中滑進,進入了已經濕透濡濕的秘縫。手指侵入了,那快感就像電流從下半身往腦門竄出,全身似乎不斷的飄浮在虛幻的空間。不,應該推回他!


  但是香宮掙扎的力量怎么也無法進入手臂。


  僅僅動手指的話,從男性不可能擁有的下體內回蕩的快感,香宮的頭腦已經發麻到幾乎無法思考,下身的私處不停的收縮,雙腿磨夾得更快速,完全不能考慮,只想,只想熱切的渴望……


  忽然,有男人粗暴地將兩眼迷離的香宮推倒在地板上,她返回到自我打算抵抗的時候,為時已晚。


  在地板上被打開雙腿,形成被抓住腰的正常體位,要阻止住男人的陰莖貫穿是不可能的。


  (停止,停止──!)


  一種奇異的空虛收縮感,很快地膨脹了的陰莖移動到了秘縫外,就那樣慢慢地侵入了。


  象燒熱了的鐵一樣地很熱很硬的那個東西,沒有阻擋地貫穿了香宮。


  「休息時間來臨的話,可以隨意地享用那身體了」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等得不耐煩的男人笑了。


  房間里,其他數名男職員們也待命著。


  男人們也沒有猶豫,一起涌上了香宮的身體。抓住豐碩肥美的香臀,讓香宮提高哀鳴聲的淩辱開始了。


  「開始平時的運動啦,香宮」


  穿著OL制服的香宮被男人們輪奸了。


  象狗一樣地趴著,后面一邊被陰莖貫穿,一邊為別人作著口交;被強行要求在男人的膝上揮動腰肢;讓有的男人,象小寶寶一樣地從背后抱住,以那個姿勢小便。


  輪流被灌輸男人們的欲望,臉上、胸口粘滿了大量的精液。


  「好吃啊,更多一點」


  嘴唇里說著淫亂的言詞,香宮體會到了自己成為了性玩偶的事實。


  對在體內被射精的每次,香宮以陶醉的心情來迎接──被侵犯的喜悅令她發出了歡喜的嗚咽聲。


  男人們把那樣的身姿一邊笑一邊記錄了在數碼相機里。當認為會永遠繼續的狂宴結束的時候,天色已經變得漆黑。


  對夜路上的色情狂感到害怕,香宮在回家的路上急行。


  那個晚上,香宮在網路上發現了被男人侵犯的自己的錄影。


  在那里映現的自己,是全身沾滿精液、表情非常淫靡的女人。


  香宮用顫動的手,在硬碟上流覽著那個錄影,心中的殘余的男性意識,簡直要發瘋了。


  那樣淫亂的女人,插上陰莖…


  慢慢地浸潤到內褲的潮濕,把香宮拉回到現實。


  無論怎樣想否定,現在的香宮是被侵犯的一方。


  把手塞進不斷沾濕了的胯股之間,香宮愛撫著自己。


  只能那樣淫亂的這個的女體,香宮確認完成了自己以前是男性的事。


  高潮達到了絕頂的時候,聽見了在頭中低聲私語的聲音,是「恭喜恭喜」——那個死去的男人的聲音,祝福著作為性玩偶而脫胎換骨了的香宮,眼淚從落入深的睡眠的香宮的臉頰滑下來


  「──醒醒,現在是工作時間」上司的聲音突然響起。


  香宮仰起了臉。


  是什么時候睡著的?


  寫字臺上面有涎水的痕跡。「睡眠不足?要當心自己的健康狀態」「是!明白了」


  打瞌睡的時候好象做了一場夢一樣,不過,怎么也沒能想起那個夢的內容。


  一定是累了,香宮對自己說。「那么」


  上司親密地把手放在香宮的肩膀「那么,繼續努力工作」那個時候,一股女人的香水的氣味兒漂浮了來。


  驚慌看了看周圍不過,哪個女同事都不在。


  哎?香宮感到了疑問。


  「在嗎?香宮!」


  緊接之后被命令到會議室,運送數人份的營養飲料的工作,細微的疑問,已經從頭中消失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