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偷衣服的少女
偷衣服的少女
潦倒的我在失去經濟來源后幾個月來都找不到工作,最后被迫去當兼職看更。

  不過我所看管的才不是什么樓宇大廈,而是一些被清盤的公司。大家都知道近來社會上破產的個案正不斷上升,不少公司都被迫申請清盤.

  由於公司在清盤后所有的財產也不能動,所以在有關人員前來處理前往往要聘請像我們這類的護衛公司去看管資產. 不過由於破產管理署的工作實在太多,所以很多時我們也要留守個多月才有人員來接手。

  今次我看守的是一間大約四千多呎的中小型運輸公司,公司的職員一早已經走光了,只余下我和另一位同事看守著。

  公司也是想得周到的,叫兩個人來看守使我們彼此看管對方,不讓對方偷懶。

  可惜這招對我們是行不通的,我們二人一早就說好了每人一周只返三天工,一三五他留在這里而我則是二四六,當然偷懶的那個也不能走太遠,上司巡查時就騙說對方在洗手間.

  看守員的工作是苦悶的,只有

  只是在一家運輸公司內又怎會有這些東西。幸好在門口外經常都有一些美點在我面前走來走去。

  我說的是在運輸公司旁邊的一所時裝店,這所公司經常都有一些高質素的美女來光顧,打探下才知道原來那家店子經常在那里拍攝時裝產品的目錄的,所以公司內設有幾個更衣室,供女孩子們替換衣裳。

  由於現在是暑假的關系,出入公司的除了有成熟動人的模特兒外,還有一些中學女生趁著暑假的關系前來找一些外快,這些清春活潑的面孔以及那副豐滿盈盈的身材最叫我興奮不已,令我多次在公司內用手去解決. 強奸女性是男性的本能,難得碰上這么多的美女不好好用雞巴疼惜豈不是暴殄天物。可惜在這種公眾地方很難有機會下手的。

  有一次我無意之中發現時裝公司內的更衣室靠墻的一旁竟然就是公司的經理室。靈機一動的我立即想到可以在利用微型攝影機鉆個小孔去偷窺. 不過心想還要等待好的時機,不過也不用等太久。

  這天是星期六,我的好拍檔竟然告訴我他要上深圳辦點私事,我就笑說你是北上辦房事吧。不過這也沒關系,破產管理署的職員下星期一才會到來,而且兇殘的上司昨天才來過,今天是周末他才沒空理會我們哩。那么偌大的辦公室就真正只有我一個人了。

  我呆到晚上7 時,心想對面店子的職員都差不多走光了,才推開了經理室的門,里面的陳設和一般公司沒有太大的分別. 一張高身的大班椅,一張5 呎乘3呎的大臺,旁邊是一張柔軟的沙發,坐上去舒服極了。和時裝店相連的墻上有一個高度達樓頂的大書柜。

  我心想正好可以在書柜上鉆孔然后放上書本就不易被人發現了。正準備研究如何鉆孔的時候忽然發覺書柜竟然可以向橫推開的,推開后的景象更嚇了我一大跳,面前的竟然是一個更衣室!

  不要問我為什么會這樣,因為我到后來也想不通。由於我沒有打開經理房的燈,作賊心虛地我關上門便拿著一支手指大小的小電筒進來。所以更衣室內的耀眼燈光使我一時睜不開眼睛來。就在這時一個女孩子打開更衣室的門進了來。我心想這次我要完蛋了,一個男人偷偷躲在更衣室不知有什么企圖. 若一會兒警察上來查出我以往的事就糟糕了。

  不過我這樣的擔心是多余的,只要細心一想就知道這是一塊用來偷窺的單色反光鏡. 看來上任的經理都很懂得享受喔。只見進來的女生身穿一套淺啡色的水手校服裙,可能是暑期補課的關系吧,上身的淺啡色上衣上繡有一個校章,由於女孩子豐滿的胸部使得校章特別醒目。

  她的頸上系上了一條鈄紋的小領呔,一顆顆的鈕扣在胸前一直伸展下去,在雙峰下繃緊的扣子之間隱約看到一點點的白色衣物。水手服的下擺是一條衣衫單薄的百摺短裙,不是很短的那一種不過已經讓我可以看到一雙白如霜雪的長腿了,我心想她應該是那種來兼職的小模特兒吧。

  她的面孔實在使我無法形容。回想起絲憐有的是令人吃驚的身材,心妍則給人一種想征服她的欲望,明心澄心兩姊妹只是我雞巴下的奴隸,凱盈給人一種可愛的感覺. 不過我想她們任何一個的樣子也及不上面前的美人兒。

  她那一雙奪人心魄的雙眼,眼波流轉使我震撼,小巧的鼻子和涂上粉紅色潤唇膏的小嘴配合得天衣無縫. 一頭亮麗的長發閃閃發亮,整個人在更衣室的亮光璀璨下她更像一個下凡的小天使。

  少女當然不知道自己冰清玉潔的軀體正受到欲望的窺視。反手將門關上就準備換起衣裳。有人說過當一個人孤獨一人的時候,可能會做出一些平日不敢在人前的事情來。

  這個平日外表清純的女孩可能由於在鏡子上看到自己美好的身材,不自覺地搖首弄姿起來。雙手隔住衣物輕輕地秤了秤胸部的重量,看起來好像又比以脹大了一點;側起身子看看自己的線條,玲瓏的曲線已經長成,看來不比別人差吧。

  摸摸自己的臀部好像太大了吧,走起路來一晃一晃讓人家見到不是很難看么. 再羞赧地撩起裙子撫弄著下陰,心想為什么這里越來越脹大了。之后單手叉腰擺出一個S型的姿勢,心想一定有人暗暗地喜歡我吧。

  小女孩在更衣內擺出各種的姿勢,簡直就叫我大噴鼻血來,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讓我得見少女在更衣室內的風姿,看來她對於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只是不敢在大庭廣眾下盡情展露出來,現在就讓我做她的觀眾罷. 在脫掉領呔后只見她開始逐顆逐顆將胸前的鈕扣解下來。

  一顆,兩顆,三顆,就在第三顆鈕子解下來的時候,一對早已想裂衣而出的乳房由水手服上彈了出來。上面不稱身的無肩帶胸罩更顯得少女雙乳的澎湃。

  女孩子脫下上衫后慢慢將衣服摺好放入袋子中,再在她帶進來的衣物中揀選. 當她彎下身子的一道深深的乳溝被雙手擠了出來,只穿承托胸部的小罩比起上次偷看絲憐的更厲害。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貼住鏡子的一面目不轉睛地盡情觀看。

  直叫我口水不停。終於她挑選了一件淺綠色的短身小背心。由於她的胸部實在很大,穿到大約胸部的位置便穿不下去。女孩只好上下彈跳,嘗試將衣服硬套下去。跟隨跳動而上下搖晃的乳房實在很美,尤其是女孩子在更衣室毫無顧忌地抖動雙峰就更誘人了。

  跟著就脫去百摺裙,可以見到幾條陰毛由白色的內褲露出一點點來。換上一條更短的黑色裙子顯得她本來修長的雙腿更高挑了。

  這時少女也望向鏡子對自己評頭論足起來。蹲下來站起身再轉一個圈子,看看有沒有走光的地方。整理一下衣物的時候按按自己的奶子,心想會不會穿得太暴露了,但是我穿得很漂亮啊,一會兒一定會把所有的男孩都迷住的。將其余的衣服放入袋子后女孩便欲離去。

  心中按捺不住的欲火使我不顧一切都要將這個女孩弄上手,反正霸王硬上弓正好是我的好本領.

  將書柜推回原狀,比女孩快一步走到門口。由於這里是一棟商業大廈的頂樓,一般人是不會上來這里的,何況全層唯一營業的時裝店也一早關門了,除了這個女孩特意回來給我奸淫外根本不會有其他的人進來。這時女孩正好鬼鬼祟祟地準備離開.

  「給我站住!」

  我一聲的大喝可收到先聲奪人的效果,女孩子被我嚇得把手上的紙袋跌下來,一地都是跌出來的衫裙,當中還可以看到一套紅色的比堅尼泳衣。

  「這些是什么東西?你在進行偷竊的勾當?」

  佔了上風的我可是咄咄逼人了。

  「我是這里的暑期店員,看我有這里的鑰匙。不信的話你打電話問我的老闆好了……對了,你又是什么人?」冷靜下來的少女可不是好欺侮的,我該如何回答是好。心想反正穿上了一套護衛的制服,就乾脆扮警衛好了。

  「我是這里的警衛,這是我的証件。」

  証件的而且確是真的,只是護衛的對象不同了罷.

  「雖然說你是這里的店員,但這里的店主曾經批準過你帶走這批衣物嗎?如果答案是否的話,那一樣是偷竊罪,我會即時帶你到警察局的。好了,現在請你給我你老闆的電話。」

  我一輪的搶白可當場把這個女孩唬住,只見貌美的臉容一面刷白,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

  「跟我來。」女孩默默地收拾地上的衣服,跟我走進了運輸公司。由於她已經驚慌失措,所以沒有奇怪我為什么帶她走入這里. 走進經理室,讓小妮子坐在沙發上,由於沙發的后面相當柔軟,所以她坐下后屁股陷了入去,揚起鈄上的黑裙內讓我可以看到里面的白色小內褲。

  先把袋子里面的衣物取出來。兩件不同款式的小背心,一條迷你裙,一對絲襪以及那套三點式的泳衣,剩下的就是她剛才脫下的校服裙。

  「首先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多少歲?以及你的電話住址。」「我叫余希倩,16歲. 」

  唔,16歲卜卜脆。

  「唔……16歲,還好……若果再大兩歲的話就要進監牢了,正在最多都是被判入女童院。」

  一聽到要坐牢,希倩嚇得整個人跳起來。一向純潔乖巧的她一向都是朋友親戚之間的小寶貝,若她因此而定罪的話,她可真的沒有面目去面對了。於是她害怕得跪在地上懇求我可以放過她。每一次我看到平日高高在上的美女們向我求饒的時候,心里的快感實在無法形容。

  「那先告訴我為何你要偷東西。」

  原來希倩是一名中四的中學生,由於家境清貧於是趁夏天的時候到時裝店賺點錢幫補生計,自己一分也沒有收起來。可是女孩子總是愛美的,看到一件件款式新穎的時裝的時候,心里當然有想擁有的念頭.

  希倩說本來她是不想做出偷竊的行為的,但是看到女同學們每次出來聚會的時候個個都穿得好好的,使她不禁動起了歪念來。

  這時我插口問她,是不是很喜歡穿小背心因為里面的衣著全部都是。希倩雖然覺得我問得有點奇怪但還是答了。她說覺得穿著小背心的時候薄薄的衣料會使身體很舒服。我心想我一手撕掉你小背心摸你的奶子時我也會很舒服。

  希倩繼續說下去。老闆娘真的是一個大好人,由於希倩逢星期六需要補課的關系,所以老闆娘特許她那天不用回店子上班,還信任地額外配了一條鑰匙給她,讓她平日可以早點回來開門.

  「可是你卻利用老闆娘對你的信心,做出這樣偷竊的行為。」先打擊女孩的心,再待機而動。

  「是我的錯…今天回校補課的時候大伙兒說好了今晚到淺水灣燒烤以及游水。

  她們還告訴我記得要穿好一點,不要再那么土頭土氣了。可是我又沒有錢……所以唯有回來借了。我打算星期一回來的時候便將洗凈的衣物偷偷放回架子上了……」

  「……原來三點式泳衣是偷來游泳的,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就穿得這么暴露。

  」

  被人說成自己好像很淫蕩似的,希倩羞怯得低下頭來。

  「多一套衣裳來替換我可以理解,但為什么連絲襪也要偷?快說!」希倩本來羞紅的臉就更加紅了。

  「我……我一直都想試試穿上絲襪的滋味,聽女同學說男孩子最喜歡女兒家穿上絲襪的時候……」羞澀得說不下去了。

  還是第一次聽到女性最真實的剖白,雞巴已經陷入瘋狂了,一個大帳篷在褲襠下已經形成了,撐得我好不疼痛。

  「嗚……嗚……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以后也不敢了。」「人情還人情,有一些程序我是一定要先做的。除了這些以外,你還有沒有偷了什么. 」

  「嗚……沒有了。」

  「沒有!?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你不會有那么多錢買這件名牌吧。」糟,不自覺暴露了我對小背心品牌的深厚認識.

  「就只有身上這一套……」

  「那么內衣褲呢?你沒有佩帶胸罩嗎?」我明知故問。

  「不……不是,是我自己帶來的。」

  被人問及身上最貼身的衣物,希倩羞得閉上了眼睛。

  希倩含羞答答的樣子實在美極了,略奪小天使貞操的命運看來已經是無可改變的事實了。

  「看你說話不盡不實的樣子,我不信!我要搜你的身子!」「那……那可不成!你、你……我、我……好像男女授受不親. 」「什么你你我我?如果不在這里搜的話我便帶你到樓下的大堂在眾人的面前下搜,讓大家都知道你原來是一個可恥的小偷!」「那……不成,這樣做媽媽會知道的。」希倩心想。一想到為了生計早已疲於奔命的母親知道后的反應,希倩只好委曲地答應了。

  「你……你可不要隨便輕薄我。」

  「你放心,我只是照例行公事搜查你有沒有收藏其他的財物,誰知道你剛才在里面拿走了什么. 給我趴在墻邊,雙手按墻!」能夠呼喝這樣的美女使我很有成功感。

  「雙腿還要分開一點. 對,就是這個樣子。我現在就要搜身了。」像希倩這種乖巧柔順的女孩子又可曾受到搜身這種侮辱?一種無形的挫折感壓在身上。

  我首先裝模作樣地搜查她的財物。希倩原來真的很窮困,就連吃一餐好東西的錢也沒有,使我不禁奇怪她為何有余錢去燒烤。

  「今天是我十六歲的生辰,大家湊錢請我的。」難怪小美人要打扮一番,十六歲正是女性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而今天正好是最值得的日子,想不到竟然在這里被一個陌生的人搜索自己的身子。原來如此,看來我真的要施展渾身解數,讓這個女孩渡過一生中最難忘的生辰了。我強壓內心的竊笑,裝正經地說:「無論原因如果,偷竊總是不對。」跟著就是搜查身體了。其實希倩身上就沒有穿上多少衣服,一看就知道不可能藏下什么的。可是我堅持要仔細看看。按著她溫軟的肩膀,沿著她身側由背部掃蕩下去,當然什么發現也沒有。不過我當然不會放過她。我將祿爪之手伸向她的胸前,忽然抓下去。

  「呀~~做什么!!」少女的反射動作令她第一時間護住胸脯。

  「別動!你道我是和你說著玩的?不摸我怎么知道你的內衣內有沒有收藏財物?」

  說著板開她的手又繼續在她的胸前大肆搜掠。

  「這可不行!我……我的身體可不能被你這樣……」「那我報警好了,讓你的十六歲生辰在羈留所里渡過好了。」少女略一遲疑,我的雙手已經對少女的乳房作出最徹底的檢查了。胸部堅挺有彈性,在胸罩的束縛下雙手依然覺得滿足;尤其是那件不稱身的窄身小背心,若果希倩大口地深呼吸的話說不地定會裂開來。揉著這雙可愛的奶子,心想一會兒一定要仔細品嚐。一面盡情享受的我一面卻裝出神情肅穆的樣子。

  「你的胸部好像有點東西。我現在懷疑你將時裝店的財物金錢藏於里面,我要你脫下來讓我再仔細檢查一下。」

  「不……不行,那……那里怎能讓你看!」

  被我搜查胸部的希倩其實早已滿臉通紅,對於我提出的無理要求當然是不能接受。心想要抓的話就抓我好了,自己可不是為了脫罪而讓人任意欺侮的女孩。

  這時她轉過身來蹲在地上側著身子雙手驚惶地抱住膝蓋,企圖避開我的魔爪。

  誰不知這種姿態下短裙下的內褲若隱若現,卷曲的修長美腿更進一步挑起我的情欲了。

  「最多你去報警好了!」

  這下子我可頭大了,直至這一刻我還未想對她用強,看她被我任意愚弄凌辱的無知樣子實在是一件樂事。於是隨手拿起她的銀包手袋看看可不可以找出她的弱點. 忽然希倩問道:「我……我想問報警后有沒有辦法不讓我的母親知道?」「基本上是可以的。不過你要聽我的說話。」

  「要我脫衣裳讓你搜我才不干!」

  「不如這樣吧,我們來一個協議. 我答應在搜查的過程中我不會用手去碰,而你則需要自己脫下外衣來讓我檢查;如果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后,就算我是錯了,我會讓你離去作為我魯莽的補償。不過如我有發現的話我就可不饒你了。

  這樣子你的母親便不會發覺了。怎樣?」

  在一般情況下希倩是絕對不會這么愚蠢地用自己的肉體來冒險的。可是她犯了三個致命的錯誤.

  第一,由始至終希倩都希望能夠息事寧人,絕對不想被她那一人支撐住家庭的母親知道這件羞恥的事,所以才一再被我得寸進尺。

  第二,自欺欺人的她心想脫去外衣后還有內衣褲蔽體,騙自己說這還不算是赤身露體,最多就像是穿上泳衣讓人近距離觀看罷,只要眼看手勿動的話希倩覺得這還是勉強可以接受的。

  第三。雖然希倩已經深感不妥,可是她還是抱著一絲希望我是真的在進行搜查的工作,就算不是的話自己最多也是讓人飽餐秀色了,自己可真的不愿意在生辰這么重要的日子被人抓去坐牢。

  於是乎這個眉頭緊鎖的小美人在內心掙扎了幾分鐘后終於默默點頭答允了。

  看著希倩一副受盡委屈,欲哭無淚的俏樣子,還未強奸她的我已經覺得值回票價了。尤其是強奸了不下數十個女生的我來說,一般單純的強奸已經有點兒枯燥乏味,所以往往要弄些新意來增加一會兒奸虐的快感,將少女的恥辱提昇至極點. 這時我木無表情地說:「站起來,先脫下小背心。」淚眼汪汪的希倩慢慢地站起來,再三確定我不會碰她后無奈地雙手抓住小背心的下部,輕輕往上掀起;可是由於小背心實在太過緊窄的關系,掀至胸部便卡住了。

  其實我一早就知道她的小背心很難脫掉,不過我就是想看到她這個狼狽的脫衣樣子。處女的小背心我可脫得多了,讓她們自己來這可是第一次,看到希倩脫不下小背心露出半個乳房扭來扭去的姿態,直教我的雞巴幾度硬直起來。

  噗一聲小背心終於通過了大奶的阻礙,可是由於希倩太過用力的關系,雙手抬高小背心被掀過了頭部把面容遮蔽了美好的容貌,卻令我的視線更加集中在她胸前的地方。

  只見一雙大乳房直迫胸罩,至少比胸部少兩個碼數的罩子令到胸部非常突出,其中一顆奶頭更在罩子的邊沿探出頭來,小巧的粉紅色像是印證了希倩處女的身份般展現出來。

  我不禁俯下身子肆意觀看,雖然剛才在更衣室內差不多已經窺見全相,但這樣湊上去卻讓我嗅到一陣陣有如花香的體味,叫人陶醉不已。

  這時希倩雙手高舉面部蒙蔽,身體卻感受到胸前有一股熱氣迫近,想到自己就像那些下賤的女子主動脫衣任人觀賞,簡直急得她跳起來;心急地想把小背心脫下來,可是越心急衣服就越糾纏不開,一雙奶子又在掙扎時抖過不停。看到自己難堪的處境直叫希倩羞得想死。

  「哼!你還說自己沒有偷。那么這件超小號的奶罩又怎么解釋……我要脫下來看看!」

  「不……不要!這件內衣是我的妹妹的。今天上學的時候因為時間太倉促我才借來穿……」

  「那你說說你和你妹子的三圍。」

  「我妹妹的是32C,我……我有33E。」希倩蚊蚋般回應著。

  E杯?難怪我總覺得她的上圍是那么大了,單以杯數來說比起絲憐更要大,尤其是希倩那纖瘦的身型,在單薄的身子下更突出胸部的偉大,使我的目光久久不能收回。希倩終於脫下了上衣,看到我在這么近距離下觀光她的奶子,羞慚地掩蓋雙峰叫道:「你在做什么?」

  「我只是想近距離看清楚究竟有沒有東西藏在里面。」「那你現在看清楚了吧,這里什么也沒有!」聲音已經有點抖震了。

  「還沒有。現在請你脫下裙子。」

  希倩這是反倒很合作,可能她想盡快離開吧。伸手便將裙子旁邊的拉煉拉下,坐在沙發上把裙子褪到腳下。

  「站在房間的中間,雙手放后把雙腳打開. 」

  我坐在沙發的另一旁命令希倩照做。

  希倩默默地按照我的指示去。在幾小時前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會面臨這么羞澀的處境的,自己好像已經變成人偶一般被人擺佈了,而且不知道我下一步想怎樣做。

  我心想這個女孩玩也玩夠了,該是時侯來點更刺激的東西。順手在地上撿起那對絲襪,用熟練的手法將希倩的雙手縛起來。

  在雙手忽然失去自由的希倩還未反應過來的時侯,我已經將她一手推跌在地上,并且一腳踏在她的背上。身體被制而不能動彈的希倩可被我的突襲嚇壞了,只是大聲問我在做什么.

  我說你的奶子那有這么大,里面分明就藏起了東西來,我現在就要脫下來搜查,還要用相機拍下來做呈堂證供。

  這個時候就連希倩這樣無知的小女孩也知道了我的企圖了,大叫救命希望有人聽到。可惜這里是大廈的頂樓,而且在公司內的聲音外面幾乎是聽不到的,看來被人發覺的機會是很渺茫了。我悄悄地俯在她的身旁,對她說今天是你十六歲的生辰,我今晚一定會和你玩到盡興的小美人。

  經理室的地毯柔軟而且舒服,絕對是一個奸淫的好地方。我將希倩的胸罩扣子解開后,便將她反轉過來,一對豪乳就暴露在我眼前。E杯的乳房看起來果然乳別不同,我要用雙手方能完全掌握得住;最重要的是雖然希倩的奶子很大,可是卻一點也沒有下墜的樣子,挺拔的乳房就像兩座山峰般崇立起來,山峰的最高處還可以看到兩片紅暈。

  希倩被我騎在身上,親眼目到自己最寶貴的奶子第一次被男性任意糟蹋,想起剛才自己被人家作弄了一小時,現在還即將要面對少女最大的屈辱,不禁哭泣地質問我為何偏偏要選中她。

  我說希倩你這個問題問得非常之好,抽住她的頭發走到書柜前將隱藏的單面鏡展露給她看。

  「你剛才捧住奶子在晃呀晃的實在太誘人了,想不到擁有天使般面孔的你原來是這么淫賤的,又怎叫我不好好奸淫你呢?」看到鏡后的更衣室,想到自己在更衣室內的種種姿態原來早已進入別人的眼簾,還要被人認定是淫蕩的女孩,使希倩羞得無地自容。我馬上取出相機將這動人的一刻拍下來。

  十六歲的生辰一定要過得特別. 我在公司的儲物室中給我找到一些停電時用的蠟燭,我將它們捧到希倩的身前。

  「生日一定要點蠟燭,對嗎?」

  希倩已經被嚇得抖起來,低聲地哀求我放她一條生路。我恐嚇她說那你是不是想我馬上報警讓大家知道你的偷竊行為?犯罪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就用你這副可愛的胴體為自己贖罪吧。心想自己的把柄被人抓住,任人魚肉,希倩只能默默忍受。我將一枝枝的蠟燭點起后,將蠟一滴滴灑在無瑕的肉體上。

  「呀~~呀~~~~~~呀~~~……」

  我首先將蠟液滴滿希倩敏感的胸部,滾熱的蠟汁滴在身上可比死更難受,每一下燙下來都會換來一聲淒然的哀號;她的胸部真的很大,大約在她喊出百來下的時候我才把她的奶子滴滿. 這時大概用完了足足三支蠟燭.

  對住早已失神的她,我輕輕對她說:「今天是你十六歲的生日,看來要十六支蠟燭才能滿足你了。」

  聽到我那有如可怕毒咒的說話后,希倩只能無力地用最惡毒的眼神看著我。

  「你這個禽獸……呀~」才不管她的感受,我又將蠟滴在希倩的其他部位了。

  看著這個天使般的女孩被紅色逐漸染滿,我覺得很有一種摧殘的快感。蠟已經烘到小內褲的旁邊了。一手脫下白色的內褲,將蠟燭放在少女有點稀疏的陰毛上,很快便燒了起來。呆滯的希倩忽然感覺一陣燒焦的味道,一看原來是自己的陰毛燒著了,嚇得她滾動起來。幸好陰毛只是燒掉了少許,可是少女心靈所受的傷害就更大了。

  「還想玩玩別的生日游戲嗎?」

  「嗚……」

  希倩就像一只受了傷的小鳥,瑟縮在房子的一角。看到她光溜溜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也有點心軟了。

  「好吧,只要你答允我今晚之內完全聽我的,給我好好玩一晚的話,我也可以考慮對你好一點. 」

  希倩默默無言,難道被人強暴也要她好好地讓人玩嗎?對於一個十六歲的處女來說這可是絕對做不到的,但又無法反抗,只好卷曲身體作最后的保護.

  看到她完全赤腳身上被滴滿熱蠟的樣子,我覺得還未足夠。看到希倩袋子中的紅色比堅尼內衣,我忽然又有了主意。拿著這件唯一可以讓她蔽體的衣裳強行替她穿上。

  希倩心知我又想繼續第二輪的折磨,本來想反抗我的;可是想到多一件衣物就多花我一分時間去脫掉,說不定再支持多幾個鐘頭會有人經過這里. 抱著一線希望的希倩於是柔順地讓我穿上它。

  替女孩子穿衣服原來真是一件賞心樂事,尤其是衣服穿在這種高質素的美女身上,若隱若現般比起什么都不穿要過癮得多了。比堅尼泳衣的特點就是布料特別少,穿在希倩這種小波霸身上就更加明顯了。

  一雙被蠟液燙得火紅的奶子在泳衣的邊緣裸露了一大片,大腿的盡處可以看到十多條的尚未燒焦的幼毛探了出來,若她就這樣出現在晚間的沙灘上,說不定馬上就被人輪奸了,只不過現在先讓我喝掉她的頭啖湯吧。

  希倩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身泳裝的打扮會進一步惹起色狼的垂涎,事到如今她只能祈求有人能夠及時來拯救她。可惜的是世事又豈能盡如人意,失身的命運看來是注定要落在這個小女孩身上了。

  從公司的文具盒找到一把剪刀。我將剪刀的刀鋒沿大腿一邊掃上去,冷冰冰的感覺使希倩動也不敢動,只是低泣看著我。剪刀抵在少女隆起的陰阜上隔著小布在上面打圈,一陣陣的難受的感覺涌進了希倩的心靈.

  我一手揪住泳褲,一手在上面剪出個小洞來,再仔細看看肉洞的內部。只見一塊白色的薄膜在面前不遠處,使我又一次獲得意外的收獲. 其實我并非每一次都奸到處女的,一些外表斯文的女孩子可能屁股一早就已經被人開花了,所以發現處女對我是有莫大的興奮的。

  話也不多說了,提起雞巴我便立即抵在希倩的陰門外。每次我強暴的時候總想問那些可憐的處女們最后一刻在想什么,這次我只見希倩忍住淚水,雙目射出不甘心的目光。

  對了,我就是要令到處女在受刑前的一刻感受到最大的無奈!一挺身少女的身子已經歸我所有。

  「呀~~~~~~」希倩從來沒有想過被強奸是這樣痛苦的,尤其是自己十六年的童貞就此被人奪去,哭叫之余就只有失身的空虛。

  我一下一下的抽插對於她已經是不再重要了,希倩的瞳孔呆滯地望住天花,失去神采。希倩忽然間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破裂的瓶子,凋謝的花兒,一生再也沒有什么可以值得爭取的事了。

  就在這時少女手袋的電話響起,我抱著雞巴下正在痛哭的肉壺慢慢走去接聽。

  電話聲內是她的一班朋友。我一邊飛快地插進希倩細小的子宮,一面慢條斯理地回應那位朋友的提問,告訴他們希倩正在處理一些極之重要的事情。

  這時希倩是可以求救的,可是她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這種權利了,難道告訴朋友們自己正在被一條大雞巴插入體內嗎?她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髒透的人了,只配給別人隨意侮辱了。

  看到希倩一副無意反抗的樣子,我決定再冒險一點逗弄她一番。一手扯脫捆綁在希倩雙腕的絲襪,一面在聽筒上對希倩的朋友說要將電話交給她,然后硬是將電話塞進她的手里去。

  我這樣做其實是看準了她會因為恥於被友人知道自己的屈辱而著力隱瞞,看她不愿讓朋友看輕而去偷衣服就證明她是一個自尊心重的女孩子了。

  這時我的雞巴可沒有閑著,依然著力地在希倩溫熱的陰道內招呼著,雞巴上還沾上了一絲絲的處女血。

  只見希倩用委屈的眼神看著我,破身的痛楚猶在的情況下不知如何是好。在她的內心深處是狠我入骨的,可是一來破處的事實已成,二來事情鬧大了之后偷竊的事再也無法隱瞞了;更何況希倩實在是沒有勇氣向一眾朋友道出正被強奸的處境,自尊心重的她實在沒法再面對他們。萬般無奈下只有盡量裝在若無其事的語氣回著話。

  「喂,我是希倩……啊。沒有……有事,只是家中……哎……有點緊要事而已。」

  自己的想法得已證實,雞巴更是得勢不饒人,氣昂昂地向處女的深處大力抽搐;一手挑高了早已不能蔽體的小布,吸吮著一雙大奶子。可憐希倩受著萬般痛苦,又要答應著朋友的話,致令她狼狽不堪,聲音也有點嗚咽起來。

  可是朋友卻不知就里,硬是游說希倩前來赴會。

  「都……都說過不來了……不要啊,輕力點……不,我不來了……你們玩得盡興一點吧,呀~~」可憐在猛烈的進襲下,希倩早已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腦海中已經空白一片,只好有的沒的回應著。看到希倩茫然失措的神態,實在有點君臨天下的感覺.

  為了進一步折磨她,我一手將她的身子反轉過去,讓她雙膝跪地像小狗般叭在地上,被比堅尼泳衣緊裹的屁股在我面前展露出來。在隔鄰更衣室的光線照射下挺圓的臂部上映出兩個光渾,較我不自覺地大力拍打起來。希倩這時只顧著回話,沒有空猜度我的意圖.

  只是自從5 歲被去世的父親打過屁股后再沒有人對她這樣作過這樣羞人的事了,下意識地扭動著試圖避開我的雙手。

  我才不會給她爭扎的機會,順手便將小泳褲拉下來。在希倩還未有反應下雞巴已經闖入更緊窄的后庭了。在沒有任何滋潤下強行插入是很困難的事,可是我就是硬要一分一寸地擠進去。

  希倩的樣子剎時變得蒼白,可是緊咬雙唇不讓聽筒一邊的友人知道自己的窘態. 越干越勇的雞巴就像一支鐵棒一樣貫穿了可憐的肛門,每一下的撞擊都讓面前的小美人眉頭一緊,可是仍然堅持著不哼一聲。看到她這種欲忍不能的可愛樣子實在是好玩極了。

  終於可怕的巨棒整支沒入了少女的肛門,并且胡亂地攪動著,令希倩覺得自己的下身快要烈開了一般。在極端的痛楚下小美人只好用哭眼汪汪的眼神向我求饒。

  看到柔弱的小天使那快要死掉的樣子,一向心硬的我也不禁放慢了攻勢,令她喚起精神趕快把電話的話說完了。才讓她把話說完,我一手便把希倩的電話搶了過來。

  「我們的生日派對還未結束呢!」我笑淫淫地道。

  在電話上調較到震動的狀態,它緩緩地塞進到希倩還流著血絲的陰道內。雖然說女性的陰道的彈性很大,可是對於這個剛給我開苞的小妮子來說還是疼痛不已。

  由於希倩家境清貧的關系,她的電話還是那種比一般電話大一倍的舊型號,這樣的巨物更叫她痛不欲生了;悽慘的哀怨聲隨著電話塞入的速度而時大時小。

  終於整個電話也滑入希倩的陰道了。看到我陰吒吒的笑容,希倩知道無情的游戲快要開始。

  「看你那么愛說電話的樣子,就讓我們玩玩打電話的生日游戲吧!」說著我便按下她的電話號碼. 隨著聆聲響起,在希倩陰道內的電話開始震動起來。

  強烈震動所產生的刺激沿住陰璧敏感的神經傳到希倩的腦袋,使她抵擋不住扭動起來。電話的震動是一陣陣的,隨著震動的節奏令希倩有規律地哀號起來。

  一雙美腿不斷地磨擦著,試圖稍減陰部的苦楚;全身不自控地扭來扭去,樣子相當淫穢. 一旁的我當然不會錯過這樣美好的情境了,趕緊用照相機將這美妙的一刻拍下來,還說著一些風言風語:「看我還不拍下你偷東西的證據!竟然將手機藏在這里!哈哈!」

  希倩那剛被破身的陰道仍然是相當緊窄的,在硬物入體下女性的本能條件反射將之緊緊包裹著,但是這樣只會令她受到更大的刺激。我不繼按下重撥的功能,一邊欣賞著面前的美境。

  才十分鐘的光境,希倩已經香汗綿綿、淫水長流了。雖然雙手曾經努力地想將里面的手機拿出來,可是在大量的分泌下整部電話已經相當濕潤了,無力的雙手如何努力也未能成功;相反希倩手撫下身,輾轉呻吟的情態只會令到房間的場面更形淫亂.

  「看你斯斯文文的樣子,還以為是一個乖女孩;可是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嘖嘖!」

  毫不憐惜地一腳踹在希倩的小腹上道。為了帶給她一個難忘的生辰,我只好盡力令她難忘一點. 我要她一生一世也忘不了今日的失身之辱,一身也活在我的雞巴之下。

  看到她的痛苦不堪的樣子,心想都是時候了。隨手拿起希倩褪下的衣裳當作繩子奪去她雙手的自由,伸出手粗暴地將煎熬了小天使近廿分鐘的電話掏出來。

  要承受電話的入侵已經是難受非常,更何況是整只手掌?希倩覺得自己的身體快要脫離自己了。

  拿出沾滿了體液的電話,我沾了一點涂在希倩的朱唇上。可憐希倩給我滴蠟、破處、塞電話,身心早已摧殘殆盡了,所以對於我的凌虐已經有點麻木了,只有一點空虛的感覺. 可是這種感覺很快被我的雞巴所補充了。才休息了一會雞巴已經堅強起來了,已且比剛才更形威猛了。

  交纏著希倩的雙腿擺出「人」字的姿勢,現在的她只是一件供人玩樂的玩具吧。雞巴再次深入少女的腹地,在剛才的煎熬下進出已經順滑多了。直到此刻,小希倩似是仍然不相信自己的遭遇,傾側的面龐上面的淚水早已流乾了,身體早已放棄掙扎默默地任由我糟蹋著她的身子。

  「喜歡生個孩子嗎?讓我的精漿貫穿你的子宮吧。」始終任何女性都懼怕因奸成孕,可憐的希倩也不例外。胯下的身體聞言驚得抖震起來,一雙大腿試圖靠攏在一起。

  可惜的是,希倩的命運已經不由她控制了。

  隨著最后一次的哀叫,精子蜂擁地鉆進少女的卵巢了,完全地充盈了子宮和陰道的所有空間……

  為了不讓我的子孫有所流失,我將希倩最希望穿上的絲襪緊緊地套上了修長的雙腿;絲襪的大小很合身,將陰部的出口困住了,看來因奸成孕是不可避免了。

  盡管她極力掙扎,可是在雙手被縛下由好默默承受著體內受精的命運了。

  時鐘快要踏進十二時了。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希倩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我溫柔地將放在希倩肚臍上的燭支輕輕吹滅了,也吹滅了一個少女的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