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白撿的同事炮友
白撿的同事炮友

這天周五下午下班,我剛想回家,結果我公司那哥們叫我晚一點回去,他們部門發了不少獎金要聚會,叫我一起去湊一下熱鬧,我想想也是沒事,就一起去蹭飯吃了,一群那男女女的在酒店里面喝酒本來也就是這么回事,我和他們湊了一下,大概到了8點多就準備回去了,結果哥們的老婆(也在我們公司但是不同部門)說不太舒服想早點回去,可是哥們又要帶他那邊兄弟去K歌之類的,我就說順便把嫂子帶回公司,反正也是順路,然后我和嫂子就先走了。


  把嫂子送到了他們住的宿舍,本來我就要走了,結果嫂子叫我坐一下,她洗一點水果給我吃,順便去拿一些她們無聊種地菜給我帶回家去吃,我一邊跟她客氣,一邊說別麻煩了,我現在就要回去了,嫂子就是不肯,說這么多菜壞了也是浪費,還不如帶回去,都是綠色蔬菜。我平時也經常拿,所以就等了下,看著嫂子彎著腰在那里撿洗著菜,一下就瞄到了她那裙領下面的半個乳球,玫紅色的胸罩特別的性感。我突然想到了在那個夢里,把嫂子這樣那樣的玩弄著,她3個洞都被我開發透了,要是能真實的玩一次嫂子多好呀!本來想想也就是了,我竟然還說出口了:「嫂子你的胸真好看。」嫂子一聽我說一下臉就紅了,頓時就捂住了自己的裙領,隔半天才回一句:「嫂子都老了,你還沾我便宜呀!」說罷我都不好意思了,就急急忙忙的想接過她的菜就要走,沒有想到嫂子的裙子被她放在一邊鐵桌子的一個勾腳勾住了,她一起身,滋的一聲,裙子全部都扯開了,她的黑色絲襪,肉色內褲,以及那件玫紅色的胸罩,竟然就這樣直接的展示在我面前,離我不到半米。


  我當時雞巴就舉旗了,隔著褲子頂到很高,嫂子急忙下腦袋一片空白,她都不知道干什么好,我這個時候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摟住嫂子,直接把她推到了床上去,嫂子才說不要,就被我的嘴唇給堵住了。我很熟練的一把把她當胸罩推上去,然后握住她那不大不小的乳球大力的揉捏著,另外一只手就在扯掉她已經爛了的裙子,嫂子剛開始一直在掙扎,但是隨著衣服的逐漸減少,她就開始害怕了,一直在低聲道哀求我不要這樣,我把她的胸罩直接扔到了床下,然后全面進攻嫂子赤裸的上身,一邊還在說嫂子的老公因為身體的問題,應該滿足不了嫂子你了吧!嫂子力氣也是越來越小,本身就是一個極其溫柔賢惠的女人,怎么經的起我這樣的侵襲,隨著她節節敗退,我爽哼一聲,終于很舒服的一槍進洞。


輕而易舉就插入了她的肉逼,但是怎么感覺一點也不緊呢,她的胸還真是小,果然是胸小的人騷,這人平時跟我都沒有什么感情的,也能輕易的讓我操?很是很奇怪,我就奇怪的問她,她竟然說也不知道為什么,其實我帶她回來的時候,她就知道有事情會發生,可是自己內心就是很期待,而且更奇怪的是,她竟然從來沒有談過除了我哥們意外的男人,可是我干的時候明顯是松的不行了,不可能只有一個男人用過呀,懶得管這么多了,有操逼就夠幸福來。其實干她也不是很舒服,因為她太瘦了,全是骨質的感覺,不過能隨意操一個妹子也是一種成就感,我也沒有買套,她也不知道是沒有什么偷情經驗還是喜歡內射的感覺,反正我那一晚上就是不斷的操她,然后內射在她的肉逼里,當我要她口交的時候,她竟然還問是不是在網上到過騙子里學過的那樣姿勢,呵呵!還真是很上道,不過她的口交技術真心不行,也死活不肯吞精,后來我也沒有辦法,就隨意了,反正就是一炮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