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女同事跟我合住
女同事跟我合住




  這天面了一家公司,面試進行的相當迅速。面試進行了大約一刻鐘,總監就讓我和人事談談。


  我起身迎接這位人事,很快的把她打量了一遍:披肩的波浪長發、白皙的皮膚、姣好而精致的容貌、格子的連衣裙、C罩杯的胸,再往下,粗粗的腳踝、一厘米跟的板鞋,面帶微笑、并不算好聽的嗓音,持重,可能是適合做妻子的那一類人。相當正點,雖然有些胖,但是無傷大雅。身量、舉止、相貌都妙的恰到好處。總之,印象很好。


  她問我住哪里,為我介紹公司的薪資制度,五險一金等內容。我盡量表現像個紳士,打算留給她一個好印象。她最后告訴我說,三天之內會給通知,并加了我微信,以方便通知。


  我看她朋友圈,她好像很迷盜墓筆記的張起靈,于是,我就叫她小哥吧。


  回去之后,我幻想著她的身體,先擼為敬。


  從前我對胖和臃腫,完全是零容忍,非常抵觸。但是在見到她之后,突然覺得,有時候吧,茁壯,也不一定是貶義詞,即便是胖一點,只要相貌氣質對了,其實也無傷大雅。


  后天,小哥給我發了offer,我很高興。高興并不是因為這份工作,而是因為我以后可以時常見到她了。


  她說,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我心中竊喜。我已經在想這樣的話了,每天與你的三兩次相逢,已遍勝人間無數。


  我向她打聽,公司的同事都是住哪里的,想吸取一下大家租房的經驗。她說,她住在惠新西街,也有住在立水橋的。


  立馬找住處,在惠新西街附近找。只要距離她不遠,我以后就可以時常跟她一起回家了,我這樣美美的盤算著。幻想著我用距離勾搭到她,最終能夠把她壓在身下,在她那濕熱的縫隙里馳突。


  工作開始了,以一種平凡又平庸的方式,以一種呆板又常規的時間,每天都坐在工位上發呆,每天都朝九晚五。


  所幸的是,那散亂排列的工位,并沒有擋住我射向小哥的視線。當我癱坐在椅子上時,自然看不見她,但如果我挺直腰背,我就可以將她的胸及以上,飽覽無遺。


  小哥幾乎每天換一套衣服,大多是正裝,在我看來,每天都在上演制服誘惑。當她坐在工位上時,總是坐姿很正,永遠不會趴在桌子上或者癱在椅子上。這樣的姿勢,會讓她黑暗叢林的入口緊貼椅子。我把自己想象成她的椅子,感覺到,靠她壓在我身上的肥碩臀瓣,我承受著她全身的重量,當然,也觸碰到了她臀瓣之間,最嬌嫩的那一道柔軟。每當想到這里,胯下之物,拔地而起,興奮的想隨便找個什么東西插進去。


  然而,小哥身為一只雌性動物,動作時常令我不解。她時不時要去一次洗手間,離開她的身下的椅子,離開假扮成椅子的我。我納悶她喝那么多水干嘛,好好的當你的炮架子,不好嗎?身為一個炮架子,時常站立、行走,讓我的炮彈何處安放啊?


  
  
  周四的晚上,我定了一個外賣。然后穿著內褲在床上貪戀王者榮耀。


  羞澀的外賣小哥敲門的聲音太小,導致我沒有聽到。反而是我的鄰居聽到后,幫我取了餐,然后來敲我的門。


  我問:有事嗎?


  外面一個女聲問:是你的外賣嗎?


  我心中一凜,想道:啊,那晚在我胯下婉轉承歡的女人,今天終于可以見識下她的真容了。


  我急切又興奮的隨便套了一個褲衩,就連滾帶爬的往門口騰挪。


  還沒有到門口,我就已經在道歉了:抱歉,我剛才在打游戲,沒有聽到。


  嘎達,我將鎖里的機關撤掉,低著頭,裝作不經意的把門拉開,然后氣定神閑的抬起頭來看她。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之下,我倒抽一口涼氣。


  臥槽!這!這!這!這不可能!


  我懷疑是在做夢,于是拍了下自己的臉,油的一B!我看著滿手的油污,接納了這個令人沸騰的現實。心中突然升起一種巨大的快樂,抵得過五殺的快感。


  我佯裝鎮定的說了句,居然是你!


  她的眼睛也瞪的超級大,嘴巴也圓了起來,半天才說了句,這,這真是太巧了!太巧了吧!


  我把外賣接了過來,她則把她的睡裙往她的胸更上方上拉了拉,雖然原本就沒有暴露什么。


  沒錯!你們猜的沒錯!眼前的女人,正是小哥!剛才開門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已經做好了一個粗暴的推理:那天晚上,那個我辛勤耕耘的女人,正是小哥。


  我算了下時間:周三面試,第一眼見她就喜歡,然后臆想著與她交合,煞費苦心的租和她同一站的房子以營造機會,不想周日就占領了她的私密之處,中間只短短四天的時間。這無疑是我人生中到目前為止,最快的一次全壘打了。


  我感到一種巨大的快樂,喜悅已經將我淹沒。然而,還是有些遺憾,當時沒有扯下一根她的陰毛。不管以后是否還有機會合體,當日當時如果能隨便留下點什么憑證,都是意義非凡的。而我能想到的最好憑證,就是她的毛毛。


  這時,她的男友出來了。禮貌而優雅的做介紹說:這是我的女朋友,秦茹;然后對小哥說:這是咱們新來的鄰居,他對周邊還不太熟悉,咱們以后找個時間帶他去轉轉。


  顯然,他并不知道我們是同事,自然也不知道我每天抬起頭就可以看見她。他想象不到,即便我每天都能見到她,依然對她心懷思念,并寫下了很多頁關于思念的句子。那些并不妖艷的句子,而非我想要肏她的欲望,才是我對她喜歡的真實。


  之后兩家都打道回府,我依舊沉浸在周日的情景之中,久久不能回還,六神無主的被歡喜占據。


  過了一會兒,收到了小哥的消息:不要告訴我對象我們是同事,行嗎?qwq我看著這盡顯嬌憨之態的表情,無力抗拒。但是裝逼作祟,只回了一個字:好其后幾天,我欲火大盛,每天心心念念的盼著隔壁行歡好之事。但是,整一周的時間,隔壁時而一個人住,時而兩個人住。即便兩個人都在時,也不見動靜。我好生納悶,又好生失望。


  無奈,只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


  已經很久不來草榴視頻區了,無奈近來腎火太旺,不得不重操舊業。輕車熟路,很快就將一些喜歡的AV搬進了迅雷。


  平日不好意思下,怕影響她們上網,只是等她們都不在的時候,或者凌晨,才會開啟下載。斷斷續續的下載,半周多的時間,一百G的H盤,已經塞滿了H電影。


  當一百G搞定了,我終于功德圓滿,正打算開擼之時,隔壁傳來了交鋒的號角:很輕微舒緩的動作,又極力掩抑的呻吟,但是,即便她們如此克制,依然沒能逃過我的察覺。


  那件事我太熟悉了,每一個細微動作所發出的聲音,每一聲刻意控制的呻吟,我都太熟悉了。毫無疑問,他們在肏屄。


  我側在床上,拍了拍自己早已腫脹不堪的雞巴,心里一陣失落。并非吃醋,而是遺憾,為什么更早遇見她的不是我,而是跟我很像的他呢?現在的話,相交于他,可能我對于小哥擁有更多的欲望吧。


  求之不得的,永遠最撩人。


  周一晚上,公司有個迎新活動,各個部門都有人參加,而人事中,正好有我日思夜想的小哥。后來我才知道,誰招進來的人,迎新活動時,誰就要參加的。


  小哥全程表現的相當開朗,簡直可以用高光形容,完全不是那天見到我打招呼還會臉紅的她了。個中緣由,我不得而知,但是她當晚明媚的表現,對我來說,尤其圈粉,毫無疑問,我更加喜歡她了。而我,則全程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既不高調,也不低調,正太,是我刻意的人設。


  從那晚的迎新開始,她對我的態度有了個較大轉變。之后她遇見我,更像是御姐遇見正太,還會偶爾調侃幾句,像在撩一個孩子。正中我下懷。


  我對這突如其來的親近,自然樂在其中。至于她是以什么眼光看我,已經無暇顧及了。


  無屄可肏,我發泄的方式就是下毛片。其實也不怎么看,就是不停的下載,下載之后,三五秒鐘看完一部,之后再接著下其他的。只要避開他們在家的時候就好了。


  這天,我自認回家較早,盲目的認定他們肯定還沒有回來,于是開啟了迅雷。不一會兒,我就聽到了敲門的聲音,嚇了我一跳。臥槽!又暴露了嗎?他們肯定會認定我是在下毛片。


  我硬著頭皮去開門,發現在門口的居然是她,心下稍安。小哥上來就給了我我一個嘻嘻的大微笑,問我:怎么回事啊?為什么網速這么慢啊?嘻嘻,你能不能修修啊,小正太。


  我心想,臥槽,你怎么知道我的人設是小正太。


  但表面上還是一臉無辜的說,我也不知道啊,想以不明所以搪塞過去。但我心虛的表情已經提前出賣了我。她看了我一會兒,面帶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回屋了,她好像知道了什么。轉身前,她把視線下沉到我的下身處,正好遇見我因看毛片和意淫她的裸身而支起來的,到現在尚未衰減的帳篷。又是一笑,她不但沒有不好意思,反而是一臉我知道了的得意表情。然后給我比了一個噓的手勢,回屋去了。


  嗯,我讓她感到了主動。我這以退為進,而博取親近感的策略,看來是初見成效了。一陣竊喜。


  我回到屋里,對針孔處不抱期望的窺伺了一眼,竟然什么都沒看見,以前常見的那些擺設都消失了。嗯?我剛才看到了什么?我還以為我眼花了,我又仔細的看了看。


  這一仔細看不要緊,弄清楚真相的我,真是相當驚駭。怪不得我看不見從前時常可以見到的家具了,原來是被她擋住了,確切的說,是被她在揉自己胸的手給擋住了。之后,她后退了幾步,一只手揉搓她自己C罩杯的胸器,另一只手則在下面摳弄她的一線屄。


  臥槽,我沒看錯吧?看起來如此賢惠的居家好屄,居然也能如此淫蕩?


  然后看她只有口型不出聲音的一遍又一遍的念叨幾個字,迷離而銷魂的眼神根本就沒在關注墻,我也不用擔心針孔被發現。我對了好幾遍口型,發現念的是小聽肏我!臥槽,我就是小聽啊,她平時都叫我小聽。


  不會吧這!我不敢相信,我懷疑是我對錯了口型了。


  不可能在我整天盤算怎么才能肏到她的同時,她也在琢磨怎么肏我吧。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是,奸夫淫婦,一拍即合。哈哈哈,我心中一陣狂喜,差點笑出來。


  之后,終于到了見證奇跡的時刻。只到這種程度的話,她好像還不過癮,我看她貌似是在找什么道具,然而她拿過來的居然是手機。這次她背對著墻,靠在了墻上,而我正好可以看見她的屏幕。簡直不能相信,她翻到了她跟我聊天的對話框,她往前翻看了幾頁,然后點開我的頭像,沒錯,她點開了我的朋友圈,不一會兒就翻到了一張,我光著膀子曬馬拉松獎牌的照片。她雙擊,放大,從頭往下,一寸一寸的看,研究了一會兒我挺立的乳頭,研究了一會兒我當時尚為纖細的腰,最后停在了運動短褲上那肉眼可見的凸起,沒錯那就是我的雞巴。就是那根在她并不知情的情況下,曾經進入她最深處的雞巴。


  我心中猛地一顫,體內老血翻涌,得意的如同于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真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天下屄。


  我真他媽的想大吼一聲:大事諧矣!


  但是我控制住了,我不能露出馬腳。我依然要處心積慮,要引她上鉤。


  然后,她又轉了過來,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摳屄,口中依舊不出聲音的念念有詞,這次是兩個字了,我看了一會兒,發現她一直喊,肏我,肏我,肏我。過了一會兒變成了,小聽,小聽,小聽。再變成,肏屄,肏屄,肏屄。


  我總算知道她為什么來墻邊了自慰了。因為我在墻的這邊,她在墻邊,是最靠近我的地方。既然她在幻想我肏她,來到墻根也就理所當然了。


  我為了視奸她,而鉆的針孔,開的地方恰到好處。不夸張的說,我今晚捕獲的,可能是我今年遇到的最好的情報。


  我正在投入的看,突然聽到一種高亢的聲音,當我反應過來,聲音已經消失了。我稍微琢磨了一下,就了然于心了,那是她到達高潮時疏于控制的失語。


  于是,我意念淫邪,卻語帶關切的隔墻問了句:怎么了?沒事吧?


  她連忙說,沒事沒事,有一個小蟲子,嚇我一跳。


  然后她發來一句話:干嘛呢你,猜猜我在干嘛?


  我心中呵呵一笑,我自然知道你在干嘛。我們兩人之中,只有你一個人,不知道我知道你在干嘛。


  我回了句:身在異鄉,享受孤獨。


  她發:是啊,我們都舉目無親的,以后我們多說說話吧。


  我說,行啊,剛才我好像聽到你一直在喊我。


  半天,她發過來一句,看來是想女人想的出現幻覺了,哈哈。


  我說:幻覺嗎,唉,誰讓你們兩個人住,我一個人住呢?你們能夠合二為一,我卻只能煢煢孑立。


  她發:呸呸呸,什么合二為一,小孩子家家的,瞎想些什么?


  我心想,我確實是想了啊,并且我也知道你也想了。


  回道:你長得這么好看,我想想還不行嗎?你負責好看,我負責思念,我們各司其職啊。


  她發來了一個吐舌頭的調皮表情。


  于是我曉得: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在我得到孔洞對面的信息后


  我這艘本已飄搖的破船變得有如神助了


  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隨時會被拍散隨時可能沈葬的無望之船了相反


  我變得神勇起來我有了支撐也有了明確的航向


  我不避風雨日頭也迎擊一切牛鬼蛇神


  我像黨一樣堅定不移如持志金剛


  我要駛進那夢寐以求的神秘水巷


  數日之后,我心頭依然能感受到那無法掩蓋、無力抗拒的巨大快感。


  我力量充沛,精神飽滿,所到之處,盡是天堂。


  唯有遇見小哥時,我必須柔弱依舊,我不想讓她看出我的狼子野心。


  帶上假面而執行戰術,是艱苦的,但是,一旦戰術初見成效,也就可以繼續堅持下去。


  小哥的親近,證明了弱人設,并沒什么不好,也讓我有動力繼續裝下去。


  其后幾日,海報下的孔洞中,好戲每日都定時播放,一連四五日,不曾間隔。


  這如同連續劇一樣的每日聯播,究竟是她們兩個中,誰的欲望作祟?我猜,是小哥的。自從那天她看著我的朋友圈蝕骨銷魂后,欲念決堤,一發不可收拾,這是我的猜想。


  后幾天的見面,她會告訴我多喝水,告訴我衣服上濺了斑點,告訴我嘴唇上起皮了,告訴我頭發長了,告訴我眼睛里有血絲了。相較于我倆之前總是說些跟自己無關的事,顯然,她現在更關注我本身,我的身體。


  有一天,我夸她指甲涂的好看。她竟然把指甲油拿出來,幫我涂了一個食指。在她埋頭在我指甲上勞作的間隙,我以絕佳的視角,玩味到架設在她胸衣下的暗涌波濤。嗯,算是牽手了,一壘目標達成。


  雖然目前尚無突破,但我知道,這只是時間問題了。山雨未來,但風已滿樓。


  我知道,我們兩個是彼此的魚,而且都已上鉤。


  那陰陽相撞的電閃雷鳴,只取決于何時收線了。


  我知道在不遠的日子里,她將會再次癱軟在我的胯下,這除了牝處通身白皙的駿馬,這自詡姿容不凡的理想炮架。


  于是,我打了一個提前量。在客廳遇見她男友的時候,我找機會對他說:第一次聽到你們聲音的時候,把我嚇了一跳。乍一聽,還以為是我女友的聲音,她們的聲音太像了。


  他說,是嗎,那真是太巧了。不過我也有兩個聲音很像的朋友,算不上什么稀罕事。


  嘿嘿一笑,他繼續說,當時你是什么反應?


  我說,我心里突然酸了一下,還特地發信息問了問我女友。哈哈,在問明她在干嘛之后,我也就釋然了。再繼續聽你女友的聲音,居然覺得特別刺激。


  他喝了一口酒,說,聲音這么像,以后可有你受的了,哈哈。


  我說,是啊,改天我女友來這里住的時候,你就知道了。等著瞧好吧。


  我心里想的卻是,嗯,你就等著我下次享用你女友時,窩在隔壁洗耳恭聽吧。


  他說,那我還真是很期待了,嘿嘿。


  我說,是啊,我也很期待的,哈哈哈。


  我又說道,我倆都是男人,也不用忌諱。這極其相似的聲音,讓我異常興奮。


  他說,如果真的那么像,我也會覺得很刺激的,嗯。


  草,當然刺激了。但是,你學什么迪達拉啊?嗯!


  之后的幾天,我盤算著怎么吸引小哥的注意。


  想了幾個,最后決定用毛片中的聲音勾引她。我會選一個她男朋友沒有回家,而她在客廳的機會,用放毛片引誘她的注意力。


  至于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之后,她會作何反應,我該如何推進事態的進展,我就無法預設了,也沒有時間想這么細,到時隨機應變就行了。


  打仗的頭一條,就是肯打,然后戰略戰術才能起作用。


  我一改邋遢,每天都打掃房間,幻想著小哥的大駕光臨。


  并且保持著自己身體的潔靜,以便隨時當隔壁老王,而不至于像爾康一樣,慚愧的大呼,別!我身上臟啊!


  幾天過去了,不是她倆同在,就是她男朋友先回家,有時,小哥還不過來住。


  我問她男友,她男友回答說,她住在附近的另一個小區,只是偶爾過來住。


  和我猜測的一樣,他們是分別租房住的。


  只是偶爾會湊在一張床上,盡情的嗨一把,只是這個偶爾,頻率有點高。


  但是,不管這些,這好幾天都沒有逮到機會,讓我等的心煩意亂。


  這小胖妞在吊我胃口嗎?也許吧。我只有這么想,煩躁的心才稍得安慰。


  皇天不負苦心人,機會最終還是被我等到了。


  我前腳進屋,她后腳也就來了。我一改往日習性,不再窩在臥室,而是在客廳、廁所、廚房間,踱來踱去,假裝在忙碌洗衣服,而她,則以一襲凈素睡裙,也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的在我眼前飄來飄去。


  我盡量收斂自己的目光,努力的不去看她,但這個我日思夜想的女人,她的身體就在我眼皮底下招搖展覽。我還能隱約看見她胸前兩點紅,以及胯下幽幽一灣黑色。誰都可以想見,這半透明的睡裙之下,再無片縷。


  當有風將睡裙壓在她的肌膚上時,她身體的線條,就一覽無遺、無處可逃。最撩人的是,當淫蕩的風偷襲她的神秘三角洲時,不但她下身形狀一目了然,最中間的那一道長線,也勾勒的分外明朗。


  所以,我的目光,最終變得不受控制的在她周身游移。我用目光,輕撫她的發絲、肌膚,寸寸游走,翻過一切山丘,穿過一切盆地,當然,最多的還是平原,那一望無際的平坦啊,看得我心曠神怡。她的寒毛,是怎樣的走勢,是濃還是淡,都盡收眼底。我用眼光,輕柔的撫摸,生怕弄疼了她。


  毫不夸張的說,我看呆了。


  喂!她說,色狼,看夠了沒有?


  嘻嘻,我笑了一聲,好看的東西,是看不夠的。


  她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們男人看見女人就沒有別的想法。


  然后,她提起裙擺,轉了一圈兒,問:我有那么好看嗎?


  我倒吸一口氣,就不怕走光嗎,這瘋婆子。說,當然,毫無疑問。


  她嘻嘻一笑,問,有多好看?


  我想了想,說,好看到,有你在的時候,星光都黯淡了。


  嘴真甜,她說,然后用食指抬了一下我的下巴,隨后整個手掌在我的嘴唇上輕拍了幾下。


  臥槽,這分明是把我當處男在撩啊,我想。心頭有兩匹草泥馬悠然走過。


  我聽到她那軟軟糯糯的話,跨間的黑暗勢力已然抬頭,我想,還是開始執行計劃吧,不在這些小情調上浪費時間了。于是,我找了個借口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定了定神,找出一個呻吟聲最動聽的女優,開始播放。


  用一個可以剛剛讓她聽到的音量,播放呻吟聲密集的片段。


  不多時,我聽到有輕悄的腳步聲,向我臥室門口靠近。毫無疑問,是她,我暗自得意,第一步進展順利,我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她這條已經上鉤了的肥魚,已經在水面上漂了太久,今天,我終于要借助電腦里的電影收線了。


  外面沒有聲音了,可以斷定,她在側耳傾聽。我有意稍微調大一點音量,以便她能聽的更真切。


  兩分鐘后,我輕聲的走到門口,深吸一口氣,裝作是自己要出去的樣子,把門打開。不出所料,把身體一部分重量傾斜在門上的我的魚娃娃,一頭栽了進來。我假裝嚇了一跳,用胸膛接住了她的頭。


  我做出一副慌神的樣子,撓了撓頭,問她,你這是在干嘛。


  她也慌了一下,隨即鎮定下來,眼睛瞇成一條縫,嘻嘻的問我,還問我,你倒是在干啥?


  我說,我,我沒干啥,我就看了個電影。


  她說,你看的什么電影啊?配樂好像不錯,給我推薦一下,我也看看。


  說完,就不由分說的側身擠了進來。


  我假意攔擋一下,當然沒擋住,只好無奈的攤了攤手。


  她進來之后,我隨后關上了門。


  她突然回身,問我干嘛要關門。


  我說,讓你男朋友看見你在我屋里就不好了。


  她說,我倆又沒什么,怕什么?


  我心里想,那只是現在還沒什么,過一會兒會怎樣可還說不定。


  但是我嘴上說,雖然你我無心,但保不齊觀者起意。


  她說,很謹慎嘛。


  她再往前兩步,繞過了墻角。毫無疑問,她看到了。


  對著滿屏的器官,她哈哈一笑,說,我就知道,你在看毛片擼管。


  我說,沒有擼管,我只是看而已。


  我繼續說,晚上聽你們啪啪啪的聲音難受,我就開個視頻,看著女優的裸體,幻想是你。


  她神情嚴肅下來,問,你真的對我這么癡迷嗎?


  我申請的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說,從第一眼見,再無還轉。


  她終于不再嘻嘻哈哈了。而是輕聲說了一句,你這個人,說話總像讀詩。


  抿了一下嘴,她接著說道,我好像被你這一點俘虜了。


  說完她用力吸了一口氣,加緊了雙腿,她好像被我的話刺激到了。


  我正要說點什么,突然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然后是隔壁門打開的聲音,顯然,她男友回來了。


  我用兩個手指,在她嘴唇上點了一下,讓她不要出聲。她的嘴唇非常柔軟,引的我又用力壓了一下才撤回。我跟她說,即便一會兒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要激動、不要聲張,否則,你男朋友就會知道,在他沒有回來的時候,你我共處一室,你們的關系可能就到此為止了。


  雖然我有足夠的把握,知道她也在期待我對她做些什么,但是我要給足她面子,讓這件事看起來是我在強迫他,而不是因為她主動紅杏出墻。這樣,她背負的愧疚感,會小很多。


  她說,能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我在她耳朵里吹了一口氣,反問她說,你說呢?


  我把她按在椅子上,她假裝驚恐的不知所措,疑惑的望著我。


  我在她耳邊說,你知道我最近最想去什么地方嗎?


  她輕聲的問,什么地方?


  我說,我最近很想去探索一下未知的領域,我來這里這么久了,有些地方還沒有跟你一起去過。


  她臉刷的變紅,過了一會兒,說,你是說想讓我帶你去周圍轉轉,熟悉下環境,是嗎?


  看她的羞態,我就知道她懂我說的想去的地方是她的身體。


  我說,我說的是你,而你卻在說什么環境,周圍有什么好轉的。最想親近的,當然是你。除了你身體里面,我沒有任何興趣的地方,也沒有任何想見的人。


  我再往她耳朵里吹了一口氣,輕聲對她說,別怕,我跟你男朋友說過,你的聲音和我女人的很像,所以,你可以放心的說話,稍微把音調提高些就行了。你男朋友會以為我在和我的女朋友交談。


  我讓她把聲音提高些是有私心的,因為她的聲音有些粗重,甚至可以說,有些像男子,音調提高些,才能彰顯女人的媚態。


  我把她的頭掰正,強迫她看AV里的畫面。不一會兒,她就呼吸急促了。我把手伸進她的睡裙,撫摸她胸前的雄偉,然后往下穿行,越過小腹,看起來微胖的她,小腹居然一點都不鼓,甚至有些凹陷,實屬難得。我的手在她的腹部盤桓良久,最后游走到她下面毛發叢生的地方。


  這時候,她的呻吟聲已經若隱若現,然而她在極力克制。


  我對她說,無須克制,盡管敞開喉嚨浪叫好了,記住我剛才說的,把聲音放尖一些,你男朋友一定不會知道是你在我屋里。


  她點了點頭,聲音稍微有些放開了。


  我把她提起來,引著她離開椅子,站立在窗戶前,將她的睡裙從頭上除去。


  窗戶之外,是漆黑的夜。這黑色的夜,使得窗戶上的玻璃,看上去像一面鏡子。我們兩個對著玻璃,欣賞著玻璃中不太分明的、卻近在咫尺的肉體。


  她C罩杯的胸,在玻璃中顯得碩大而雄壯,20來歲的她,擁有著她一生中最為堅挺的胸器。


  我把她的胸握在手里,并狠狠的攥了一把,她嚶的一聲,癱在了我的身上。而我就勢抱住她,吻在了她的側臉。


  我的雞巴已經怒不可遏的硬了起來,頂在了她的后腰。我的手來到她的芳草地,她的唇瓣已經洇潤成一朵濕答答的玫瑰了。


  我對她說,為什么通身彰顯著賢惠的你,竟然會如此敏感。難道說,越是看起來貞節烈女,越是體質敏感、生性淫蕩嗎?


  她被我這話羞辱的啊的叫了一聲,埋怨我為什么要這樣說她。


  我說,因為我覺得你越是騷,我才越是喜歡,但現在看來,你還算不上一個小騷包。你太正經了。


  她掙扎了一下,辯解道,說什么小騷包,多難聽。


  我把她扶離我的身體,讓她站好。然后對她說,如果你愿意,現在就幫我除去衣物,如果不愿意,我就只好讓你男朋友知道,你居然以這種形象出現在我的屋里。


  停了一下,我繼續說,我猜你一定知道該怎么做的。


  她想了想,說,小聽,你也不用脅迫我了。說實話,我早已經想好了,我會讓你用身體好好愛我一次的。只是現在我男朋友在對面,我好難為情。


  我心里想,越是這樣隔墻背叛你男人的性愛,越是來的刺激啊。


  口中卻說,既然這樣,那你就給我口交吧,這樣不會鬧出很大動靜。


  她愣了一下,說,好吧。然后幫我褪下了衣服。


  當她幫我脫掉內褲的時候,我把她的臉拉近,跳出來的雞巴猛地彈在了她白凈的臉蛋上,她緊閉著眼,不敢看。


  我抓住我的雞巴,在這個我日思夜想的女人臉頰上拍了拍。馬眼端口滲出的液體,黏到她的臉上,掛起一道道細細的水絲。看上去竟然有些淫靡。


  隨后,我把雞巴拍向她的嘴唇,我的雞巴已經數周不曾觸碰到如此的柔軟了,當我把雞巴鑲嵌她的雙唇之間時,視覺的沖擊加上她嘴唇的柔軟,讓我的龜頭突然脹大了一圈兒。


  我抓過她的手,讓她握住我的雞巴,命令她把牙齒打開。


  她用她勉強算作纖纖玉指的手,接過了我的雞巴。微胖的她,手居然沒有嬰兒肥,也算是上天眷顧了。


  她緩緩開啟朱唇,而我趁勢把雞巴送進了她的嘴里。瞬間打了一個激靈,這一層溫熱啊,這一層濕潤啊,舒服!我往前挺動,而她不自覺的后退了些。


  我說,睜開眼,該你了。


  她睜開了眼,把雞巴吐了出來,托在手里,端詳了一會兒,說,還挺好看的。說完,她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說,喜歡嗎?喜歡的話,今晚就送給你了,趕緊讓它舒服一下吧。


  她說,喜歡。然后抓住雞巴,含進了嘴里。但是,含進去之后,她就不動了。


  我問,會前后動嗎?


  她抬眼看了看我,搖了搖頭。


  我說,如果不動,你這也叫口交?


  她說,我和我對象口交的很少,他下面不好看,我不想吃他的。所以不怎么會。


  我說,好吧,那就我動吧。


  我抓住她的頭發,挺動腰部,讓雞巴在她嘴里進進出出。她好像真的不怎么會口交,給我的齒感很足。


  所以除了視覺上的淫靡,我也沒有撈到更多好處,真的不是很舒服。我想,那就趕緊結束這個階段吧,我往前猛地一送,雞巴戳進了她的嗓子眼兒,她沒想到我會突然插那么深,嗓子里咕嚕一聲,她嘔了一聲,還咬到了我的雞巴。


  我嚇了一跳,說,當心點,別斷了我的命根子,我還沒有兒子呢。說著把雞巴拔了出來。


  她臉帶歉意的說,對不起對不起,剛才你插的太深了,我不小心嗆到了,咬到你的那個,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


  我說,不知道有事沒事啊,要想真知道它有事沒事,咱們需要驗證一下。


  她說,怎么驗證?


  我抱起她,扔在床上。她啊的一聲嬌呼,她看了一眼墻,確認她男友不會破墻而入,然后又坐起來看著我。眼中既有些許驚恐又有所期待。


  我顧不上她是什么表情了,我也跳到床上,把她推翻,雙手抬起她的腳踝,如同頭一次占有她的那個晚上一樣,把她的雙腿往外裂開。


  她那片肥沃的沼澤映入了我的眼簾:好寬的屁股,雙腿往上搬開時,她雙腿的內側和她的肥屄連成一片,竟然寬敞的像個小桌子,然后是好長的一道狹縫,好肥的兩片陰唇,已經濕潤成一片汪洋了。


  好看,這是我的第一感覺,比我從前的瘦女友的下面,要好看很多。我感到獸血上涌,雞巴此時也硬的一塌糊涂。我往前湊去,放開她的腳踝,手握雞巴,拍在她的屄縫上,我的雞巴瞬間全身濕透。這又熱又肥的褶皺,令我不想再耽擱一秒。我提起雞巴,對準她的屄縫,就按了進去。


  啊,自幼生長在江南的女子,你這讓我闊別了三周的江南水巷啊,我終于又回來。那肥而嫩的窒腔,那濕而熱的甬道,真是令我欲罷不能。我從進去的第一下,就直插到底,隨后也是次次見底,每一下都是個沉沉的撞擊,那肥碩的臀瓣,搖啊,晃啊,好像要包裹住我整個身體。微胖的女人,全身都是肉啊,包括她的產道之內,這多肉植物,插起來竟會如此之爽!


  隨著我一下一下猛烈的沖鋒,她啊啊啊的淫叫起來。雖然她不敢說話,但無法克制的快感,讓她發出了女人獨有的呻吟聲來。


  我聽得木墻上幾聲扒嗦的聲音,肯定是她男朋友挨在了墻上,探聽這邊的聲響。聽得她女朋友被肏時的呻吟,他是否能把持的住呢?他是否會起疑心呢?


  一分鐘之后,她的手機震動了。拿過來一看,是他男朋友的微信,問她在干嘛。


  果然,他還是起疑心了。


  她說,幸好我沒有開聲音,否則就露餡了。


  她說,怎么辦,我男朋友開始懷疑了。


  她好像突然害怕了,在她的屄一直被我猛插的情況下,艱難的坐起來,湊到我的耳朵上問,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啊?


  我把她按倒,又繼續插了一分鐘,她捂著嘴巴,克制著自己,不讓嘴巴發聲。


  我說,不要克制,這樣會欲蓋彌彰,一條微信過來,你就不叫了,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他會怎么想?快叫,高聲的叫!說完,一巴掌扇在了她的乳房上。


  她愣了一下,說,你竟然敢打我的胸,說著來咯吱我的腰和腋窩。但是,我不怕這個,她也無可奈何。受了欺負似的,嘟著嘴看著我。


  我說,為了調情啊,為了讓你更興奮。快叫!


  她覺得我說的有道理,于是她放開了捂著嘴的手,比之前更夸張的呻吟起來。


  呻吟聲是最好的催化劑,她這一波呻吟像漲潮一樣襲來,令我越加興奮。


  進出她屄而發出的噗滋噗滋的水聲,變得更大了。我的耳朵也享受到了最大的愉悅。


  又在她的屄里爽了五分鐘后,我想到了一個辦法。


  我對她說,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讓你今天蒙混過關,也能讓你男朋以為,這個下身被我雞巴貫穿的小妖精,不是他女朋友。


  說著我抽出雞巴,帶出一波洶涌的淫汁,在床單上流成一片。


  我調侃的說,哎,我說,良家婦女,你的淫水流的可真多啊,哈哈~她羞紅了臉,嬌嗔的回一句,還不是你鬧的。這時候又怪我。


  我說,別生氣,我沒有怪你,淫水這東西,就像銀行流水一樣,越多越好啊。你水越多,我越是喜歡。


  我去拿了一盒炫邁,給了她一個,說,你嚼著這個,呻吟聲會有所不同。但你要記住,你要敞開了叫,不要壓抑聲音,要是他注意到你是因為愧疚而不敢叫,會加重他的懷疑,懂嗎?她點了點頭。


  我說,一會兒我得用下你的手機,告訴我密碼。她說了個六位數給我。是她的生日,比我小一歲。


  我告訴她,現在你先去廁所,我不叫你,你不要出來。


  她一臉的莫名其妙,但也無計可施。只好聽從。


  她去了廁所之后,我用她的微信跟她男友說,快睡了,今天不去你那邊了。


  等了一分鐘,她男友回過來信息,說,哦,我突然想起來有點事,我去找你一趟吧。


  看來他男朋友想當偵探破案了。不過我早已經想好了對策,所以一點也不慌。


  我穿了沙灘褲,走出屋,敲了敲他的門。


  他探頭出來,問,怎么了?


  我說,今天我女友來了,打擾到你的話,我非常抱歉。


  他說,這倒沒什么,不過聲音真的和我女友好像啊。我想現在去看看我女朋友。


  我故意嘆了一口氣,說,我女友住的太遠,過來一趟很難,不像你,可以隨時親近,這讓我很羨慕。


  他說,唉,我女友性欲很強,我倒是盼著我們能少見面呢,身體吃不消啊。


  我說,是嗎?兄弟,那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如果你能夠接受的話,我可以幫你代勞,這樣的話,以后就算我女友不在,我也可以偶爾享受下性愛。而你,也不至于被掏個干凈。


  然后,我補充說,我女友來的時候,我也會讓你跟她親近。


  他沉默了一會兒,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我打斷了他,我怕他堅決的拒絕。


  我說,今天我女友在這里,我先讓你享用一下我的女人,怎么樣?


  他想了想,說,兄弟,那得罪了,剛才我在隔壁興奮的不行,已經擼了一管了。


  我說,你也要承諾以后讓我享用你的女朋友,做的到嗎?


  他點了點頭。


  我說,還要出去嗎?


  他說,不了,先不出去了。


  搞定!


  我說,現在我的女友正在廁所。我要進去干她,你可以一分鐘后到廁所門外,看一看她的身體輪廓。但是不要呆太久,別被她發現。


  其實,我知道,有毛玻璃的廁所門,是看不到什么的。


  我來到廁所,告訴小哥一切進展順利。


  我讓她跪在馬桶蓋上,扶住重新雄起的兇器,撥開層層阻隔,緩緩推了進去。


  她也欲情高漲,嬌喘再次響起,因為口香糖的存在,她也不再怕會露餡,大聲呻吟起來,其中偶爾夾雜一句,老公肏我。我撥開水龍頭,制造了一些雜音,她叫的更加肆無忌憚,整個廁所都是她淫靡的呻吟,嗯嗯啊啊的單曲循環,時不時一句,老公肏我。說實話,她的詞匯,太少了,字典太薄了。


  不一會人,聽到廁所門外的腳步聲,很輕,但是我和小哥都知道他男朋友來到了廁所門前。


  啊,刺激險中求,我將要開啟今晚更冒險更刺激的玩兒法了。


  我把她拽起來,推著她走到門口處。讓她趴在門上,雙胸緊貼在廁所的玻璃門上,雙手高高舉著,撅著屁股。不知道著壓在門上的兇器,在外面她的男朋友看來,是一種什么景象。只看見,一只手也放在了門上,放在了胸的對位上。


  小哥看了我一眼,羞愧難當。


  我掰開她的肥臀,對準中間那早已濕的血肉模糊的屄,就插了進去,并且,我這是在耕耘門外之人的肥田,太興奮了,我甚至覺得我有些發瘋了。


  她的男朋友就在門外,站在和她都不到一米的距離。而在廁所里面,我就在肏她,她那經過炫邁偽裝的呻吟不再顧忌,高聲吟唱起來,雖然沒有淫詞浪語,但依然不輸天籟之音。


  這有意表演給她男朋友看的交媾儀式,令我身心俱爽。


  我看著這轉著圈搖晃的花白屁股,心底是無比的享受。一巴掌打了下去,感覺十分過癮,接著,又一巴掌打下去。屁股太大了,打起來聲音特別響。


  我肏弄著的女人,她男友就在門外,而她卻在隔著玻璃被我蹂躪。


  她心里也是五味雜陳,愧疚、刺激、緊張、欲望、貪戀、飽滿、出墻,等等,這諸多情緒,居然讓她興奮的很快就高潮了,一聲聲尖叫,連帶著屄里面一陣陣的緊縮和發熱。


  門外的人啊,你可知道我不僅在肏你的老婆,還一直在摑你老婆的屁股。想想都覺得對不起你呢。


  而門外也早已經呼吸急促。我心下盤算,是什么令你興奮呢,你又在幻想著誰呢?別告訴我你在想你的老婆,我可不會信的。


  五分鐘后,兩片臀瓣上已經全是掌印了,看起來既讓我異常興奮,又讓我心生憐憫。


  門外之人的女朋友,也已經保持趴在門上的姿勢,肥屄被我捅了大約十分鐘了,交合之處,都開始冒泡了。


  捅了這十分鐘,每次再進入的時候,里面依舊肉滿滿的,這就是肥屄的優勢,不管怎么插,里面不會成空。再加上門外之人,還在不明就里的性欲高漲,讓我終于在插了這么久之后,再也忍不住了。


  我用盡力氣頂了進去,頂到她屄的最里面,然后大呼一聲,把精液全灌進了她的子宮。


  這個把我招進來的,這個我喜歡的,這個我剛來公司時一直尾隨的,這個我想肏的,這個別人的女友,我終于在你的身體里面,留下了我的基因,在你的領地上,插上了我的旗幟,終于在某種程度上,她也算是我的女人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