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大學生活真亂
大學生活真亂
王宇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那天下午,李瑤正像往常一樣趁著王宇爸媽去上 班的時間來陪王宇。


   王宇是在高三的時候開始追求校花李瑤的,李瑤從上高中開始就是全校有名 的人物,人長得漂亮,又是出名的文藝尖兵,只要她參加的大小文藝活動,都一 定是名列前茅。特別是在高二時全校第一屆藝術節上,李瑤一個人就參加了五個 舞蹈節目的演出,一下子讓她成為全校有名的紅人。這樣的女孩是不缺人喜歡和 追逐的,李瑤以她的沉穩和矜持讓一批批追求者折戟沉沙,不過她的這份沉穩和 矜持在王宇面前只保持了兩個月。


   其實在王宇的整個中學生涯中,他幾乎沒怎么去想過追女孩的事情,雖然他 在小學六年級的一次偷窺女澡堂的活動中看到了同校一個初二女生的裸體;上初 中時就把新華書店里所有帶少兒不宜情節的小說都淘了個精光。但在所有人看來, 王宇只是一個很乖很聰明的男孩子,有禮貌,成績也不錯。當王宇在高三分班后 的第一天看到李瑤的時候,他決定把所有的精力都從往日的自娛自樂上轉移到這 個叫李瑤的女孩身上來。


   追求女孩子是要講策略的,這也是為什么只有王宇能成功的原因。先通過糖 衣炮彈打通了通往李瑤路上的一座座要塞,和李瑤的幾個閨中密友建立了十分友 好的關系,然后通過像這些閨中密友吐露心聲的方式間接讓李瑤知道了他的心意。
   在這一點上王宇有著超乎常人的耐心,直到這些閨中密友對王宇忍無可忍, 恨不得李瑤馬上答應王宇好解決這只每天在耳邊縈繞的「蒼蠅」時,王宇才很艱 難地鼓起勇氣像李瑤告白。雖然還沒到木已成舟的地步,但絕對是水到渠成,其 實李瑤也一直在熱切地等待著王宇這遲來的告白。


   于是就像干菜遇見烈火一般,外表沉穩矜持的李瑤剛剛過完17歲生日就把 自己當成禮物送給了王宇。王宇多年來在知識和理論上的積累終于派上了用場, 在他的悉心教導和引誘下,李瑤把自己能給的一切都給了王宇。兩個人在一起的 時間里,很少去逛街、看電影,或者出去玩,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床上做愛。李瑤 在這方面特別放得開,不僅很快就接受了口交,而且喜歡讓王宇在她嘴里射精; 和李瑤在一起的幾年里,王宇只用過兩個避孕套,這兩個還是他們班長友情贈送 的;王宇每次都是直接插入李瑤的身體,在快要射精的時候拔出來讓李瑤口交或 者射在李瑤的臉上,然后看著李瑤一點點把他的精液都吃進去。


   王宇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能如此牛X,在別人看來,追到李瑤那樣的女孩, 肯定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凍著,千依百順地寵著她。可在王宇這恰恰 相反,王宇才是李瑤的中心和重點。


   當郵遞員敲門的時候,王宇和李瑤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躺在王宇懷里的李瑤 嘴里還有些沒來得及咽下的精液。


   離重本線5分之差的王宇接到了湖南商學院的錄取通知,而李瑤則以藝術考 生的身份考上了本市的一所本科。兩個人不得不面臨分別兩地的情況,好在這離 長沙也不遠,坐火車只需三個半小時。就這樣,王宇爸媽將打包好王宇的行李, 開車把他送到了長沙。


   王宇住的306寢室一共有7個人,來自天津的徐振長得非常帥,雖然是天 津衛的,但是普通話非常標準,180的身高總是讓他走到哪都能被女生的目光 給揪出來,成為炙手可熱的白馬王子;長沙本地人藍竣輝身高和體重都是180  ,外帶一巴掌寬護心毛,看上去就是來學校收保護費的黑社會打手;馬杰是河 南商丘人,整個一藍竣輝的二弟,個頭矮點,稍微瘦點,但比藍竣輝更黑,更加 嚇人;其余4個人都是湖南本地人:王宇和劉星是湘南的,劉翔和張松是湘北的。
   當王宇第一次走進寢室時,除了本市的藍竣輝之外其他的同學都在,正閑談 著。劉翔和張松正交流著CS的經驗,馬杰在一旁聽著,而徐振則在和遠在家鄉 的女友包長途電話煲。


   「CS啊,我最喜歡打B31了,能黏住人。」遇見王宇感興趣的話題,王 宇不由得插上一句。


   「我也喜歡那把槍,便宜又實在,一黏上就沒得跑了。」劉翔贊同王宇的看 法。


   「我喜歡打大鳥(AWP),一槍一個,爽啊。」張松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306的成員們這個時候根本想不到CS這個游戲將在未來的某一段歲月中 成為他們生活的重點。


   既然是大學,就有軍訓,當全班學生穿上迷彩服在操場集合時,張松正在網 吧正忙著帶領自己的「家族」搞事業—和幾個高中同學一起玩《石器時代》這款 網絡游戲。請病假缺席了軍訓,天天跑到師大醫學院去上網,基本上一周回寢室 一次。


   由于有徐振的存在,306的其他成員都成了女生們接近的對象,通過他們 打探徐振的背景資料,個人喜好什么的,特別是劉翔和馬杰更成了婦女之友,姐 姐妹妹認了一大堆,每天軍訓完顧不上休息,一個晚上得趕幾個場子,接待來自 各系各班的女生。徐振也在軍訓完后高票當選本連的軍訓標兵;經不住誘惑,和 馬杰一起獻身到婦女之友的偉大事業當中去了,畢竟讓別人打著自己的旗號去泡 MM肯定不如自己親自出馬。


   軍訓過后,王宇、藍竣輝則選擇了另外一種大學生活——網吧和網絡游戲。
   兩個人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出沒與學校周邊各個網吧之中,學校宿舍管理老師 每次早上檢查都能發現306寢室睡著2個人;由于長期逃課,以致微積分老師 每次上課的第一件事就是點王宇、藍竣輝和張松的名,看看這三個人來了沒有。
   王宇和藍竣輝有時候也去看看老師,張松是肯定不會出現的,連306寢室 的人見他都不容易。


   這天下午王宇醒來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去上課對王宇來說是不太現實的, 他決定收拾收拾提前去網吧占個好點的位置等藍竣輝。


   洗漱完畢的王宇買了面包和牛奶就直奔金太陽網吧,這是家新開的網吧,配 置是周邊最好的,有60臺左右的機器,最牛B的是每天晚上包夜通宵到零點的 時候,老板會給每一個上機的下一碗米粉,因為這個時候是最餓的時候。


   王宇找了一排人少的位置坐了下來,邊吃東西邊看看游戲新聞,這時離他不 遠的位置有個女孩坐了下來,也許是因為王宇上大學以來一直沒有好好去觀察學 校里的女生,此時此刻他覺得這個女孩長得還不錯,有那么兩分紫色,特別是薄 薄的短袖毛衣將女孩的身形毫無保留地告訴給了他。于是王宇決定做點什么,因 為網吧都是無盤WIN98,女孩登錄完QQ之后,王宇打開QQ就能看到女孩 登陸的號碼,然后他加這個女孩為好友,開始和她聊天,聊著聊著就談到緣分, 然后突然告訴女孩自己就坐在她身旁不遠。當這個女孩看到王宇的正注視著她時, 她的臉一下子全紅了,一份突如其來的浪漫感覺擊中了她,很痛快地就把自己的 資料都告訴了王宇。她叫盧瓊,是旅游管理系的,手機號碼多少多少等,就差王 宇問她的三圍了。緊接著王宇在并不餓的情況下約女孩吃飯,理由是為了慶祝他 們如此有緣分的偶遇。


   當王宇和盧瓊吃飯在走在操場上散步時,王宇已經牽上了盧瓊的手,兩個人 一圈一圈慢慢地走著,王宇掐掉了幾個張松和藍竣輝打來叫他去開工的電話,一 直和盧瓊堅持到操場上其他有著純潔男女關系的人們都回寢室了,王宇才送盧瓊 來到女生寢室樓下。互道完晚安之后,盧瓊突然一把抱住王宇,在王宇耳邊輕輕 地說:「王宇,謝謝你。」


   「是我應該謝你才對。」


   「明天你有空嗎?」盧瓊主動問王宇。


   「明天晚上一起吃飯吧。」王宇知道自己的一天是從下午開始的……


  告別了盧瓊之后,王宇馬上趕往金太陽網吧,藍竣輝早已幫他開好了機器, 藍竣輝看到王宇一臉壞笑的趕到網吧時說:「我操,你小子一看就知道干壞事去 了。」


   「嘿嘿,今天釣了個旅管系的妹子,長得還行。」


   「沒看出來了,我們寢室還有你這樣一個隱藏著的禽獸。」藍竣輝道。
   「小JB,敢放你松爺的鴿子,快,買飲料。」張松也看王宇不爽了,由于 師大醫學院的同學最近考試,他沒有過去,而是在自己學校這邊繼續奮斗。
   「去去去,你才是小JB呢」,王宇拉開椅子坐了下來,又向收銀臺方向喊 道:「老板,這里來3瓶可樂」。


   「老板,是兩瓶可樂一瓶雪碧啊」,藍竣輝高聲告訴老板修改訂單,因為當 他得知喝可樂殺精的時候就再也不喝可樂了。


   「胖子別,你留著精子也沒地方用,你怕個屁啊」。


   「胖子別就算不喝可樂也一樣,他功能不行。」張松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調侃 胖子的機會。


   第二天早上7點,三個人精神抖擻地走出網吧,迎面吹來的河風讓王宇打了 個噴嚏,「王宇別,你那個旅管系的妹子一大早就開始想你了啊」,胖子譏笑道。
   「那肯定不,今天晚上我就去開房去。」


   「宇別,要松爺給你提供裝備不咯?」張松指的裝備是他箱子里那些從家里 帶來的避孕套。


   「嘿嘿,我從來都不用那玩意的,要干就真槍實彈地干。」


   「出問題你就爽了,大二有一對就是搞出問題來被退學的。」藍竣輝怎么說 也是本地人,對學校里發生過的一些事情還是略知一二的。




              
   雖然名字一樣,但是此劉翔非彼劉翔。劉翔和眾多女生混熟之后,終于確定 了自己的目標,本班的長沙女孩林芳。林芳有著其他長沙女孩一樣的潑辣性格, 長得并不是特別漂亮,身材也不是很HOT,但是她比較愛打扮,也敢于打扮, 總能用并不大的胸部盡可能地吸引男生的眼球。林芳的男友是她高中同學,不過 正在準備去新西蘭留學,所以這也給了劉翔機會。


   劉翔有兩大殺手锏,一是性格好,比較好相處,不讓人討厭;二是臉皮厚, 在女人面前更是如此。林芳就是這樣被劉翔搞定的,而且沒過多久就去學校招待 所開放過夜了。劉翔回來在寢室眾人的脅迫之下交代了相關情節,其實林芳表面 上看起來很開放和潑辣,但是在床上卻出人意料的靦腆,一副未經人事的樣子, 半推半就地被劉翔給上了。可是劉翔事后仔細找來找去了也沒見到血跡,也不好 意思問林芳到底是不是第一次。


   每周四下午的體育課,是王宇和藍竣輝等網蟲唯一不會缺勤的課,一來是長 期顛倒時差,作息紊亂的生活也需要鍛煉,畢竟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體育老師 姓賀,籃球專業的。第一次上完課自由活動時候,班上個字最高的侯濤拉老師一 起來打籃球,侯濤1米85的個子,比賀老師還高出2厘米,高中的時候籃球就 打得不錯,自然想在老師面前表現表現。一開始賀老師打得很隨便,不進內線, 只是隨便投投或者傳球給其他的同學。可侯濤卻打得很歡,幾次強打內線,中鋒 動作有模有樣的。正當侯濤得意的時候,賀老師突然持球進攻,硬是活生生地把 球從侯濤的腦袋上扣進去,一下子鎮住了所有的同學,侯濤也傻眼了,以后大家 上體育課的時候格外地老實,都挺崇拜賀老師。


   打完球,王宇把劉翔拉到一邊,小心翼翼地問劉翔如何去招待所開房,會不 會查身份等。畢竟以前都是在家里,沒有出來混的經驗。


   「這樣吧,你要開的話就告訴我,我去給你開,我和那個阿姨熟,可以給你 便宜點。」劉翔見王宇也有這個需要,便爽快地應承道。


   「給,100塊,今天晚上就要。」王宇把錢塞到劉翔手里。


   吃完飯之前,劉翔就把鑰匙拿到了,告訴王宇是在三樓最左邊那間。


   當天晚上王宇沒有和藍竣輝他們去網吧,而是收拾了一下,約盧瓊出來吃晚 飯。兩人在復興樓吃完飯之后意猶未盡,沿著馬路在江邊散步。邊走邊聊,聊的 都是一些以前的趣事,王宇一點都沒有把話題往開房那方面帶。等到返回學校的 時候已經是十一點了。宿舍門口站著班級輔導員和學生會的干部,正在查晚歸的 人,攔住一一登記。這陣勢可把盧瓊嚇著了,剛進大學的學生還沒有擺脫高中時 候的心理,特別怕被老師抓住犯錯誤。王宇趁機把盧瓊拉到招待所的房間里。
   「要不你休息吧,我在這陪著你,明天早上再回去就是了,就說去市內親戚 家住了一晚。」王宇安慰盧瓊道。


   「嗯。」盧瓊對王宇的好感讓她放松了警惕,她覺得王宇就像她上高中時喜 歡的那類型男生一樣,是那種彬彬有禮,可以編織浪漫的人。


   正當王宇關了燈,坐在床邊的時候,隔壁的房間傳來了女人的聲音,仔細一 聽是女人的呻吟聲。靜悄悄的夜里,這穿墻而來的聲音顯得那么清晰,這個女人 的呻吟有些夸張,更是刺激著隔壁穿上的王宇和盧瓊。王宇感覺到裹在被子里的 盧瓊呼吸聲漸漸重了,他俯下身子抱住盧瓊,關切地問:「怎么了?冷?」
   「沒……沒有。王宇,你呢?」盧瓊轉過身來望著王宇的臉輕聲問道。兩人 的臉幾乎已經貼在了一起。


   「不冷,你好好睡吧。」王宇轉過頭去,躺在盧瓊身邊。


   這時隔壁的女聲又尖銳起來,而且越來越急促,應該是快要高潮了;聽得王 宇下身不由得勃起了。盧瓊悄悄掀開了被子,把王宇蓋了進來,抱著王宇的手臂 躺在他身邊。


   「啊……啊……啊啊……」隔壁高潮的淫聲刺激著王宇兩人。盧瓊抱著王宇 手臂的手不小心向下一掃,觸到了王宇勃起得不能再硬了的陰莖,身體一縮,半 個人都趴到王宇的身上。王宇將左手從盧瓊懷里抽出來,抱住了盧瓊,右手也順 勢搭上了盧瓊的后背,慢慢地滑向盧瓊的臀部,盧瓊并沒有阻止王宇的手,反而 把王宇抱得更緊了。王宇的右手撫上了盧瓊的臀部,盧瓊的臀部不大,但是很圓, 彈性很好;臀部的刺激讓王宇都能感覺得到盧瓊那緊張的心跳;王宇的手輕輕開 始揉捏盧瓊的臀部,另一邊也開始品嘗盧瓊的櫻唇。


   這是王宇第一次和女友李瑤之外的女孩接吻,有一股觸電的感覺擊中大腦然 后向下傳遞。王宇干脆翻把盧瓊壓在身下,用膝蓋分開了盧瓊的雙腿,將硬邦邦 的陰莖抵在了盧瓊的下身上。隔壁的淫聲漸漸隱去,取而代之的是兩人熱吻時那 重重的呼吸聲,這聲音就像是打開欲望之門的鑰匙,讓兩人盡情釋放激情。
   當王宇把手伸進盧瓊衣內的時候,他才發現個子嬌小的盧瓊胸部居然會比李 瑤大這么多。他原本以為女孩子們都差不多呢。盧瓊的一對乳房很豐滿,盡管是 躺在床上,但依然很挺拔,讓王宇更加興奮了。王宇覺得李瑤什么都好,就是胸 部太小了,32A的胸部對王宇的大手來說根本就不夠把握的;此時盧瓊給王宇 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他熟練的解開了盧瓊的胸罩,仔細地欣賞著。


   盧瓊看著王宇癡迷的眼神,心中黯然生起一份愛意,一絲自豪;雙手勾住了 王宇的脖子,主動把香舌探入王宇的口中,下身也被王宇的硬物頂得有些濕潤了。
   盧瓊其實就和電影《鄰家女孩》中的女主角一樣,看上去像是一個文靜的乖 乖女,其實高中期間追求者一個接著一個,三年換了5個男友,5個男友中前兩 個都只是互相撫摸玩過,直到高二認識的那個小痞子男友才強行將她破處;之后 的兩個


   男友也都是和小痞子一起玩的朋友;最后一個男友因為撞見盧瓊和小痞子上 床而分手;小痞子雖然長得一般,但是下身卻很有本錢,每次都將盧瓊干得死去 活來,和小痞子分手后還經常與他做愛。


   兩人脫光了身上了衣物,盧瓊看到了王宇早已勃起的陰莖,已經完全豎了起 來,快貼著小腹了,包皮早已翻開過,沒想到王宇也和自己一樣,早早地告別了 處子,王宇的陰莖和小痞子的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王宇將陰莖刺入早已濕 潤的肉穴時,盧瓊激動地呻吟了一聲,「太大了……慢點……」


   王宇用手握著慢慢地進入,看著盧瓊粉紅色的大陰唇也隨著陰莖一起隱入肉 穴之中。沒想到盧瓊居然已經不是處女了,大陰唇顏色要比李瑤的淺,包得也更 緊一些,估計被干的次數不多,起碼比李瑤少;稀疏陰毛掩蓋下的陰道已經很濕 潤了,不過卻有點緊,像是有段日子沒有來客了,王宇抽動起來感覺還有點阻力, 但正是難得的阻力給兩人帶來了更大的快感。王宇抽送的力道越來越大,陰莖也 越來越深入,盧瓊的淫聲也漸漸清晰起來,「啊……啊……用力……」


   王宇聽到這話后不再含糊,屁股一用力直接將整條陰莖沒入陰道,開始用力 地抽送,睪丸也隨著抽送撞擊這盧瓊的后庭。抽送了大約百來下,王宇用手抄起 盧瓊的雙腿,將盧瓊的身體拉到身前來,幾乎以垂直的角度將陰莖再次插入,而 且是一插到底,龜頭剛剛頂到宮頸。盧瓊雖然也是久經戰陣,但還是被王宇這一 下給頂得爽翻了。以前的幾任男友除了小痞子以外都沒什么本錢,隨便弄弄就交 貨了,小痞子的那東西龜頭很大,每次都刮得盧瓊很爽,但是也沒有王宇這么粗 長。這還是她第一次嘗到如此的滋味,「啊……王宇……你好厲害……啊……」
   這個姿勢只能一下一下地做,王宇抱著盧瓊的大腿夾在兩側操了一會就放下 了,「我想從后面來,可以么?」


   「嗯。」


   盧瓊主動轉過身來,趴在床上,剛剛被操開了的陰道此時還不能完全閉合, 依然張著嘴等人臨幸。王宇的陰莖再次進入,雙手按住盧瓊的胯骨,開始抽送起 來。做著做著盧瓊的頭低了下來,枕在了枕頭上,后望去看見王宇的睪丸正隨著 陰莖的每次抽送一晃一晃的,看見王宇抽出來的陰莖上全是自己的淫液,陰莖的 根部還有一圈白色,難道自己剛才已經高潮了嗎?


   王宇干了一會,下身逐漸有了些感覺,盧瓊的陰道太爽了,雖然不是處女, 但也還算緊,相比之下李瑤的陰道幾乎已經不能給王宇帶來快感了,因為王宇操 她實在操得太多了,而且李瑤屬于「瘦逼」,陰道內褶皺不多,肉壁也不厚。王 宇再次讓盧瓊躺下,準備做最后的沖刺,盧瓊的腿也很自然地擺成了M型,王宇 一邊干,一邊伏下身來和盧瓊熱吻,在盧瓊的耳邊道,「你下面好緊,特別爽, 爽得我要射了……」


   「你想射了嗎?」


   「嗯,要我射出來嗎?」


   「不……不用,可以……可以射在里面」


   「你不怕出事嗎?」王宇問道。


   「沒事,我……我今天是……安全期」盧瓊囈語般地說道,「而且,我想你 射在我里面。」


   「為什么?」王宇有些不解。


   「喜歡……喜歡你射在我里面。」


   其實盧瓊以前和小痞子做,都是讓小痞子射在里面的,自己一直在吃媽富隆, 一來可以讓自己完整地享受整個過程,特別是精液在自己身體里噴發的沖擊;二 來是因為吃媽富隆的副作用能讓胸部豐滿,所以盧瓊從高二開始就一直在吃。
   既然沒有了顧慮,王宇就放開了,臨到要射的時候更是使了狠勁地操,然后 插入盧瓊的最深處噴發出來,開學以來積攢了近一個月的存貨都給了盧瓊,足足 射了八九下。


   這關鍵的一步邁出去了,剩下的也就容易了,因為大家都撕去了羞澀的面紗。
   天快亮的時候,隔壁那一對有抓緊時間開工了,王宇也在盧瓊身上梅開二度, 這次盧瓊叫得格外淫蕩和大聲,或許是為了和隔壁的女主角較勁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