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納格蘭競技場
納格蘭競技場
「吉爾起手影遁啊,別浪………」一個人類女騎士握緊手里的奶錘和偽折戟,緊張的對旁邊喂蜘蛛娘的暗夜男獵人吩咐道。

  「QS你傻了吧……對面有LR,影遁也看得見啊。」從競技場門縫往外瞄了一眼后,被稱作吉爾的獵人滿不在乎的說著,隨手揉了揉寵物豐滿的乳房,引出一陣嫵媚的嬌喘。

  「好麻煩,老大我先砍誰好啊?」擺弄著雙手大劍的德萊尼女戰士雙蹄不停踏著地板,興奮地低聲詢問…或者說要求著。

  「閉嘴!」「滾!」「是………」但是在兩個帶自己沖分前輩的斥責下,稍顯稚嫩的『小姑娘』可憐巴巴的收起大劍,抱著腿蹲在墻角傷心去了。

  看著還在和自己爭論的人類妹子,吉爾掃了一下開場倒計時——10秒,然后往前幾步抱住一臉「又來這手!?」表情的女騎士,輕輕吻了一下她的櫻唇,在對方紅著臉想給他一錘之前后退了一步……順手捏了一下那豐滿的屁股,嗯……手感不錯。

  「混蛋啊!」惱羞成怒的騎士怒吼著,不過一臉賤賤笑容的獵人輕輕踹了一腳墻邊的德萊尼妹子,提醒她戰斗即將開始。然后召喚出一只全副武裝的人馬娘坐騎,一勒韁繩后,對也騎上戰馬的人類女——托妮妲隨意說著「按我說的吧,一板一眼的小姐~ 」

  一臉吃翔表情的女騎士認命般的問著「那到底什么戰術啊?」

  「啊?」已經在開場后騎著馬沖出去的吉爾楞了一下,一邊前進一邊說出讓名為托妮妲的美麗女性崩潰的話語「當然是!見機行事啦!」

  一旁隨著他一起沖出的德萊尼女戰士——阿芮絲一臉開心,興奮的大笑著。這一刻,她笑得像個傻子。

  「你這個白癡!」反映過來的托妮妲自暴自棄的對著一馬當先的獵人,大聲咆哮著「打完這場!咱們就散伙!聽到沒有!我要退隊啊啊啊!」說著切換飆車光環,沖了上去。

  「獵騎薩………」第一個沖出來的吉爾看到對面的配置后,繞到左手邊的柱子后,剛想放下一個冰凍陷阱時,思考了一下就停下手,安靜的騎在馬上等著隊友。

  「喂!到底怎么打………」趕上來的騎士妹剛要抱怨,差不多一起過來的戰士妹子騎著大象就沖向了對面奶騎。在雙方其余4個人還一臉懵逼的時候伴隨著「烏拉!」清麗嗓音大叫著,一個沖鋒,緊接著斷筋撕裂,開著狂暴之怒就開切了……

  當雙方反應過來的時候,可憐的血精靈女騎士已經被迫交了保護,眼淚汪汪的給自己刷滿血,邊套著自由跑路,邊帶著哭聲嚷著「你們這幾個家伙快來救我啊T- T!要被這家伙砍死了!」

  這時候對面的巨魔女獵人趕緊撒出豹子一個沖鋒定住如同撒歡二哈般狂砍自家治療的戰士,大吼一聲「SM!嗜血走起!」

  「好嘞!嗷嗚嗚嗚嗚嗚!………嘎!?」插下戰栗圖騰的牛頭薩滿祭司抄起兩把拳套,剛要讓這個比自己還莽的德萊尼騷蹄子嘗嘗風怒的味道,就覺得天旋地轉,原地暈呼呼的繞起了圈子。

  「差點沒趕上……」滿頭大汗的沖上來的吉爾一個驅散射擊呼到牛頭薩滿身上。隨手讓跟在自己旁邊的蜘蛛娘撒網定住對面獵人的寵物,然后上好印記開始向依然被貼死的騎士讀瞄準射擊。

  不得不說,這頭牛別看個頭不小,反應倒是很快,馬上徽章解控。奈何,他沖向戰士的路上被陷阱凍成了一塊大冰坨,而此時他沒有任何解控手段,只好焦急的等待陷阱自己結束。

  「你快點砍!爭取陷阱結束前解決治療!」場面優勢!心情不錯的吉爾,瘋狂的向被攆著跑的騎士傾瀉著技能,隨口大聲叮囑著自家哈士奇……不,戰士。
  「交給我吧!」接到指示的阿芮絲更加賣力的蹂躪著可憐的女騎士,這個全場被貼的倒霉女精靈已經被逼到場邊,看著壓上來的德萊尼女戰士,甩出了自己唯一的控制技能——制裁之錘,但剛套上自由要跑路的時候一個熟悉的技能也砸在了自己頭上「制裁!?」

  「以彼之道還治彼身~ 」不遠處的托妮妲沖向自己咧嘴一笑的吉爾高傲的一仰頭,繼續干著自己治療的活。

  眼看著己方治療已經保不住的獵人和薩滿互相一望,果斷的開始集火起露背的德萊尼戰士。在嗜血以及爆發技能全開的輸出下,哪怕有奶騎全力看護都只能看著血量一節一節的往下掉。

  「嗚哇!怎么回事啊!」沉迷砍人的騷蹄子發現自己血量不對勁時,自己血量都已經不足一半了,經驗不足的阿芮絲立馬慌了,看著她輸出慢下來的吉爾對著女戰士喊到:「瑞拉!繼續!我們會保你的!」然后把冷卻結束的驅散射擊扔到不遠處的女獵人身上。

  「好- 好的!」感覺到壓力減少的阿芮絲放了群恐,玩命砍著眼前的血精靈,嘴里還嚷著「前輩在看著我啊!去死去死去死!」紅著眼死死盯著面前的目標,臉頰潮紅,病態的咧嘴沖她微笑。

  敵方的奶騎那見過這架勢嚇得一邊哭一邊給自己刷著血。但是掛著致死DEBUFF,血量是怎么也加不上來了。

  感覺越來越虛弱的她,意識也漸漸模糊,當然,這也不可避免的讓施法速度慢了下來。然而,劇痛伴隨著一股奇怪快感涌上大腦,讓女精靈清醒了過來,滿臉羞紅的賣力刷著血。

  但是這并沒什么意義,短短的幾秒后,全身鎧甲被砍的破爛不堪,偏偏下面白皙身體卻并沒有太多傷痕的血精靈女騎士發出一聲高潮般尖叫后,被在巨魔獵人與牛頭人薩滿集火下同樣鎧甲碎裂一地,幾乎不著片縷的德萊尼女戰士一劍斬首,滿臉潮紅的美麗頭顱飛了出去,帶著迷惑神情的她直到落在地上還帶著奇怪的笑容。

  3:2!對面治療出局!局勢十分有利!

  可人數上的優勢沒有保持多久,之前已經傷痕累累的德萊尼女戰士也陷入了之前女騎士相似的絕境。嗜血下的敵人攻擊異常兇猛,看來對方是抱著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念頭了……腦子有點直的她徒勞地揮舞大劍抵抗著。

  感受著身上的箭傷與拳刃刺穿身體的痛苦,她卻一臉暢快的笑容,胯下的蜜穴流淌出大量的汁液,乳頭傲然挺立在胸前,在與殘留的衣料與戰甲摩擦下更加使她興奮。越來越迷糊的頭腦讓她越發敏感的同時也有些失望的想道:要有些什么能撫慰下空虛的小穴就好了……然后腦海里不自覺飄過與前輩每天都會有的性事,動作不自覺的慢了下來。

  她走神,敵人可不會客氣,鋒利的刃口劃過她肌肉緊致的腹部。剛開始,阿芮絲并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呆呆的看著一道血痕出現在小腹上,然后神經才把刺激反映到她大腦中。

  「咕!哈啊!」劇痛讓女戰士弓起身子,雙手大劍此時也只有一只手在勉力胡亂揮舞,阻止著敵人的接近,另一只手按住抓住因為腹腔壓力而噴出來臟器的傷口上;這時,一口血涌上她的喉頭,劇烈喘息中的女戰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哇!」的一聲吐了出來;大量的出血讓她站立都十分勉強,看準時機的牛頭薩滿果斷迎著亂砍的大劍貼近身,反手一揮拳套,在讓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中,砍斷了帶著板甲手套,還有里面直到飛出去還緊握的大劍的手腕。

  徹底失去反抗能力的阿芮絲搖晃了兩下,雙膝一軟坐在了地上,完好的手臂壓住向外噴血的斷腕,然后將它按在被刨開的性感小腹上,帶著臨近高潮般誘人表情的腦袋隨著后仰的上身昂起,性感的小嘴努力地喘息著。一攤淡黃色液體讓她身下濕了一片,明明被殘酷對待的阿芮絲,此刻卻讓人心動不已。如果不是一道道駭人的傷口,大家估計只會把此刻的她當做一個在快感中沉醉的異種癡女吧?
  不過已經進入戰斗狀態的牛頭人并不理會眼前的美景。它知道還有倆個狀態完好的對手在伺機奪走自己與隊友生命,而如果不盡快結束這個與自己一樣擁有雙角與蹄足,卻和自己相比又太過嬌小的異族雌性,幾個治療術就能輕易讓她被斬下的手臂與開膛破肚的身體恢復如初。

  沒有絲毫憐憫,并不嗜殺的他在心里為對方默念幾句大地母親庇護的同時抬起手臂從對方細長的脖頸上劃過,輕松截斷氣管后,給自己加了幾口血,扭頭沖向趕過來的那個白毛精靈男獵人……

  「呃……嗬……咕……」氣管被切開的阿芮絲用手胡亂的按著脖子傷口,可是無濟于事。呼吸已經無法維持,血液順著動脈噴涌而出,意識正一點點的離開自己。然而生命的流逝刺激著身體本能延續后代的欲望,臨近高潮的身體在此刻先是一陣顫栗,然后劇烈的快感席卷了阿芮絲全身,讓她這幾近枯竭的肉體因為瀕死潮吹激烈掙扎起來,模糊的意識也被強烈的刺激稍稍延續了一剎那,在最后的瞬間,這位高挑美麗,但是性格卻很天真可愛的的德萊尼女戰士腦海中最后閃過的年念頭是——太…舒服…了……值……了……

  暈乎乎的血精靈慢慢從甜蜜的快感中清醒過來,可是現在她視野里都是灰蒙蒙一片,花了三秒鐘才反應過來………又是第一個掛了?然后傷心的大哭起來「哇!!又是他們!每次都先打我!不玩了!不帶這么欺負人的!!」

  在她哭泣的時候,場上的兩個隊友在治療被秒的情況下,盡力堅持著。但很明顯,有奶就是可以肆意妄為。幾分鐘過去了,當最后的牛頭薩滿被射成刺猬含恨而終后,這場戰斗以戰騎獵組合的吉爾一方取得了勝利。

  而可憐又倒霉的血精靈女騎士,估計又要被隊友好好的訓斥一番了吧……
  「耶!好棒!」換上『野蠻角斗士肩鎧』的德萊尼妹子,高興的抱起一臉期待的吉爾,并不十分巨大,但是很堅挺的乳房磨蹭著他的臉。正當他打算就這么多享受一會的時候,忍耐許久的女騎士一把拉回了滿臉享受的吉爾。

  「混蛋不要隨便抱我的拍檔啊!」奪回隊友(兩人是22長期隊友,60年代就是PVP好拍檔+ 那啥→_ →)的她,不服氣的把一臉不開心的某人按在自己廣闊的『人心』上,剛要讓這個傻乎乎的騷蹄子從自己各方面的拍檔身邊滾的遠遠時,高挑的女戰士獻媚般的低下腰搓著手說著「放心啦!托妮妲前輩……啊不對,是前輩夫人~你的位置小的我可是做夢都不敢想的,安心安心啦~只要前輩和您能繼續帶我,那我就很滿足了~」然后咧開嘴傻笑著。

  「……」一陣思考后,果斷在心里把這個德萊尼傻妞從敵人的紅色涂成了己方的綠色。然后故作大方的拉開還趴在自己懷里的猥瑣男獵人,在他蜘蛛娘寵物要吃人的表情中瀟灑的扭頭走進占星者旅館,然后回頭對著在安撫吃醋寵物的吉爾隨意說到「我想吃烤蹄子和蜜餞乳房,做給我吃。」

  「好的~沒問題~」不等一臉苦逼的獵人張嘴,阿芮絲從背包中拽出一條自己肉呼呼的性感大腿,沖托妮妲傻笑著「我有好好收集自己之前的尸體!肉料絕對足夠!請放心吧!」

  看了一眼永遠好像缺根弦的德萊尼二哈,女騎士隨口說了一句「辛苦了」就走進了旅館,把兩人一寵晾在外邊。

  習以為常的吉爾接過阿芮絲手中的大腿肉,剛要走就發現一條小尾巴揉蹭著自己胯下。明白什么意思的他抬起頭,看到的是一臉春意的高挑少女,苦笑著說「又來了?」

  「哎嘿嘿~」撫摸著自己頭頂上的小犄角,阿芮絲伸出手攬住對方的腦袋,自己也湊了上去「烹飪的時間很長,前輩的無聊時間……」輕輕的點了一下對方的嘴唇后,已經興奮不已的她嫵媚的一笑「就讓我來幫忙消磨掉吧……」說著伸出舌頭與一臉無奈的吉爾擁吻起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