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現在來干我吧,兒子
現在來干我吧,兒子

  我畢業后直接進入單位,業務不熟,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磨合,每個月還要坐火車去找一兩趟女友,過得很忙碌,很充實。期間,由于獨立能力差,進單位的大多手續是母親長途跋涉過來帶著我去跑,我的住處每個月也是母親在我上班或者外出后過來幫我打掃,因為一直沒有和母親獨處的機會,很長一段時間里,沒有發生什么。

  隨著工作慢慢清閑下來,小可遠水難解近渴,我開始在母親身上花起了心思。

  生活狀態愈發邋遢不堪,飲食方面亦不注重,后來一次得了急性腸胃炎在醫院住院觀察了兩天,急的母親連夜來看。兩天后,母親就在離我住處二十公里外置換了一套公寓住下了。公寓是LOFT設計,一樓是餐廳客廳,二樓是臥室,因為層高問題,臥室只能勉強站直,每次都有碰頭的錯覺。

  母親有些防著我,連公寓房門的鑰匙都沒有給我。我的住處,母親偶爾來多換幾次被套,熱個湯在鍋里,少有在家里正面碰上母親的時候,分明是有意躲著我。到了后來才知道,母親住下來,一方面是擔心我自理能力差,另一方面是父親脾氣急轉直下。

  此后兩年,父親雖然有朋友幫助下還清債務,生意慢慢有起色,但與母親的隔閡已經很大,后來我與小可結婚,也只在婚禮上看到父親一次,再后來,聽母親說,父親又給我找了一個后媽。

  母親并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正如她自己說的,早已見慣了分分合合,母親自己身上都發生這么多事,更何況是父親。

  中間在網上學習大量的網絡及監控知識,之后給母親買了臺筆記本電腦,偷偷在里面植入了一種可以遠程控制的程序。母親又用起了很久沒用的QQ,沉迷在網絡紙牌游戲中。

  我在網絡的另一端觀察著母親的屏幕,通過母親的攝像頭看著母親的一舉一動,也常會陪她玩會兒紙牌。母親打字慢,QQ上難有回復。

  有次突發奇想,把不惑至天命寫的《我只是個女人》、《我愛我的兒子》弄成文檔放在她桌面的游戲圖標旁。不知道母親第一次打開是在什么時候,我頭次發現母親在瀏覽兩篇文章時,已是深夜。

  母親關了燈,穿著一件灰藍色綿綢無袖吊帶睡裙,兩粒激凸在兩團乳肉的支撐下在布料中若隱若現。屏幕的光照在母親臉上,能清晰看見她緋紅的臉頰和芝麻大小的汗珠,文檔緩緩下拉,母親正認真地看著第四章。

  沒一會兒,母親左手撫上了自己乳房下側開始揉捏,眼睛盯著屏幕聚精會神,食指和中指在乳頭上下撩動,指尖的指甲時不時在乳頭四周倒畫個圈,碩大的乳頭在母親的愛撫下撐起了一個小帳篷,要沖出一個窟窿似的。母親右手往左肩挑下肩帶,頭仰靠在電腦椅上,握住左乳大力地揉搓起來,耳機里傳來饑渴的嬌喘聲,聽得我血脈賁張,在母親脫下自己的小內褲之后,我也跟著脫下了內褲。

  這時睡裙宛如一條腰帶,耷拉在腰間,母親雙腳離開地面蹬在電腦桌前,左手抓著右乳,整個身子仰趟在了椅子上,右手兩個手指頭慢慢地揉動起自己的陰部來。可惜攝像頭只看到母親小腹位置,連一根屄毛都沒能看見。母親的氣息跟著粗重,不時發出幾聲悶哼,手上的動作漸漸地加快了。

  才不到半分鐘,母親臉上的表情滿是痛苦,豐腴的雙腿緊繃,連呼吸都變得紊亂了。緊接著母親雙腿緊緊夾住了右手,身子不自主地抖了抖,兩團白肉跟著一陣抖動,小腹猛烈地劇烈收縮了兩下。我頭皮一麻,緊握手中快速套動的雞巴也隨之射了。

  母親癱軟著四肢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又見母親握起右乳,兩根指頭插進屄里輕輕地抽動著,不一會,母親手上加快速度,兩指在屄里快速抽動,手掌同時搓動陰蒂,咕唧咕唧的水聲伴著母親口鼻發出的悶哼越發清脆,雙峰顯得越發挺拔了。

  看到母親的小臂動作加大,手掌開始不斷攪動,母親低頭咬緊下唇,香汗淋漓,喉嚨里發出時斷時續的呻吟,接著雙腿打開,屁股高高抬起,小腹往上一挺,全身顫抖著,完全沉浸在了高潮的快感中。這一下,我看清了插在陰道里的兩根手指和從屄口一直淌到肛門的淫水,母親陰部微黑的輪廓粉紅的內壁讓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看著還是縮作一團的雞巴,我暗想「我的親娘,你也太饑渴了」。

  關機后,接連兩天母親都沒開過電腦,第三天夜里打了會紙牌,第四天夜里,母親又打開文檔從頭開始看,噗嗤噗嗤地自慰了一番,這樣反復了兩三個月。

  我陸陸續續又放了不少母子小說在她桌面,她每一篇都會點開看,特別是《我媽喊我回家吃飯》、《年后的母子突破》等等,她看了又看。她問過我,為什么電腦上會出現一些沒見過的東西,我當然知道是什么,和她解釋說,可能是一些網站的廣告推送,不用擔心。

  母親偷偷摸摸地自慰著,我則耐心觀察著母親的習慣、掐算著母親的經期,連母親什么時間常洗澡,什么時間常吃點心,穿什么衣服饑渴的時候多,文章看到哪一段母親最有感覺統統熟記于心。

  后來wifi開始普及,我想著給母親弄一個無線路由器,母親對網絡電器不熟悉,根本不知道我在她家里的兩個路由器上安了攝像頭。兩個攝像頭讓我對母親的日常更深入了解了一些,這是后話了。因為那時候四袋蘋果風靡全球,智能機加微信已經慢慢流行,母親當時因為流量沒開,微信之類都沒用,在我介紹wifi后,母親欣然同意給她安裝,但我并沒有和母親預約哪一天去安裝。

  特地等到一天深夜,看母親洗了澡換了那件灰藍色吊帶裙坐在電腦前點開文檔,我給母親的QQ發了個信息說要過去裝路由器,母親打開聊天框半宿才輸入兩個字「現在」,我想她大概是個問句,母親還沒來得及打全,我飛快在她電腦的聊天框中加上幾個字變成「現在來干我吧,兒子」母親剛從鍵盤移回視線,看到自己發的內容,花容失色,不敢相信是自己發出的。我給母親回了條信息「媽,你電腦中毒了吧,我順便過去給你修修」沒等母親回話,我已經邁出門,開車到了母親樓下,買了個煎餅滿懷激動地上去了。

  進門發現母親換了一身純色無袖百褶長裙,轉身能看到胸罩和內褲的輪廓明顯。母親羞紅著臉,背向我徑直往里走,細細地說「剛剛電腦中毒了,不是我發的!」

  「嗯,我知道,我當沒看見。」

  「不是我發的!」母親似乎有些心虛。

  「知道知道。」

  隨后我開始安裝路由器調整位置,母親看著我正要用她電腦,慌忙制止了我,讓我改天來調試。我去洗手間洗手回來,在沙發母親的另一側坐下,看著母親一口口啃著煎餅,開口問「媽,我給你傳的小說都有看嗎?」母親差點驚得拿不穩煎餅,提起左腿狠狠踹了我一腳說「你小子,我說是哪來的,原來是你搗鬼呢!」

  「看了沒?」我捉住母親沒來得及縮回的小腳,放上自己的腿上,給母親小腿做了幾下按摩。

  母親靠著沙發靠背沒有抽回腿的意思,說「沒看!刪了!」「一點沒看?」

  「我說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老一門歪腦筋放在你媽身上」「有花堪折直須折嘛,再說這花盛開得這么好,不折多可惜…」「去,什么歪理,老娘還含苞待放呢!」

  「那也成,我來聞聞花香、催催熟、采采蜜。」按在母親小腿上的雙手稍微往膝蓋處移動了一些。

  母親一下面紅耳赤,壓低聲音厲聲道「得了吧,哪有母子倆干這事的?!」「媽,你的見識哪去了?人家沒吃過豬肉見過豬跑,你豬肉都吃過了咋還問這」

  「那不一樣!」

  我嬉笑著說「怎么不一樣,那家門我都進過多少回了,閉著眼我都能找到路!」「胡說,你可別給我添堵了,人又不是牲口,哪能想干嘛就干嘛!」母親臉紅得跟要爛的蘋果似的。

  「反正沒人知道,怕啥?」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咱倆就不能做這事,你知道不?」「你還是怕。放心吧,我保證萬無一失,只在家里沒別人的時候和你做這事。」雙手開始給母親的大腿輕輕地按著。

  「滾!」母親沉默了一會,把手上的半塊煎餅遞給我,「吃不下了。」我伸出左手鉆入母親的裙擺貼上大腿內側往腿根慢慢地摩擦過去,差一根手指的距離就能碰到母親的內褲了「媽,你知道的,我不喜歡吃這種又干又脆的,我要吃濕的嫩的」

  「咋生出你這么個東西,不要臉了是不!」

  我又往母親身邊靠了靠,右手從母親背后伸過,攬住母親的香肩,左手在母親大腿內側彈鋼琴似的用指甲邊在腿肉上緩緩勾著「反正吧,就是覺著和你一起特別舒服,特別幸福。」

  母親把煎餅放在一邊,拿牙簽挑了一塊哈密瓜放嘴里「哦,幸福?那你和小可是啥?」

  「那不一樣。」

  「有啥不一樣?」

  「在你里面就覺著特溫暖那種。」

  「小可里面是冰涼的啊?」

  「也不對,在你里面覺著被你無限包容了。」我左手手心向上,食指觸上了母親的陰阜,指頭下滑,輕輕在內褲上揉磨。

  「你直說老娘松了就是了!」

  「不是不是,媽,你說我爸這些年都沒用,你這里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樣了?」我指頭往母親的屄口處按了一按,指尖被透過內褲的淫水濡濕了。

  「你爸不用,別人就不會用了?」

  「誰?」

  「我自己啊,臭流氓!」

  我右手從母親腋下穿過握住她的右乳,左手手掌覆上陰阜,大拇指按在母親小腹上,四根手指加了一點力在屄上做著畫圈動作「媽,我想干你!」母親面紅耳赤,鼻息急促,用手抓住我已經挑開她內褲邊緣的手說「說好了,最后一次!」

  「嗯!」我才不管,把母親推倒在沙發上,手伸進她的長裙扯出她紫色的蕾絲內褲,把百褶裙擺撂在母親腰際,分開了母親的雙腿。母親見這淫靡狀慌亂用手擋在陰部遮住我的視線,胴體不安地扭動,陰唇外面分明已經打濕一片,斑駁晶瑩,屄里面早就一片汪洋。

  我拿開母親的手,雙手輕輕扶住母親的大腿,俯下頭伸出舌尖輕輕劃開母親的兩片陰唇,在陰蒂上緩緩一挑,母親不由地打了個冷顫,用雙手緊緊按住了我的頭。舌體緊緊抵在母親的陰部由下而上用力地摩擦,才五六下,就沾滿了母親涌出來的淫水,隨著舌頭使勁地舔弄,母親按住我腦袋的手更加用力了,聽著母親上面嘴里的哼哼聲,下面的嘴發出的「咕唧咕唧」也逐漸變得大聲起來。

  有力的舌尖刺進母親濕滑的陰道,在陰道口來回挑勾,母親的屁股高高抬起,迎合著我的舌頭,試圖讓舌頭可以進得更加深入一些,我的牙齒碰在母親的陰蒂上,舌頭深深地插入陰道蠕動,下巴的胡渣子時不時刮蹭到母親會陰,一股液體打在了舌頭上。

  母親的手在我肩上抽了下,嗔罵道「臭小子,想急死老娘嗎,還不快進來!」「媽,這最后一次,我總得好好伺候伺候你不是?」「你要幾次就幾次,都給你,快點進來!」

  我站直身,一腳踩在地板,右腳屈在母親左側大腿下,扶正雞巴對準母親的陰道口,屁股一沉,整根雞巴就哧溜滑到底了,母親跟著有氣無力地「啊」了一聲,鼻音拖得很長。母親的陰道口緊緊地裹著雞巴根部,屄里柔軟的嫩肉規律地波動著,花芯處硬硬的,像一張有吸力的小嘴,不斷吸吮著龜頭,快感一波又一波從龜頭直涌上頭頂。

  見我沒動,母親又搖了搖屁股「愣著干嘛呢,動啊!」得了令,我猛地就全速抽動起來,母親沒個準備,話音未落就已經繃緊雙腿,小腿牢牢扣住我的后背,一陣痙攣過后,抱在我腰上的雙手都垂在了沙發上。我等母親慢悠悠地恢復過來,又開始加速抽動,母親拿手抵在我小腹處推了一下我,示意我停,說道「你是在打樁呢,屄都被你干腫了,輕點!」我被她言語一刺激,雞巴杵在洞里搗弄了十來下,背上一涼,屁股一挺就射了。母親感覺到雞巴在陰道里跳動了幾下,知道我射了,只是母親正奔著一波高潮,忽然這么一停,有些意猶未盡。一只手撐住身體,一只手推著我往后一倒,自己起身抓住我半硬不軟的雞巴就坐了上來。

  我躺著,雙手抓住母親跳動的兩只大白兔,任憑母親在身上起伏,原先射過的雞巴開始慢慢堅硬起來,母親的呻吟聲更加大了,仰著頭,盤起的頭發散了開來,完全沉浸在性愛之中。

  過了一會,母親就累趴在我身上,屁股還在動。

  「不行了,你來。」

  我沒說話,雙手抓住母親的臀瓣,抬住她的屁股固定著,下體一上一下飛快拱著屁股,蛋蛋敲在她的肛門上,母親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脖子,嘴唇貼上我的下巴,額頭冒著汗珠,「嗯嗯啊啊」叫個不聽。我用舌頭撬開母親的嘴,把她的香舌含入口中吮著,聽著母親嘴里發出的悶哼,雞巴加快沖刺,精關一松又射了。

  母親抬開屁股拿過紙巾擦著下體,我才發現我的小腹上全是我和母親混合的淫水,沙發上也濕了一片。

  去衛生間沖了一下,不客氣地直接在母親床上睡下了,睡前又從背后抱著她來了一次,母親直喊頂得肚子受不了,讓我慢點。

  才睡下不久,在睡夢中又聽得哼哼唧唧一片操干的聲音,還以為是腦子模糊,醒來卻發現母親也在聽這聲響。原來是樓上客廳傳來的聲音,一對小情侶正在享受魚水之歡。聽著聽著,又摟起母親跪趴在床上,扶起半硬的雞巴就捅了進去。

  母親和樓上女生的哼唧聲交雜著,悅耳動聽極了。弄了半個小時又射了一次,拔出雞巴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