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縣二中初一四班
縣二中初一四班
1998年8月,我小學畢業升初中,按就近原則分配到了縣二中的初一四 班。我本來就不太愛學習,四年級的時候我媽和我爸離婚,我被判給我媽,一年 里跟著我媽搬了五次家,其他生活更是亂七八糟,就更沒有學習的興趣,湊湊合 合混到了小學畢業。到了升初中這個節骨眼上我媽正好找了個男人結婚,就是我 后爸,我和我后爸互相看不對眼,我媽也管不了,只要我不生事,學習什么的無 所謂。所以從上初中開始我就是班里倒數的幾名之一。我們班主任是個二十八九 歲的女人,姓鄭叫鄭美蘭。她一開始覺得我腦子還算好使,還有救,還找找我家 里,后來摸清楚了我家的情況,也就懶得再管了,和我媽一樣,只要我不生事就 行。
 
  班里和我情況相近的還有幾個,其中一個叫劉玉杰,他爸因為打傷了人當時 正在坐牢,他媽從他爸坐牢以后就和他爸離婚了,他跟爺爺奶奶住一起,從小和 他表哥最好。他表哥是開汽修店的,和社會上的人走得很近,所以劉玉杰也認識 一些人。另一個叫李碩,他也是單親家庭,和他媽一起過,長得身高馬大,脾氣 暴,從小就好打架。還有一個叫馬健,他父母在外地做生意,一年難得回來幾次, 平時給他錢給得很大方,就因為這個,經常有校外的人找他要錢,要不出錢來就 打他,為了這個,他后來就主動和劉玉杰接近,想讓劉玉杰罩著他。
 
  我一開始是和李碩玩,因為李碩他媽和我媽關系不錯。后來李碩和劉玉杰因 為都認識劉玉杰表哥的緣故,走得比較近,我也跟著一起開始和劉玉杰玩,再加 上馬健,就這樣,在1999年上半年,也就是初一下半學期的這段時間里,我、 劉玉杰、李碩、馬健漸漸形成了一個四人的小團伙。平時的主要活動就是上課睡 覺,看小說,沒事干欺負欺負班里幾個比較老實的學生。放學之后去劉玉杰家或 是馬健家里玩游戲機,看錄象,再就是跟著劉玉杰去其他一些比較熟的小混混那 里玩牌,主要是一些職高生。最后就是打架,一般是校外或者其他學校的小混混 叫劉玉杰,劉玉杰再叫上我們,到約好的地方,我們盡量站到后面,也就是跟著 喊喊,真打起來之后看看勢頭不對就趕緊跑。事后有時能混頓飯店,或者混點紅 包,其他也就沒什么了。
 
  班主任和其他科任老師對我們這幾個人基本都是睜一眼閉一眼,甚至把我們 四個都調到了最后一排坐,只要不影響他們上課就行。用現在的話說是我們彼此 之間都有一種默契。真正讓事情起變化的是初二開學后的一件事。初二開學之后, 我們班轉來一個女生,叫趙小莉,是從縣實驗中學轉來的。我們都不認識她,但 是她來第一天上課那天,打眼一看就看出來這個女的不是什么正經念書來的,因 為她一點都不緊張,一米五幾的個頭,站在鄭美蘭旁邊嘴角笑嘻嘻的,提著書包 身體輕輕的扭來扭去。我當時和李碩坐同桌,就跟李碩說,這女的真他媽騷。李 碩嘿嘿一笑,說:欠操。
 
  其實我們那個時候都還沒有過女人的經驗,雖然在馬健家里我們看過毛片, 知道女人是怎么一回事,但還只限于嘴上過過癮。而且趙小莉說實話長得很一般, 不光個不高,而且身材還有點圓,皮膚也不是特別白,所以我和李碩看著鄭美蘭 讓趙小莉坐到了第三排靠窗的位置上,然后開始上課,就沒興趣再看她了,從課 桌里拿出漫畫來開始看漫畫。
 
  那天第一節課下課的時候我正好看完一本漫畫,漫畫的下一冊在劉玉杰那里, 我抬起頭來想找劉玉杰換書,結果意外地看見劉玉杰正站在趙小莉課桌邊和趙小 莉說話。我捅捅李碩,朝劉玉杰那邊指了指,李碩看見之后也覺得挺意外,自言 自語說了句:他們認識?
 
  我說:你也不知道?
 
  李碩搖了搖頭,說:一會兒問問他。
 
  我們想等劉玉杰說完話然后問他,但是劉玉杰一直在那里和趙小莉說個沒完, 一直說到了第二節課上課,好不容易下了第二節課,做完課間操以后,我們一起 躲到教學樓后面的角落里抽煙,這個時候才有空問劉玉杰。劉玉杰告訴我們,他 以前在別的地方見過幾次趙小莉,這女的確實是個騷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就讓 我們這里一個叫大爛包的混混給開了,后來跟過好幾個男的,但是一直沒有混起 來,這次轉到我們這里來是因為在原來的實驗中學跟一個叫二毛的女生搶男朋友, 讓二毛給打了一頓,不敢再在那邊混了,所以家里托人轉到了我們這邊來,本來 想找個清靜,沒想到還有認識的熟人在。
 
  我們聽劉玉杰說完之后哦了一聲,算是知道了,也沒把這個事放在心上,抽 完煙就回教室了,繼續干我們該干的事,之后的幾天也沒有什么特別的,但是趙 小莉可能是因為在新班級只認識劉玉杰的緣故,一下課很少和別的女生玩,總來 找劉玉杰說話,和我們也漸漸熟了起來。
 
  趙小莉轉過來之后的第二個星期的星期五下午是大掃除時間。一般這個時間 我們都會找個地方躲起來抽煙或者玩牌,生活委員根本不敢給我們安排勞動。我 們在操場籃球架下面玩了一會兒,劉玉杰說要去教學樓里上個廁所,起身走了, 我們在籃球架下面等了半天也沒見他回來,這個時候大掃除已經快完了,因為掃 除后還有一節自習課,我們只好收拾收拾東西準備回教室。我們的教室在教學樓 二層,剛上二層我們就見一伙人像蒼蠅一樣轟地散開,我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往前走了幾步,就看見劉玉杰在人群中朝我們走過來。李碩罵了一句:你他媽掉 到坑里了?這么長時間!劉玉杰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把手指頭放到嘴邊噓了一 聲,說:別說廢話,趕緊跟我走。這是他平時有事的時候才會有的表情。這時我 才看見趙小莉跟在他后面,臉上一副喪氣,我心里想壞了,這騷貨把我們拉下水 了。馬健和李碩還在問劉玉杰怎么了怎么了,我趕緊跟他們說別說了,快回教室。 
  回到教室以后,趙小莉坐到她的位子上靠著窗臺一言不發,我、劉玉杰、李 碩、馬健坐到教室后面放掃帚的角落里。劉玉杰告訴我們,剛才趙小莉去廁所洗 墩布,不小心把水濺到一班的一個叫龐麗的女生身上了,龐麗是我們初二這一年 級女生里混得最好的,比大多數男的都混得油。本來趙小莉新來乍到,不想惹事, 馬上就給龐麗道歉,沒想到龐麗不依不饒,非要趙小莉給她舔干凈。趙小莉自己 也不是省油的燈,就甩開了和龐麗對罵,正好被劉玉杰碰上,他知道龐麗混得好, 怕趙小莉吃虧,就趕緊過去給龐麗說情。正好龐麗的幾個朋友過來看出了什么事, 好死不死二毛就在里面,她今天下午逃課來找龐麗玩,她認出趙小莉來,當時就 眼紅了,沖上來就打趙小莉,其他人也圍上來一起動手,劉玉杰本能地一拉,結 果也是寸勁,把二毛的指甲給碰斷了。二毛疼得嗷嗷叫,正好這個時候教導主任 來查衛生,那幾個女的趕緊散了,但是臨走前撂下話:一會兒放學之后,要叫趙 小莉和劉玉杰都見紅。
 
  我還沒來及說話,李碩就罵了起來:操你媽你惹的這叫啥事,叫你再招惹那 個騷貨。他聲音大了一點,班里人都往這邊看過來,我趕緊噓了一聲李碩,然后 問劉玉杰:那你打算怎么辦?
 
  劉玉杰說一會兒放學你們先別走,在教室里跟趙小莉一塊兒呆著,我去找找 霞姐。
 
  霞姐叫趙穎霞,是初三的一個女生,她家在劉玉杰家房后排住,跟劉玉杰挺 熟,跟學校里的這些女混混也都認識。我想了想也只能這樣。這時候馬健看了看 手表,說還剩半小時,你趕緊去吧。劉玉杰點了點頭,推開教室后門,左右看看 沒人,就彎著腰溜了出去。馬健馬上把門帶上,我們對視一眼,又看看靠在窗臺 上一動不動的趙小莉,小聲罵了一句真雞巴操蛋。
 
  過了一會兒下課了,教室里的其他人都收拾東西離開了。負責鎖門的楊海東 見我們不走,就問了一句,他不敢和別人說話,就覺得我還算好說話,就問我: 王一峰你們不走?
 
  我說你把鑰匙給我們留下,我們一會兒走,鎖完門給你把鑰匙放門框上。楊 海東哦了一聲,過來把鑰匙交給我,然后也走了。
 
  這時候教室里就剩下我、李碩、馬健和趙小莉四個人,我們誰也不想和趙小 莉說話。過了一會兒,我見劉玉杰還不回來,就出了教室到樓道里想透透氣。從 我們教室這條樓道隔著窗戶能直接看見校門口,我剛一出教室就遠遠看見校門口 黑壓壓堵了一堆人,大部分是女的,領頭的是龐麗和二毛,正在和霞姐說著什么, 劉玉杰跟在霞姐后面。過了一會兒,龐麗和二毛都點了點頭,霞姐也點了點頭, 然后讓到一邊,龐麗和二毛走到劉玉杰面前,抬手給了劉玉杰幾耳光,二毛又拉 住劉玉杰的頭發,把他的頭拉低,狠狠拉了幾把,嘴里好像大聲罵著什么,接著 松開他,劉玉杰直起腰,剛想整整頭發,又走過來幾個女生,有的打耳光,有的 踢他幾腳。這幾個女生打完以后,霞姐跟劉玉杰說了句什么,然后回頭向教學樓 這邊望了一眼,劉玉杰就點點頭,離開霞姐身邊,朝教學樓這邊走過來。
 
  我知道她們大概是讓劉玉杰叫趙小莉出來,正想回教室提醒他們一聲,一回 頭,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趙小莉和李碩、馬健都已經出來了。我看了一眼趙小莉, 她的腿在抖,臉上說不清是什么表情。過了一會兒,我聽見劉玉杰上樓的聲音, 他走到半樓梯,抬頭看見我們都在,就跟趙小莉作了個手勢,說:下來。趙小莉 就離開我們跟著劉玉杰下了樓。過了一會兒,我從窗戶里見趙小莉和劉玉杰一前 一后,朝校門口走過去。校門口的人群騷動起來。
 
  趙小莉和劉玉杰走到校門口霞姐身邊,劉玉杰又躲到了霞姐后面,霞姐對趙 小莉說了幾句什么,趙小莉就走到龐麗和二毛面前,說了兩句之后彎腰給她們鞠 躬。沒想到她剛一彎下腰,二毛就揪住了她的頭發,狠狠地往下拽,一邊拽一邊 罵,趙小莉用手護住頭發,這時龐麗從旁邊一腳把趙小莉踢倒在地上,但是頭發 還拉在二毛手里。幾個女生過來踢了趙小莉幾腳,踢得趙小莉在地上直打滾,二 毛松開趙小莉的頭發,邊罵邊伸手到褲兜里掏東西,霞姐眼疾手快,一下子把她 的手按在兜里,然后喝斥龐麗趕緊過來抱住二毛,喝斥了幾聲后龐麗才不甘不愿 地離開趙小莉,和霞姐還有另外一個女生一起按住二毛,把她推推搡搡地拉走了。 人們也跟著一哄而散。
 
  我們看著人散了,趕緊鎖門下樓。等我們來到校門口的時候,人已經散光了, 劉玉杰也已經把趙小莉從地上扶起來了。劉玉杰只挨了幾下,倒沒什么,趙小莉 身上全是泥和土,頭發亂糟糟的,嘴邊也有兩條血印,我們過來的時候她還在不 停地哭。我問劉玉杰有事沒事,劉玉杰說沒事,剛才霞姐說了,這就算擺平了。 要不是的話真要出人命了。我看了看趙小莉的樣子,說那她這樣子咋回家?劉玉 杰說先別回了,今天都跟我回我們家算了,明天再回。
 
  于是那天晚上我們都睡在劉玉杰家里。他家是鋼廠的舊家屬樓,只有五十來 平米,他爺爺奶奶睡一間大臥,我們都擠在他自己那一間小屋里說話聊天。趙小 莉在廚房把自己的臟衣服脫下來,換了兩件劉玉杰的衣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九月份天氣熱,因為有趙小莉在,我們一開始都還穿著背心,后來到了十一點, 困得不行了,準備睡覺的時候,趙小莉看出我們熱,就跟我們說沒事,你們要熱 的話就脫背心吧,我啥事沒見過,我也熱。聽她這么說,我們也就不客氣了,四 個人都脫光了膀子,李碩個頭大,睡客廳的沙發,我、劉玉杰和馬健睡客廳地上, 趙小莉睡小屋里劉玉杰的床。那天晚上正好劉玉杰的奶奶出去打通宵麻將了,所 以被子也不是很缺,我們四個人睡在客廳里,脫的只剩一條褲衩,只蓋一條毛巾 被或者被單。李碩一會兒就睡著了,打起了呼,劉玉杰和馬健也睡著了。我又熱, 又嫌李碩吵,橫豎睡不著,就起來想尿尿。廁所在門口,中間要路過劉玉杰的房 間,我路過的時候發現房門居然是開著的。雖然說我對趙小莉沒什么興趣,但還 是好奇地往里面瞄了一眼。趙小莉側躺著,背對門,上半身光光的,下身穿了一 條小褲衩,花樣和款式我現在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她白花花的后背直扎眼。我 的心蹦蹦跳了起來,不敢多看,趕緊到廁所里拉下褲衩,發現雞巴硬硬的,一點 也尿不出來。我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幾次,才勉強尿出了一點,連沖也沒沖,就 趕緊離開廁所,再路過劉玉杰房間門口的時候,我沒敢再看,幾乎是小跑著回到 了客廳,躺到自己的褥子上,一閉上眼,那個小小的,白白的后背就在我眼前晃。 翻來覆去了很久,這才迷迷糊糊睡著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又醒了,醒來以后我一看客廳上的掛鐘才四點多,周圍還 是黑糊糊的,但是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好像什么地方有動靜,我開始以為 進了賊,想叫劉玉杰,但是轉臉一看,劉玉杰已經不在他的褥子上了。我從地上 爬起來,穿上拖鞋,想去看一下出了什么事。走出客廳就發現,聲音是從劉玉杰 的房間傳出來的,而且現在也聽清楚了,是趙小莉在哭,還有他們小聲說話,但 是聽不清說的什么。我突然間意識到他們可能在干那件事,身體一下子繃緊了。 回頭看了看李碩和馬健,他們還在睡,我猶豫了一下,輕手輕腳地挪到劉玉杰房 間門口,探出半個臉往里偷偷瞄了一眼。只見趙小莉渾身一絲不掛地趴在床上, 劉玉杰跪在她屁股后面,抱著她的腰,正在一下一下地操她。我聽見的哭其實是 趙小莉在哼哼。剛才上廁所的時候我只看見了趙小莉的后背,這一下我差不多把 她的全身都看清楚了:前面我已經說過,她的身材很一般,屁股不大,但是脫光 了看挺圓,兩個奶子明顯比我們班上其他大部分還是飛機場的女生要大不少,吊 在胸前一前一后地蕩著。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身體像是在反光一樣,不像剛才我 看她的后背時那么白,但是看上去有些發亮。
 
  我的身上熱了起來,但是還是不敢多看,他們可能還在興頭上,也沒發現我, 我想悄悄挪回去,但是發現腿有點軟了。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客廳,躺在褥子 上,橫豎睡不著,連聲音什么時候沒的也不知道。
 
  最后等我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馬健拍我臉讓我起床。我嗯了一聲, 找到自己的衣服和背心套上。穿褲子的時候才發現褲襠里有些異樣,一看才發現 不知什么時候褲衩被弄濕了,不過已經干了,幸好他們沒有發現。我穿好衣服, 到廚房洗臉,趙小莉正在廚房喝水,見我進來,給我讓開位置。我洗完臉,見趙 小莉正在和他們說話,我特別注意了一下她和劉玉杰,但是他們和平常一樣,有 一句沒有一句的,一點也看不出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
 
  收拾完了以后我們就出了門去上學了,趙小莉的衣服昨天晚上過了一遍水, 早上已經干了,一點也看不出昨天的痕跡來。上午的前兩節課,我一直有點恍惚, 連漫畫也沒看。
 
  第二節課下了以后是課間操,所有人都急急忙忙往操場走。我正要跟著一起 上操場,忽然有人拉了我一下,我一看是李碩,他朝我招了招手,我不知道他是 什么意思,就走過去問他什么事,他說一會兒再說,然后又把馬健和劉玉杰都叫 過來。趁沒人注意的工夫,我們從教學樓后面繞過去,溜到了住校生的宿舍區。 宿舍區是兩排平房,李碩拿出一把鑰匙,打開了我們班的男生宿舍,讓我們趕快 進去,然后又趕緊把門拉上。等他把門拉緊,劉玉杰就開口問:啥事這么神神秘 秘的?
 
  李碩一臉少見的嬉皮笑臉神情,看著劉玉杰說道:老實交代,昨天晚上你干 啥了?
 
  我一聽就意識到,昨天晚上不止我發現了那件事。我轉過頭看馬健,馬健也 是一臉淫笑。劉玉杰大概也明白過來了,于是笑了笑說:操逼了,怎么了? 
  李碩可能是沒想到他交代得這么快,一時居然不知道說什么好,馬健反應快, 說:快給咱們說說什么滋味?
 
  劉玉杰笑著說:滋味?就是舒服嘛。
 
  我說:你可真行。
 
  劉玉杰說:哎,就那么回事,又不是我主動的,我上廁所路過,她非讓我進 去么。
 
  李碩這時候反應過來了,說道:那她讓你進去你就進去,還是你想。
 
  我說:進去以后呢?
 
  劉玉杰說:進去以后就坐著,說話,完了以后她先摸的我,那我還客氣啥。 我早跟你們說過那是個騷貨,嗯,為了她我還挨了頓打,那么她讓我睡一覺那還 不是應該的?
 
  馬健說:那往后我們是不是還得叫她嫂子了?
 
  劉玉杰說:去去去,誰要她了?跟我沒關系。你們誰想操誰操,挺好上的。 
  我說:這可是你說的啊。
 
  劉玉杰說:我說的,怎么了,你等不及了?你等不及你就上,沒地方去我家。 行吧?
 
  李碩笑罵起來:你這人就沒意思了,哥幾個主要是想聽聽你說操逼什么滋味? 
  劉玉杰說:我給你說不出來,你自己操一回不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門忽然開了,嚇了我們一跳,一看,原來是我們班的一個叫楊志的 住校生回來拿東西,這時候課間操已經散了。楊志開門看見我們,也嚇了一跳, 趕緊退出去了。我們也沒了聊的興致,就抽起煙來,抽完煙出去繼續上課。 
  轉天下午我來上課的時候,一進教室就看見馬健坐在趙小莉旁邊的坐位上, 嬉皮笑臉地在和趙小莉說話,趙小莉看上去似乎也不討厭他,左胳膊肘杵在課桌 上,頭偏支在左手上,笑看著馬健吹牛,直到打了上課鈴馬健才戀戀不舍地回到 自己的座位上。我想了想,寫了張紙條扔過去:你算完了。
 
  馬健過了一會兒回了一張:別嫉妒,等我弄好了帶你們。
 
  我回道:就你,算了吧。
 
  馬健回道:別不信,等著瞧。
 
  就這樣過了大概有一兩個星期。馬健一下課就去找趙小莉,我們也不攔著他。 中間趙小莉又去劉玉杰家過了一次夜,但是我們已經沒什么好奇心了,就等著看 馬健的。兩個星期以后就是十一假期,我們有三天假。放假前一天下午,我趴在 桌子上睡覺,忽然扔過一個紙條來。我抬起頭一看,馬健正在一邊給我使眼色, 我打開紙條一看,上面寫著放學后跟我走。我又看了馬健一眼,這次馬健臉上全 是壞笑,我恍然大悟,但是馬上又覺得有點惡心,于是想了想,給馬健回了一張 紙條:我去不了,晚上我爸帶我們去吃飯。我傳給馬健以后,看馬健打開紙條, 臉上有點失望,過了一會兒他給我傳過來:你真沒意思。
 
  我回道:今天真不行,必須去。
 
  我們家的情況馬健是知道的,所以沒有再回我,只是給我擺了擺手表示算了。 我忽然有點后悔,但是想了想,覺得心里還是有點抵觸,就沒再理馬健。這天放 學比平時早放一節課。放學的時候馬健又過來問我:真的不去?我搖搖頭,馬健 笑罵了一句:球相。然后就去找趙小莉了。這時劉玉杰也過來問我怎么不去,我 說我今天有事,去不了,我爸請我和我媽吃飯。劉玉杰哦了一聲就不再問了。 
  等我和劉玉杰出了教室下了樓,馬健和趙小莉已經走出去很遠了,我遠遠看 見李碩和他們一起,走在趙小莉的右手邊,他和馬健一左一右把趙小莉夾在中間, 跟著人群走出校門之后就不見了。我跟劉玉杰約好明天一起去找他表哥后,也各 自回家了。
 
  其實我爸今天是只帶著我媽出去吃飯。我回家以后他們已經走了,桌子上給 我留了五十塊錢。我拿這五十塊錢出去吃了碗面,喝了兩瓶啤酒,然后去游戲廳 打了一會兒游戲機,玩到十點才回來。回家的時候我爸和我媽已經回來了,我和 他們打了個招呼就回自己房間睡了。
 
  第二天我起床之后就去找劉玉杰,接下來這三天我們幾乎天天跟著他表哥要 么吃飯喝酒要么去別人家打麻將看錄象,我和劉玉杰輩份最小,所以買東西什么 的跑腿活都是我們的。就這樣混過了十一。
 
  十一過后第一天上學,早上我走進教室的時候,就看見趙小莉背對著門,坐 在馬健的桌子上晃著腿,劉玉杰、馬健和李碩或站或坐圍在她身邊和她聊著天。 我走過去,趙小莉可能是聽見腳步聲,回頭看了我一眼,我沒看她,轉臉看著馬 健說:我操,你們開什么會了?
 
  馬健說:我們打算開個公司,讓趙總領著我們專門要賬。
 
  我說:我操,這么牛逼?
 
  馬健說:你以為呢,趙總現在可油了。
 
  我看了一眼趙小莉,正想說話,這個時候上課鈴響了,鄭美蘭拿著書走了進 來,我們趕緊跑回到坐位上。話也沒說成。
 
  其實我雖然那天心里因為有點抵觸沒去,但實際上還是挺想知道他們到底干 了什么的,想問問馬健,但又不好意思開口。還是劉玉杰比較直接,下了課間操 我們照例找地方抽煙的時候,劉玉杰就壞笑著問馬健:據聽說你們那天玩的還是 二龍一鳳呢?
 
  馬健笑了笑說你聽誰說的。
 
  劉玉杰說我還用聽誰說,你敢說你那天沒有玩?老實交代。
 
  馬健就又笑了起來,說:二龍一鳳又怎么了。
 
  劉玉杰說:二龍一鳳玩的展呀,高級玩法。你給我們這沒玩過的說說咋玩的? 
  馬健說還能咋玩,李碩從后面操她,她從前面給我做口活嘛。
 
  劉玉杰故作驚訝地說:呀,玩的還是口活,真硬!
 
  馬健說:你也能玩嘛,咱們兄弟誰跟誰。
 
  劉玉杰說:我無所謂,關鍵這里還有沒玩過的了,是吧。說著他就看著我。 
  我先是一楞,然后就笑了起來。馬健用兩根手指夾著煙指著我:哥們那天讓 你去你不去,你看看,錯過這機會了吧。
 
  我說:有啥錯過的,以后再說嘛。
 
  馬健說:別以后以后的,你趕緊點把她拿下了,要不然人們說起來都當你是 太監呢。
 
  我說:我操,我不喜歡這號貨色。
 
  劉玉杰說:誰讓你喜歡了,讓你操了。趕緊的,說好了啊,就這幾天。
 
  這時候煙抽完了,我們把煙頭踩滅回去上課。一路上他們又慫恿我一路。進 教室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多看了趙小莉一眼,她也注意到了我,笑了笑。我趕 緊躲開,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中午回家的時候我覺得天氣有點熱,正好看到桌子上有瓶啤酒,我摸了摸, 是涼的,就打開倒了一杯。我喝啤酒不喜歡對瓶喝,因為覺得口小喝得不痛快。 我剛喝完,我后爸開門進來了,手里提著點小菜。看見我拿著杯子,啤酒開了, 知道我喝了他的啤酒,有點不高興,就說:呀,你還會喝啤酒了?
 
  我本來想頂他一句,想想還是算了,就說:天氣熱么,喝一口不行?
 
  我后爸說:行呀,再給你來點菜?
 
  我說:菜你自己吃吧,我沒有那么高級,喝酒還要菜。
 
  我后爸還想說什么,這時候我媽從廚房出來了,拿著碗筷不耐煩地說趕緊吃 飯趕緊吃飯,都閉嘴。我后爸橫了我一眼,提著菜坐到桌子邊,給自己倒了一杯 剩下的啤酒,我也坐過去,吃了兩個饅頭和一點菜就不想吃了。放下筷子回到我 的房間,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心里莫名其妙地煩得睡不著,在床上翻來覆去的。 等到一點多的時候,我實在煩了,決定去租書的地方弄本武俠小說看看。于是下 床穿了鞋,看了一眼大臥,我媽和我后爸已經睡了。我出了門,走在街上,陽光 特別毒,我買了瓶啤酒,一邊走一邊喝,等到了租書的地方,已經喝完了。租書 亭子里看攤的是個老頭,正在聽評書,看我進來,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我掃了一眼亭子里掛的書,沒有什么特別的,就問老頭:大爺,有沒有刺激 點的書?老頭看了我一眼,彎下腰從一個紙箱子里拿了幾本扔到臺面上。我一本 一本都拿過來翻了翻,都是書皮畫得刺激,里面什么都沒有,就有一本《義俠東 風》還湊合,于是我就拿上那本《義俠東風》交了押金,出了亭子奔著學校去了。 
  到了學校的時候差不多是一點半不到兩點,我本來以為沒有人,沒想到教室 門是半開的,我一推門進去,一下子看見馬健和趙小莉正在教室后面抱著親嘴, 趙小莉上半身已經被扒光了,露著兩個奶,見我進來,他們楞住了,馬健的手還 按在趙小莉的奶上,我趕緊退出去關上門。下樓到操場的樹陰邊找了個地方,坐 下來想看書,但是滿眼全是剛才趙小莉圓乎乎,白花花的奶子。
 
  我知道我不行了,我必須操趙小莉一頓,這騷貨處處刺激我,不操她一頓我 過不了這一關。但是怎么操她,我不知道。翻了翻手里的書,本來覺得挺刺激的 書,發現里面也沒有寫什么東西。這個時候忽然有人踢了我一腳,我抬頭一看, 是劉玉杰,他臉上的表情挺詫異,問我:你咋了,叫你好幾聲不答應。
 
  我說:不咋。
 
  這時候他見我手里的書,一把拿過來,看了看書皮,笑了,說:我說呢,這 么投入。
 
  我笑了笑,沒有解釋。劉玉杰說:你看完沒有?看完我先看看。
 
  我說:你看吧,我看完了。
 
  他滿意地拿著書走了。我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土,上廁所尿了一泡,回到 教室的時候,教室里人已經有不少了,馬健不知道上哪去了,趙小莉在跟她同桌 的那個女生不知說什么。劉玉杰正在看剛拿到手的書,我坐到我的座位上,想著 我要干的事,想了一下午也沒有想出個頭緒來。等到了下午快放學的時候,我看 見馬健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了,想了想,給馬健寫了張紙條:你今天和她出去不 出去?
 
  馬健顯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回道:你想玩就先敬你。
 
  我回道:我不著急,你有事你就先來。我過兩天也無所謂。
 
  馬健回道:沒事,我都玩過了,先敬你。
 
  我看看馬健,馬健沖我點點頭,我也點點頭,沒再寫紙條。但是我還是不知 道該怎么做。這時候下課鈴響了,大家開始收拾東西。我也站了起來,看著前排 的趙小莉,覺得腦子里一片空白,看著她收拾完東西走出去,我也跟了出去。趙 小莉來了一個多月了,除了我們之外還沒交上什么朋友,所以沒人跟她一起走。 我跟著趙小莉一直走出了校門,走出去兩條街,身邊漸漸沒有我們學校的學生了。 在這個過程中她回頭看了我好幾次,等又拐進一個胡同里的時候,身邊一個人也 沒有了,她在前面放慢了腳步,顯然是等著我走過去。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了,于 是加快腳步走過去。她等我走到她身邊,就問我:今天跟著我有事?
 
  我有點尷尬地笑笑,說:嗯,有點。
 
  她忽然笑了,說:你是不是想和我好?
 
  我沒想到她這么直接,不知道說什么好,就點了點頭。
 
  趙小莉又笑了,說:你也是個寶貝。
 
  我說:我咋了?
 
  趙小莉說:不咋,你想跟我好你先跟我說咋倆去哪兒?
 
  這個我根本沒想過,我想了想,把以前看過的別人搞對象的事在腦子里過了 一遍,然后勉強說:要不我請你吃飯吧?
 
  趙小莉說:吃啥?
 
  我說:吃涼粉。
 
  趙小莉說:行。
 
  其實我兜里還有十一掙來的賞錢兩百多,實際上請什么都行,但是我一下子 真的想不起來請什么了,就說了吃涼粉,正好這附近出了胡同就有個賣涼粉的。 我帶著趙小莉到涼粉攤坐下,要了兩碗涼粉。涼粉端上來的時候趙小莉說碗太大, 她吃不了,給我又從她碗里撥了小半碗。然后才加醋加辣椒慢慢吃。我吃完的時 候,趙小莉正在端著碗喝她碗里剩下的涼粉湯,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她喝涼粉湯 的樣子很有意思,用嘴滋滋地吸,好像很有滋味。
 
  吃完涼粉我給了錢,趙小莉問我現在去哪兒。我說不知道,你說吧。趙小莉 說你真是個寶貝,我又不知道該說什么了,趙小莉想了想,說算了,要不你跟我 去我姐家吧?我說:你姐家?
 
  趙小莉說:嗯,我說你還有姐呢?
 
  趙小莉說:我大姨家的姐,我姐剛跟我姐夫離婚了,這兩天住我大姨家,讓 我給她看門。
 
  我說行。
 
  趙小莉她姐家離吃涼粉的地方沒多遠,也在一排胡同里,我們走到的時候天 已經黑了。趙小莉拿鑰匙開了門,我們進去以后,她用身體頂住門,把門閂頂上, 然后才領著我來到屋前打開屋門。我跟著她進了屋,拉亮燈。屋里是兩間套間, 趙小莉領我進了里面,打開電視,給我拿了把瓜子。我們就坐在沙發上吃著瓜子 聊天,一直聊到十點多。趙小莉看看表,說:你不回去?
 
  我想了想,說:不回去。
 
  趙小莉笑了笑,說:真拿你沒辦法。不回去咱們就休息吧。說著她站起來, 走到床邊爬上去,拉下一條褥子來鋪床。我看見她趴在床上的背影,屁股圓圓的, 不由自主地又想起那天劉玉杰從后面干她的情景,站了起來,走到床邊,大著膽 子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她回過頭來,看到我的樣子,說:別著急,等會兒。 
  我說我等不及了。我用力按了按她的腰,她明白我的意思,趴在床上,翻過 身來,我像在錄相里看的那樣壓了上去,感覺她的身體軟綿綿,熱乎乎的,喘的 氣也是熱乎乎的。我把嘴壓上她的嘴,手開始尋找她的奶。她接吻很熟練,把舌 頭也用上了,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接吻要用舌頭,以為嘴唇碰一碰就是接吻了。這 個時候我摸到了她的乳房,又軟又有彈性,捏了幾下,感覺不過癮,于是想解她 的扣子,解了幾下解開,現在想起來我那時手是抖的,根本不可能解開。趙小莉 感覺到了,手捧著我的頭,讓我離開她的嘴,然后說:哥哥你別著急,我教你。 
  她說話的聲音都變了,我第一次知道溫柔和嬌媚這兩個詞的實際感覺。她說 著,自己解開了扣子,脫下上衣,然后把手伸到背后,解開了粉紅的乳罩,從身 上把乳罩取下來,然后拉住我的手,按在她的奶上,說:哥哥,你摸吧。
 
  我緊緊抓住她的奶,奶頭蹭著我的手心,一團熱乎乎、滑膩膩的肉在我手下 滾來滾去。我把她壓在床上,兩只手都按在她的乳房上揉搓。趙小莉哼哼起來。 過了一會兒,我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勁,趙小莉啊了一聲,說:哥呀,你輕點。 見我沒反應,她也就不說了,手伸到我的褲腰上,解開我的褲帶。褲子掉在地上 的時候,我模模糊糊地想起來我好像該干什么,于是放開她的乳房,去脫她的褲 子。這時趙小莉說:你別著急,你先脫鞋。上來我教你。
 
  于是我脫了鞋和襪子,還有背心,褲衩差一點沒脫下來,因為我已經很硬了。 等我全脫光的時候,我看見趙小莉也已經把自己脫光了,渾身一絲不掛,看上去 比穿著衣服的時候個頭還要小。她從被垛上取了一個枕頭,躺在床上,分開腿, 對我說:來。
 
  我機械地爬上床,腦子一片空白,看著她兩腿之間稀稀拉拉的陰毛和那條肉 縫,像狗一樣四肢并用地爬了過去,壓在她的身上,龜頭不知道頂在了什么地方。 她抱住我的頭,親了我一口,然后手伸到下面,握住了我的雞巴,把它拉到了一 個潮乎乎,軟爛爛的地方蹭了幾下,然后往里一拉,我感覺前面開了個口子,不 由自主地往前一頂,趙小莉啊了一聲,我知道我做對了,接著往里面繼續,一直 頂到頭才停下來。整個雞巴都被緊緊地熱熱地包裹住了,麻酥酥的,感覺特別特 別好。這個時候我想起了錄相里的場景,于是試著動了動,趙小莉又開始哼哼了, 說:對對,你動,你動。
 
  我動了起來,雞巴和龜頭上跟火一樣燒,我感覺我的雞巴像是氣球一樣,在 她身體里膨脹,我心里有個聲音好像說不應該,但是我就是停不下來,沒過多久, 我就覺得我的雞巴像是炸開了一樣,轟的一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床上,渾身都是汗,趙小莉坐在一邊,用衛生紙 擦著下身。看見我醒來,她笑了笑,說:沒想到你還是小雞子。我回想起剛才的 場景,覺得有點尷尬。她看了出來,說:沒事,第一次都這樣,往后就好了。我 不知道說什么好,就躺在那里,看她擦下身。一會兒她擦完了,把紙揉成一團扔 到地上,爬到我身邊躺下,拉過我一條胳膊摟住她。她的身體在我懷里,感覺像 是摟著一條又長又滑的魚,完全不像平時看著那么又矮又小。我現在才感覺到我 的雞巴就像是大熱天喝了啤酒那么清利爽快。趙小莉摸著我的雞巴,說:你跟我 說,為啥想和我好?
 
  我想了想,說:你長的好看。
 
  趙小莉笑起來,說:說真話。
 
  我說:這就是真話。
 
  趙小莉說:你好好說,我想聽你說真話。
 
  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這時候趙小莉忽然說:你是不是聽劉玉杰他們說我挺 好上的。
 
  我趕緊說:沒有。
 
  趙小莉拉了我的雞巴一下,說:一看就是,別跟我說謊。其實沒關系,我樂 意跟你們玩。
 
  我說:為啥?
 
  趙小莉說:我覺得你們都挺好的。
 
  我也笑了,說:我們還算好人了?
 
  趙小莉說:嗯,真的。你們都挺義氣的,不像有的人心眼那么壞,老欺負我。 
  我說:誰欺負你了?
 
  趙小莉說:可多人了。我覺得跟你們玩我挺放心的。
 
  我又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于是側過身去,抱住了她。
 
  后來那天晚上我們又做了兩次,感覺比第一次好了不少。第二天我們一起上 學校,到教室的時候時間還早,但是劉玉杰和李碩、馬健已經在等著我們了。劉 玉杰招手讓我們都到教室的后面來,遞給我一根煙,說:事后煙。
 
  我笑了笑,沒抽,把煙放進課桌里,李碩和馬健拍拍我的肩,馬健問我:感 覺怎么樣?
 
  我說:挺好的。
 
  李碩說:以后還裝不裝了?
 
  我說:我多會兒裝了?
 
  這時候趙小莉說:以后你們想玩,就跟我說,沒事,你們要是想一塊來也行。 咱們好么,啥都好說。只要你們別讓人欺負我。
 
  我們說:行。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