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奸殺的女郎
被奸殺的女郎
大都市的深夜,絢爛的霓虹燈照射不到的小巷里,一陣噠噠的高粗跟鞋聲音傳了出來,但從身影看,有一點可以確定,這一定是個美麗的女人,短發,勻稱高挑的身材,走起路來,隨著節奏扭動的豐滿臀部,讓所有看到她的男人都會產生無盡的聯想。但是,在她的身體上,最美的絕對是她那裸露在超短裙下修長豐盈的雙腿!豐滿勻稱的身材、修長的雙腿再配上纖細的腳踝,就像一支裝滿紅酒的高腳杯,那么的出眾,那么的引人注目!

  正在這時,“啊……啊……”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從一條黑暗街道的盡頭傳了出來,哭聲吸引了女郎的注意,也許是女人天生的好奇心和天然的母性,女郎順著哭聲走了過去。

  在街道的盡頭,路燈下,儼然看到了一個孤零零的嬰兒車,越走越近,哭聲也越來越大,女郎輕手輕腳的走到車前,輕輕的掀開了蓋在嬰兒車里的被單,突然,看到的不是可愛的嬰兒,而是…………一臺錄音機,錄音機里放出了嬰兒清脆的哭聲。

  正在女郎驚異的時候,一個黑色人影映在女郎側面的墻壁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黑影手中握著一根粗棒用力的朝女郎的后腦砸了下去,“砰”,木棒重重的砸在了女郎的后腦,美麗的女郎還沒來得及呼叫就應聲倒地,沉沉的昏迷過去。

  這時,黑暗中露出了阿明的半張臉,沒有一絲表情,阿明戴著紅色的眼鏡,顯得格外的恐怖,他走到女郎身邊,伸出雙手一把摟住女郎纖細的腰,輕易的將女郎扛在了肩膀上,從容走到一輛停在黑暗角落里的寬大面包車邊,打開車門,粗暴的將女郎扔在后座上,發動引擎,車子瞬時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空蕩蕩的房間中央,一個沒有水的大浴缸,那個美麗的女人全身一絲不掛的昏睡在里面,緊閉的雙眼更顯出她那美麗動人的睫毛。

  女郎的乳房很大,粉紅色的乳頭鑲嵌在高聳的乳峰上,她的皮膚很光滑,很細膩,下腹部長著密密的陰毛,在昏暗的燈光下泛著油亮的光澤,由于脫掉了短裙和內褲,女郎的雙腿此時更顯得修長美麗了,指甲蓋上涂了粉色的指甲油,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很考究的女人。

  這時,阿明也全身赤裸走到了浴缸的旁邊,眼中泛著冷冷的光。他伸出手,順著女郎的頸部開始向下撫摩,兩個食指在女郎的乳頭周圍輕輕的畫著圓圈,時不時的捏起她的乳頭,在食指和拇指間揉搓著,他的手掌將女郎的乳房時上時下的推揉著,女郎輕輕的皺了一下眉,但卻沒有醒過來。

  阿明的手繼續向下游動,劃過平坦的小腹,開始撥弄起女郎的陰毛來,阿明將女郎的雙腿分開,分別架在浴缸的兩邊,那條緊閉的肉縫頓時清晰的暴露在阿明的眼前,他的呼吸有點急促起來,兩個食指和中指開始撫摸起女郎的陰蒂,不一會,陰道里就流出了白色的渾濁液體,女人在受了刺激后,不管是不是自愿的,下面都會對刺激予以回應,也許這是女人的悲哀吧!

  阿明的目光轉到了女郎的腿上,這時,阿明眼中的那團火突然熊熊燃燒了起來。阿明張開嘴,大口的呼吸著,他的手從女人的大腿根部一寸一寸的向下撫摸,阿明閉上了眼睛,開始享受這雙腿給他帶來的快感。

  女人的大腿內側是最柔6指觸摸到這里時,阿明的全身開始發抖,他再也忍受不了了,只見他一下子跳到浴缸里,面都會對刺激予以回應間,握住早已硬得像鵝卵石般的陰莖,對準女郎的洞口插了進去。

  女郎嘴里發出了“啊……啊……啊”的聲音,但卻沒有醒過來,隨著阿明的抽插,女郎的頭顱左右晃動著,嘴巴微微的張開,輕聲的喘息著。

  阿明也閉著眼睛,一下一下認真的用力插著滿是淫水的陰道,狹小的陰道壁緊緊的包著阿明的陰莖,不時的自然收縮使阿明爽快的緊皺著眉頭。

  阿明將女郎的腿合并起來,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這樣陰道就可以夾的更緊了,每插一下,阿明就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龜頭在陰道里激烈的跳動!

  隨著抽插的節奏,阿明的雙手也有節奏的撫摸著女郎的雙腿,他的舌頭也瘋狂的舔食著女郎的腳踝,他將女郎的腳趾頭一個一個的含在嘴里,吮吸著,舌尖舔著女郎的腳心,輕輕的劃著圈。

  此時,帶給阿明最大快感的不是陰莖與陰道壁的強烈摩擦,而是雙手與舌頭對女郎美腿的玩弄和舔拭!突然,阿明感到腰間一緊,“啊……………”一聲長嘆,精液自龜頭噴射而出,深深的射入了女郎的陰道最深處…………阿明起身走出浴缸,對著仰躺在浴缸里的裸體良久后,他雙手伸到女郎的身下,將她平托起來,平靜的走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中有一個操作臺,阿明將女郎平放在操作臺上,女郎的肉體在黃色的燈光下映現出刺眼的古銅色,阿明取出一只黑色的水筆,象欣賞一件價值連成的藝術品一樣審視著女郎赤裸的雙腿,過了好長時間,阿明似乎做了重大決定一樣,用水筆在圍繞女郎的大腿根部認真的劃了一條直線。

  女郎此時完全任人擺布,被阿明在操作臺上翻來翻去,肉體上的每一個部位都被阿明盡收眼底。阿明將女郎仰面呈大“Y”型綁在操作臺上,準備下一步的工作。

  “嘎……嘎……嘎……”刺耳的電鋸聲似乎沖破了小屋的天花板,阿明穿上了通體橡膠服,戴上了他的紅色眼鏡走到女郎面前,鋒利的鋸齒對準畫好的黑線準確堅定的切了下去!!!!

  “啊!!!!!!!!!!!!!!!”女郎頓時睜大了眼睛,張開嘴發出了痛苦的恐怖尖叫!

  阿明沒有絲毫的猶豫,鋸齒一寸寸的切進了肉里………………清晨,醒來的城市開始漸漸恢復生機,郊外的垃圾站,一個老婦人正在吃力的清理著早晨剛剛送來的垃圾,一個碩大的黑色垃圾袋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走了過去,一面抱怨著,一面打開袋子,一副恐怖的情景出現了,一個女人睜圓了雙眼,張著嘴巴,渾身都是煙頭的燙傷,已經沒有了下面的雙腿!!!!!!老婦人一聲尖叫,昏厥過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