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體育場上的邪火
體育場上的邪火
大一時候,十一長假的時候我高中的女友來看我,自然見面是好一番溫存,然后我說送她回學校,于是買了兩張票到了她所在的城市。
  回到她宿舍的時候正好趕上他們全班人都在,女人們自然是對我品頭論足,有幾個男人則對我表現出了粗俗的敵意,我也沒在意,因為不管從哪個方面看,我比他們都強得太多。
  幫她安頓好以后,我就準備買票回學校,買的是四點的票。
  當時我們都以為是下午四點,于是三點我就準備走,她突然說:「我不太舒服,就不去送你了啊。」「好啊。」我也沒多想,「你好好休息。」
  結果一到火車站,發現火車是凌晨四點(現在想起來都好笑,當時實在是嫩),于是我無奈又折回了她的學校。
  她不在宿舍里。
  整個宿舍都沒有人,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只好站在門口傻等。
  然后她的同學回來了,我問她:「我女朋友呢?」她說:「今天有同學過生日,她去玩去了。」我操!
  我就一直站在她宿舍門口等她回來。
  從4點等到11點,她回來拿東西了,看見我陰沉著臉站在門口,吃了一驚。
  我對她招招手:「女人,來,我跟你說點事。」然后不由她分說,就把她拽到了體育場的看臺上,那個地方黑黑的,沒有燈光,但是跟大馬路只隔了一層樹木綠化帶。
  當時我滿肚子邪火,一把把她抓過來就開始解她的皮帶,女人想要掙扎,但是她怎么是我的對手。
  我用單手把她兩只手抓到背后,另外一只手摸索著把她皮帶解開,她那天穿了一條緊身牛仔褲,脫起來不是很方便,于是我強迫她靠在我身上,從她身后用我的腿把她兩條腿大大的分開,這樣才拉開了牛仔的拉鏈,白白的小內褲呼之欲出。
  女人躺在我懷里拼命掙扎,她的胸雖然不大,臀部卻性感得可以,翹翹的臀部在我小弟弟上來回摩擦,火早就起來了。
  褲子拉開后,我松開她的雙手,她急忙想去重新把拉鏈拉上。
  怎么可能。
  看臺的臺階比較大,我把她轉過去,上半身俯在臺階上,然后把她兩只手抓起來放在頭頂牢牢抓住,另外一只手狠命的往下拽她的褲子,弄得她很痛,但是她也不敢大聲叫出來,因為外面的馬路上還有很多人走來走去,只能徒勞的扭動著高聳的臀部,扭著扭著我就把她的牛仔褪了下去,只剩下一條白色的褻褲,那一片三角形的白色在黑暗中分外打眼,我用小弟弟隔著褲子緊緊的頂住她的股溝,讓她好好的感受我的憤怒。
  然后我用一只手松掉了自己的褲子,把小弟弟放了出來,貼在她的內褲上比畫了一下,突然放開她的雙手,兩只手狠狠的把她的內褲往外一扯,啪的一聲,崩斷的松緊帶狠狠的在她屁股上抽了一下,我聽見她輕輕的痛哼了一聲。
  沒有了褲子,兩只手又怎么能擋住從后面來的進攻,我用手用力的掰開她兩片屁股,沒等她濕起來就狠狠的插了進去。
  這是報復,不是做愛。
  伴隨著抽查的火辣的痛感,女人忍不住跟著我的節奏啊啊的痛叫,我完全沒有分心,就象是在做一項工作一樣機械的抽插著,也不怕被人發現。
  隨著我的小腹撞擊她屁股的啪啪聲越來越響,外面的人很容易就能聽到里面的聲音,女人帶著哭腔求我:「不要……啊,嗚……會……被人……發現的。」我松開她一直被我壓著的雙手,惡狠狠的壓低聲音說:「怕被人發現是吧,自己動!」女人用手略微撐起上半身,一邊哭泣順從的前后挪動著性感的臀部。
  啪的一聲,我狠狠的抽在她屁股上:「不想被發現就動得快一點!」女人于是竭盡全力的移動,她頭下的臺階很快就濕了一大片,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
  我又抽了她一下,同時狠狠的往里一戳,把她的頭頂得撞到了上一級臺階上。
  「再快點!」
  她的下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濕了起來,抽動變得順暢了,但是女人已經沒多少力氣了,瘋狂的晃動了一陣臀部之后她虛脫的癱在了臺階上,任由我的小弟弟留在里面。
  「我不行了,你殺了我吧。」她說。
  呸!你做夢,我抓住她的胯又開始瘋狂的沖刺,啪啪之聲大做。
  終究還是感到羞恥,女人又開始虛弱的哀求著:「不……要啊~ 」「你動不動?!」「我……動不……了了……啊……嗚嗚。」
  「媽的!」我抽出小弟弟,一把抓起她的頭把她擰了過來,任由她光屁股坐在臺階上。
  「張嘴!」我命令到。
  女人聽話的張開嘴,我猛的把小弟弟插了進去,然后用雙手扶住她的頭劇烈的晃動,她在我身下咳嗽流鼻涕作嘔,弄得我小腹濕了一大片,胃里面翻出來的東西全都被我頂住喉管壓了回去,有一些從鼻子里噴了出來。
  終于我一聲嘶吼,拼命的把她的頭壓在我小腹上,讓精液直接從她的喉管里射了進去,女人這時候已經喘不過氣來,我故意稍微把手一松,她立刻拼命想把頭抬起來,然后我就狠狠了壓了回去,反復玩弄了她幾次以后我才終于松開手,用她的破內褲擦干了小弟弟,穿上褲子,對正在嘔吐不止的她說:「我等你回來,只想跟你說一句話,以后,你不是我的女人了。」說完我就揚長而去,等到半夜上了火車踏上回校的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