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把高傲空姐肏成我的女人
把高傲空姐肏成我的女人
唐誠大學畢業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誠姑姑的一個同學,是柳河縣城關鎮的一把手,姑姑和姑父請了這位城關鎮一把手馬玉婷赴宴,和馬玉婷說了說唐誠的情況,馬玉婷說:“現如今政府進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務員手續,我一時辦不了。要是過來給鎮里當個臨時工,這很容易辦到。”
  姑姑說:“那就讓唐誠去鎮里當個臨時工吧。”
  馬玉婷說:“你的這個侄子,在大學讀的是什么專業啊?有什么特長沒有?”
  姑姑說:“唐誠真還就沒有什么特長,不過,我聽他說,他有駕駛證,會開車,不如,你就讓孩子給你去開車吧!”
  馬玉婷笑了,說:“這個事,還真巧了,我是剛從下面上來到這里任的職,既是如此,那就讓你的侄子明天就來鎮里報道,我先看一看,讓他試一試,確是能夠勝任我的專職司機的話,就讓他給我開車。”
  第二天,唐誠就早早的到了城關鎮政府。
  鎮政府辦公房是一個四層的小樓,樓前有五六畝地大的一個院子,停滿了轎車。
  八點多,唐誠來到了一層大廳前,有一個值班的老頭,從傳達室里伸出頭來,問:“小伙子!你找誰啊?”
  唐誠說:“我是來這個工作的,我找馬姨!”
  傳達室是一個面部和善的老頭,他聽到唐誠說是來這兒工作的,馬上從傳達室里出來,來到唐誠的面前,問道:“你找那個馬姨啊?”
  唐誠昨天晚上聽姑姑交代好了,他說:“我找馬玉婷書記!”
  傳達室老頭立即變了摸樣,老樹皮似地臉笑開了,皺紋層疊,他說:“原來你是找馬書記啊!馬書記還沒有來,小伙子你這樣,你就到我的這個傳達室里等,馬書記一來,我們就能看到了。”
  唐誠說了句謝謝,就跟著老頭進了傳達室。
  等了大約有十多分鐘。
  鎮里門外,一輛黑色帕薩特轎車徑直停在了樓門口,從轎車上下來一位年紀大約四十歲上下的婦女來,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腳蹬一雙曾明瓦亮的黑皮鞋,猛一看,以為是男人呢,仔細一看,脖子里系著一條淡花色的絲巾,才知道是一個干練的女人。
  傳達室的老頭急忙對唐誠說:“看,這位就是我們的馬書記。”
  唐誠急忙迎上去,見到了馬玉婷,站在馬玉婷的面前說:“馬姨,我是唐誠,我姑姑讓我來找你。”
  馬玉婷的膚色很細膩,也很白嫩,眼睛大大的,看了一眼唐誠,問:“你姑姑是誰啊?”
  唐誠說:“我姑姑是唐彩云。”
  馬玉婷恍然大悟,“哦、哦”了兩聲,說:“那你跟我上來吧!”
  到了馬玉婷的辦公室,馬玉婷面無表情,坐到碩大的辦公桌的后面,對唐誠說:“這是辦公的地方,你要稱呼我為馬書記。”
  唐誠看了一眼馬玉婷,從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看出來,馬玉婷很會擺架子,身上有那種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氣勢。
  唐誠初出江湖,自然會被馬玉婷的氣勢所震懾,當下唯唯諾諾的說:“是,馬書記,我記下了。”
  馬玉婷看唐誠的態度還算不錯,就沒有再深究。
  這當兒,唐誠看到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著的,他急忙去拎起邊上的暖瓶,先給馬玉婷的水杯子用開水燙了燙,然后問馬玉婷說:“馬書記,放點茶葉嗎?”
  唐誠的這一下,很讓馬玉婷滿意,她指了指一邊的一個茶幾,說:“中間那個抽屜里,放點龍井吧!”
  唐誠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點茶葉放到書記的杯子里,然后倒上水,放到了書記的面前。
  馬玉婷的臉上表情明顯的緩和了下來,這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唐誠。
  只見唐誠一米八的身材,體型是不胖不瘦,皮膚白凈而富有光澤,眼睛明亮,唇角分明,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劉德華。
  小伙子很精神。
  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絲欣賞,嘴角也有了一絲笑意,她問:“以前開過車嗎?”
  唐誠說:“開過,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我給他開過幾次貨車,送過多次貨。”
  馬玉婷說:“這個事情,也是你的緣分,我剛來這里工作,就想著換一個司機,不是把原來的那個司機調過來,就是找一個新司機,反正我是不用這兒原來一把手留下的。你就先試一試吧!如果合格了,我滿意了,我們再談工資報酬的事情。”
  第二章馬玉婷打了個電話,不大一會,鎮里的三把手孔令奇,辦公室主任嚴是才就到了,馬玉婷把唐誠引薦給孔和嚴,轉頭就忘了唐誠的名字,反過來再問唐誠說:“對了,你叫什么啊?”
  唐誠笑了一下,說:“我叫唐誠!”
  “對,叫唐誠。”馬玉婷對孔令奇安排說:“大學生,是縣里領導人打過招呼的,讓我安排一下,會開車,就讓他給我開車吧!”
  其實,唐誠的姑姑什么都不是,平頭老百姓一個,但是,馬書記既是這樣說,自有她的道理,唐誠就呵呵笑著,沒有言語。
  孔令奇是城關鎮三把手,他和馬玉婷中間還夾著一個二把手苗鎮長呢!
  孔令奇說:“是啊,馬書記新來我們這,就應該有個新氣象,換個司機也是應該的。”
  馬玉婷說:“你和嚴主任去安排一下吧,讓小唐頂替那個小吳,給我開車。”
  孔令奇是老資格了,這次苗鎮長沒有升上去,他這個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但是,他畢竟和原來的司機小吳熟悉,有點感情,他問馬書記說:“那個小吳怎么安排啊?”
  馬玉婷想了想,反問孔令奇說:“那你的意見呢?”
  孔令奇說:“我的意見,這個小吳畢竟是侍候了上一屆的領導人整整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鎮農機站缺個站長,就讓他過去當個農機站長吧!”
  馬玉婷答應了,安排嚴主任說:“你就領著小唐和小吳交接一下車鑰匙吧!”
  唐誠和小吳交接車鑰匙的時候,小吳聽馬書記給他安排去鎮農機站當站長,還算對他不錯,他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單位上但凡換了新領導,首先更換的往往是司機和會計,小吳也四十歲出頭了,再給領導開車也沒有意思,他倒很配合唐誠,主動給唐誠介紹帕薩特轎車的注意事項,以及每天早晨七點二十,要準時到馬書記的家門口,先接送馬書記的女兒去實驗小學讀書,送了女兒,在返回來接送馬書記到鎮里來,八點鐘正好趕到鎮里。
  唐誠客氣的遞給小吳一袋煙,他們都喊小吳,唐誠以為小吳和自己一樣的年輕人呢,想不到已經是四十歲出頭了,唐誠說:“吳哥,改天我請你吃飯,請你多多給我幫助,多給我傳授一下你的經驗。”
  吳敬點頭答應了,把車鑰匙交給了唐誠,算是完成交接了。
  唐誠接過車鑰匙,心情很激動,平常開的是姑父的破貨車,第一次開這么好的車,心情不激動,是不可能的。
  先坐到里面熟識了一下環境,摸了摸檔位,車里面一股法國紫羅蘭的香水味,沁人心脾,果然是女領導的專車,感覺就是不一樣。
  唐誠拿出拖布,給車子擦了擦。
  孔令奇和嚴主任就下來了,對唐誠說:“走,去縣-人-大,接張主任徐主任過來慰問我鎮貧苦群眾。”
  唐誠問:“馬書記不去嗎?”
  孔令奇說:“馬書記不用去,就我和嚴主任去就行!”
  唐誠忙說:“那我給馬書記打個電話。”
  因為唐誠是新來的,孔副書記也就沒有阻止。
  唐誠請示馬玉婷之后,得到同意后,就發動汽車,去縣城接縣-人-大的同志們過來。
  在柳河縣里,除了人大第一副主任有專車以外,別的副主任都沒有專車,所以去哪個單位搞調研活動,都是由那個單位的派車去接的。
  像這種工作,根本不用馬玉婷的專車去接的,頂多讓苗鎮長的專車去接。但是,馬玉婷指名讓唐誠拉著孔令奇和嚴主任去接,很明顯,是在考察,唐誠,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司機,馬玉婷大小是個鎮一把手,她的命很金貴,第一次坐唐誠的車,她有點不放心,她讓孔令奇先嘗試一下,回頭和她說,這個唐誠開車還可以,她才敢坐唐誠開的車。
  唐誠的考察期順利的過去,半年之后,唐誠已經獲得了馬玉婷的信任,是馬玉婷的專職小車司機了。
  一天,馬玉婷把唐誠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對唐誠說:“我已經給會計說好了,你去會計那兒拿五萬塊錢,我們去趟市里。”
  唐誠就到了會計黃仁那里,打了一個欠條,黃仁就坐上唐誠的車,去銀行,向唐誠的卡里轉過去了五萬。
  黃會計囑咐說:“想著,回頭把五萬元的消費單據給我。”
  唐誠回到了馬玉婷的辦公室,匯報說:“錢已經拿到了。我們什么時候去市里啊!”
  馬玉婷說:“馬上就走。”
  唐誠就接過馬玉婷手里的水杯子和文件包,兩個人直奔市里。
  路上,馬玉婷不說去干什么,唐誠也不敢問,只管開車。
  第三章秦北市下轄三區八縣,唐誠所在的柳河縣是八縣之一,私下里,也有人叫秦北市為三八市,碰巧的是,秦北市的市委書記也是一個女同志,叫柳雪梅。這是一種巧合。
  到了市區,唐誠問馬玉婷說:“馬書記,我們去哪啊?”
  馬玉婷說:“先去振興東路,那兒有個大富金銀店,我們先去那里買點東西。”
  車子到了大富金銀店,馬玉婷和唐誠一塊下車進了金銀店,馬玉婷在店里逛了一圈,看上了一對銀手鐲,標價是兩萬八,馬玉婷說:“就要這一對銀手鐲吧!”
  然后,馬玉婷看著讓工作人員把銀手鐲包好,對唐誠說:“你去把錢交一下吧!”
  唐誠這才明白,馬玉婷要讓自己到會計那里拿這五萬元的用途。既然是書記交代了,也不是花唐誠的錢,唐誠就掏出銀行卡去付賬,這會兒,馬玉婷突然又喊住了他,馬玉婷看到旁邊有一個名牌手表專柜,腦子又是一動,對唐誠說:“先不要開賬,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手表啊!”
  馬玉婷讓服務員介紹了一下手表款式,馬玉婷要一個男士的。
  唐誠就在邊上想,這手表首先不是買給馬玉婷自己的,因為馬玉婷是女士,其次,一定不是買給唐誠的,因為唐誠不夠格,那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買給自己老公的,第二就是買來送給上級男領導的。
  馬玉婷相中了一款日式手表,標價是八千,馬玉婷說:“就要這款吧!”也讓服務員包了,這才讓唐誠過去付賬。
  只這個金銀店,唐誠帶來的那五萬,就花掉了三萬六。
  唐誠明白,這個馬玉婷一定是來市里送禮的。上頭如果沒有關系的話,馬玉婷也不會從偏遠的一個小鄉鎮,一下子就調到城關鎮來任一把手,調到城關鎮任一把手的人,就像學生考上重點高中一樣,一只腳已經注定要邁進副縣級的行列的。
  唐誠付賬的時候,收款臺的問唐誠說:“這單據怎么開?”
  唐誠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開票,有心想過去問一下馬書記,但是,又覺得,如果這樣事事都問馬書記的話,一定會給馬書記造成一個不好的印象,自己是個大傻瓜,什么都不懂,領導要這么一個腦袋像榆木頭疙瘩的司機,有什么用啊,會把唐誠辭掉的。
  唐誠就問收銀員說:“都是有幾種開法啊?”
  收銀員笑著說:“就兩種,一種是據實開,一種是開成辦公用品。”
  唐誠說:“那就開成辦公用品吧。”至于這種單據能不能回去會計那里入賬,那就是會計黃仁的事情了。
  辦完這些,唐誠就拉著馬玉婷,車子奔向秦北市名仕花園。
  車上,馬玉婷給一個男人打了電話說:“賀部長,我是小馬啊。柳河縣的小馬,阿姨過壽,我也到了,還是在名仕花園那兒嗎?”
  電話里那個人客套了幾句,說:“那你就過來吧!”
  唐誠心里啞然失笑,這個姓氏面前,冠以小字開頭的,一般都是下級的稱謂。
  馬玉婷在市里面,都喊她小馬,而這個小馬,到了柳河縣城關鎮,她又會喊她白發蒼蒼的下級,小張小劉什么的。
  唐誠這才明白,馬玉婷是買禮物給一個老太太來過壽的。
  老太太的兒子是市里領導,組織部長賀年豐。
  等到了此次的目的地,馬玉婷把那個銀手鐲擱到了自己的包里,就下車了,唐誠提醒馬玉婷說:“馬書記,那個手表沒有帶?”
  馬玉婷說:“那個先不帶了。你就在這里等著吧!有事我會叫你。”
  馬玉婷裊裊婷婷的身姿,就進了名仕花園的一樓。
  第四章唐誠把車子開了很多個來回,才找了一個泊車位。
  唐誠停穩車子,這才注意了一下周邊環境,停滿了大小黑色轎車,八個縣的車牌號都有,堂堂一個市領導,組織部長的母親過壽,來的人一定少不了,而且還都是下面縣市里,有點實權的人物,像城關鎮的苗基星鎮長,孔令奇副書記,來這兒拜壽的資格都沒有,他們送禮都送不上門來。都是圈子里的人,范圍不大也不小。
  唐誠心里就對自己的領導,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同志,能和市委組織部長說上話,這一點就讓唐誠很欽佩。
  唐誠和邊上的另一個帕薩特轎車的司機聊了一句,對方是魯州縣的縣委組織部長的專車司機。
  對方很放得開,問唐誠說:“想當官嗎?湊著這個機會,給老太太去拜壽,說不定,你就不用開車了,去當一個鄉鎮長呢!”
  唐誠沒有這么大的福分,和那個組織部長的專車司機聊了幾句,仍然拿出拖布擦自己的車。
  到了中午吃法的時候,賀年豐把所有給他母親拜壽的同僚,統一安排到市委二招,也叫石榴賓館,原來叫市委二招,后來,市委書記柳雪梅到任以后,改名為石榴賓館,除去招待市委公務活動以外,也招待來秦客商。
  唐誠和八縣區的司機一組,司機被另外安排到一桌。
  唐誠吃完飯,早早的就等到轎車旁,準備拉馬玉婷書記回去,可是,馬玉婷書記上車以后,唐誠立馬聞到來自馬玉婷身上的一股酒氣。
  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一旦喝酒的,就是非常能喝的。
  唐誠看馬玉婷這個表情,面色白里透紅,精神煥發,胸前兩個本來就大,喝酒以后,再有意顯示自己的優點,就像懷里抱著兩只洋白菜,就更大了。就明白,領導一定是喝酒了。
  唐誠問:“馬書記,回去嗎?”
  馬玉婷說:“不回去,陪我一起逛逛商場吧!”
  唐誠知道馬玉婷是一把手不假,但是也是一個女性,女人天性里,還是有逛街的喜好的,唐誠二話不說,直接把馬玉婷拉到了秦北市最大的商場,美香江大市場。
  商場里,馬玉婷什么都沒有要,卻給唐誠要了一件價值一千八的西裝一套,唐誠說:“我一個小司機,不配穿這么貴的衣服。”
  馬玉婷說:“你是我馬玉婷的司機,你的臉面,就是我馬玉婷的臉面,讓你穿,你就穿吧!”
  唐誠就買了這套價值一千八的西裝,馬玉婷淡淡的說:“你開個單據,我簽個字,讓會計報銷了。”
  既然是公家拿錢,不穿白不穿,唐誠就心安理得的把西裝買了。
  穿上名牌西裝的唐誠就更帥氣了,讓馬玉婷書記,眼里更加多了幾分欣賞。
  兩個人一塊逛了商場,到了下午四點鐘的時候,馬玉婷接到了一個電話,就和唐誠趕到了市東北角的紅顏賓館。
  馬玉婷讓唐誠去賓館開了房,一共開了兩個包房,馬玉婷一間,唐誠一間,兩間是相鄰的。
  唐誠知道馬玉婷并不急著回去,一定是等人的,自己侍候的是一個女領導,并且在官場上混的風生云起,一定有自己獨特的道行,唐誠心里想,馬玉婷一定和上司領導幽會,那個男士手表,就是買給自己的上級的。
  而且馬玉婷找了這么一個機會,想是把手表送給上級領導的。
  唐誠做為領導的司機,本不該關心領導的私事,但是,唐誠也有點窺私心,馬玉婷別看是三十七八的年紀,但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官場中人,吃喝是避免不了的,馬玉婷的臀部特別挺翹,唐誠甚至有點幻想,要是有朝一日,能夠在馬玉婷的身上,折騰一回,一定就像躺在黃河河床上一樣,既寬闊,又踏實,又是一個城關鎮的一把手,身上有那種官人獨特的高傲氣質,舉手投足,有一種霸氣,唐誠很想征服她的這種霸氣。
  唐誠把自己的房門開了一條縫,就看見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進了馬玉婷的房間。
  唐誠心里有點酸溜溜的,真是可惜了馬玉婷那豐滿的異人之處,說不定在那個有勢男人的身下承歡呢。
  進來馬玉婷房間的,正是今天中午馬玉婷拜訪的主角,市領導,組織部長賀年豐。
  賀年豐進來馬玉婷的房間,馬玉婷急忙接過賀年豐的上衣,說:“賀部長,您來了。”
  賀年豐說:“馬玉婷同志,你太客氣了,送給老太太的壽禮很貴重,我都有點承擔不起了啊!”
  馬玉婷說:“領導這是說的什么話!老人家過壽,我這個當晚輩的表示一下孝心,還不是應該的。再說了,我能調到城關鎮任書記,我心里明白,這都是賀部長從中給我幫的忙,我心里很感激賀部長。”
  賀年豐說:“你能這樣想,我很欣慰,證明我賀年豐沒有看錯人啊!玉婷,好好干,爭取在城關鎮書記任上,干出成績,干出特色,讓我這個組織部長,在下次會上也有話說,證明我賀年豐提拔的人,都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人!”
  “是的,我一定不辜負領導對我的信任!”馬玉婷信誓旦旦的說。
  賀年豐這個時候來,一定是加班來的,下午四點多鐘,正是偷青的好時間。
  馬玉婷也把上衣脫了,豐滿的傲人之處就展現在賀年豐的眼前。
  這個時候,再說什么話,都是多余的,古代皇上寵幸妃子的時候,都是拉過來就用的,哪里問過妃子的感受。
  賀年豐一雙粗糙的大手放在馬玉婷的兩只面團子上,說了句話:“玉婷,你這個很大,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一個稱職的好書記。”
  這大小…還能關系到馬玉婷的前程嗎?
  第五章馬玉婷把上午買好的一款日式精美手表,送給了賀年豐,她說:“我也不知道給賀部長買點什么禮品,這款手表還不錯,就買來送給賀部長吧!”
  賀年豐擁著馬玉婷就到了房間的大床上,賀年豐說:“其實,玉婷,你什么禮物都不用給我買,你就是送給我最大的禮品了。我喜歡的還是你這個人!”
  馬玉婷莞爾一笑,說:“我也喜歡賀部長。”
  賀年豐故作嗔怪的說:“這會,不要叫我賀部長,叫我年豐就行。”
  馬玉婷說:“我可不敢。”
  賀年豐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脫掉了,一個白花花,肥豬型的軀體就顯現出來,是一個典型的青蛙身材,最突出的是中間地帶,幾乎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腹部周圍。
  馬玉婷的身材就不同了,她身上肉最集中的地方是長在了臀部和大腿,腰間和腹部的肉是正常范圍,以至于馬玉婷給賀年豐的感覺是,肥而不膩,像紅燒肉,香,但不糊嘴。
  賀年豐的小腹部一陣發緊,他就趴到馬玉婷的身上....
  其實,賀年豐也有賀年豐的喜好和原則,他不喜歡洗浴中心的小J,也不喜歡包二N,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喜歡和求自己辦事的女下屬發生關系。他認為,和下屬女職員發生關系,是最安全的,投資也是最小的,她們要的是官職,而自己手里掌握的資源,就是官帽,這種供求關系,是堅固的,也不容易發生事故,把危險降低到最低限度。
  賀年豐畢竟是上了歲數,熬到他這個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的職位,一般都是五十歲上下的人了,賀年豐今年都五十三了,就是有點花心,但是也是力不從心了,他把整個面部都俯在馬玉婷的身上,蹭來蹭去的,尋找著溫暖的感受,真正讓賀年豐真刀真槍的去玉婷通道里廝殺,這個賀年豐幾下就能敗下陣來,這個時候,賀年豐喜歡女人,玩的不是結果,享受的只是過程,只是看到美女在自己的面前做出各種動作,而獲得心理上的一種極大的滿足。
  賀年豐在馬玉婷身上玩弄了一會。
  馬玉婷確是一個正當年的少婦人,今年正好是三十七歲,恰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紀。俗話都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二十不浪三十浪、四十正在浪尖上,五十來個浪打浪。馬玉婷的這個歲數,正好是承前啟后,恰在生理功能的高峰之巔上。
  馬玉婷滿足的叫了幾聲,讓賀年豐更加亢奮起來。
  說來,也是賀年豐中午在老母親的壽宴上,也喝了酒,影響到了他的發揮,以前他和馬玉婷有過一次,那一次賀年豐沒有喝酒,堅持到了十分鐘,這次,喝酒了,五分鐘,他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趴在馬玉婷的身上就不動了,口里大口的喘著粗氣。
  馬玉婷心里很掃興和失望,但是,她還不能埋怨,要是自己的那個在柳河縣一中教數學的老公,五分鐘就草草結束的話,馬玉婷一定會罵道:笨蛋玩意!一腳就把老公給踹下去。
  可是,賀年豐是市委常委,不知道在社會地位上,比自己的老公高出多少倍,所以,馬玉婷強忍住心里的不快,和已經被勾引出的欲火,佯作很滿足的樣子,溫柔的撫摸著賀年豐的脊背說:“老賀,你已經很棒了!”
  賀年豐喘了一大口氣,說:“我就喜歡玉婷這一點,溫柔體貼。”
  賀年豐在馬玉婷的上并沒有著急下來,還在像古時候,磨面的那對石磨一樣,來回的在玉婷的身上碾磨著,馬玉婷心里已經很厭煩了,賀年豐那個軟綿綿的東西,像一個老太監,自己就像守活寡一樣,明明已經餓了,一塊肉,還吃不到,這不是殘忍嗎!
  第六章好在,這個時候,賀年豐的手機響了,是市委辦公室打來的,通知賀年豐去參加市委常委會。
  賀年豐這才從馬玉婷的身上下來,穿上衣服,帶上眼鏡,順變把馬玉婷送給他的手表,也放回到自己的公文包里,馬上就像變了一個人,文質彬彬的,市委常委的身份光環又回到了他的臉上,他臨走了,對馬玉婷說:“工作好好干,干好了,有成績了,下一次換屆的時候,我提拔你當柳河縣的副縣長!”
  馬玉婷并沒有急著穿衣,而是拉過來一條蠶絲被蓋到身上,說:“我謝謝賀部長。”
  賀年豐穿上衣服,馬玉婷就稱呼賀年豐為部長,脫了衣服,馬玉婷就可以稱呼賀年豐為老賀。
  唐誠看到那個賀年豐離開了馬玉婷的房間,唐誠心里有一種淡淡的失落,雖然這個馬玉婷不是自己的老婆,自己本不該吃這門子醋,但是,馬玉婷畢竟是自己的領導,是自己的女主人,好在讓唐誠有點欣喜的是,賀年豐滿打滿算,進去馬玉婷的房間也就半個多鐘頭,很多事情發揮不到極致。
  唐誠以為,馬玉婷辦完這些事,應該給他打電話,一起回柳河了。
  果然,唐誠的手機響了,是馬玉婷打來的,馬玉婷還是并沒有著急回去,她讓唐誠過去她的房間。
  唐誠到了馬玉婷的房間,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2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問了句:“馬書記,我們回去嗎?”
  馬玉婷的身體半躺在席夢思的床上,背上墊著賓館的蠶絲被,一臉的倦容,好像生了一場大病,初愈一般,眼睛里有一種朦朦朧朧的感情,那種眼神看到唐誠,唐誠心里一動,竟然勾起了男人心底對女人疼愛的那種情感。領導雖然是一個城關鎮的黨委書記,官場上混的風生水起的,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人。
  馬玉婷說:“先不忙著回去。我的腰很疼,可能是腰椎病又犯了,你過來給我按摩一下腰部吧!”
  唐誠囁嚅了一下,猶豫著說:“馬書記,我,我不懂按摩。”
  馬玉婷說:“無所謂,這是我的老毛病了,經常犯,你過來按壓一下,我就會舒服多了。”
  馬玉婷心里明白,自己這個腰疼病又犯的原因就是剛才和賀年豐辦事有很大的關系,自己被賀年豐挑逗的,把自己的身體和情感,都擱在半空中了,這種場景對女人的身體健康是極其不利的,對女人的腎臟器官都有損害,女人最怕在歡樂中,上,上不去,下,下不來,被扔到半空,那樣一定會閃到腰的,不讓男人按壓幾下,這個腰疼就好長時間過不來。
  馬玉婷把身體趴到床上,唐誠硬著頭皮,過去把兩只手放到馬玉婷腰上,輕輕的按壓著。
  馬玉婷鼻子里哼了幾聲,說:“不行,力氣太小,再用點力。”
  唐誠手上就再加了一把力,也是司機的胳膊,經常轉動方向盤,有點力氣,唐誠用了十分力,馬玉婷的雙腿錯了一下,閉上眼睛,說:“這個力道正好。”唐誠開始按的只是馬玉婷的腰部,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2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可是,這個馬玉婷身材豐腴,但是比例很好,真正的豐乳肥臀,唐誠的手按在馬玉婷的腰部,心思和眼光卻忍不住都瞟在了她的臀部上,那是一個很吸引男人的地方,腰帶松松垮垮的,白皙的皮膚已經顯現出來,甚至,唐誠的眼光瞄下去,那道溝已經很明顯了。
  馬玉婷的身體是趴著的,白皙豐潤的玉質般的肌膚就從身下脫出來,唐誠看著心里很眼饞,可不是,又不敢去上手那里按摩。
  唐誠看到馬玉婷閉著眼,在享受,他把兩只手拿起來,飄過了馬玉婷的臀部上,再有一秒鐘,就落到了馬玉婷的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