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妙計誘姦了絕美女同學
妙計誘姦了絕美女同學
我是一個公司的小小男職員,為了賺外快,我工作之余做起了代駕。這天晚上跑完一趟車后,已經是凌晨一點了,我正打算收工睡覺,沒想到又接到一個顧客電話。
  我問了地點,來回只需要十幾分鐘,覺得很劃算就答應了。
  那地方是本市的一家高級娛樂城,吃飯唱歌一體化,雖然大半夜了依然很熱鬧。
  我到了門口等了會兒,遠遠的看見有兩個老板模樣的老男人,扶著一個醉醺醺的女人出來了,還時不時摸她占一下便宜。
  這樣的地方像這樣的事很正常,一開始我沒有在意,等他們走近了我吃了一驚,才發現這女人是我們公司的女老板方芳。
  方芳今年還不到三十歲,身材火辣人也漂亮,就是平時冷冰冰的,尤其對公司員工特別嚴肅,從沒有什么笑臉,動不動一點小錯就要罰款甚至當眾檢討。
  當時我正打算回避下,沒想到方芳突然朝我喊了一聲,說那個穿代駕服的你過來,快點。
  我有點懵了,以為她認出我了,就硬著頭皮走過去,本來準備和方芳打招呼的,她卻立刻挽住我的胳膊,回頭對那兩個男老板說不好意思,今天就不必你們送了,改天再聊再見。
  說完她就推著我走,那兩個男老板盯著方芳性感的身材看了看,好像很不甘心,跟過來還想說什么,方芳立刻把她的車鑰匙塞到我手里,在我耳邊小聲的說快點帶我走要不然我有你好看信不信。
  我連忙點點頭,扶著她,去她的車上,那兩個老板互相看一眼就走了。
  方芳松口氣嘀咕一句臭男人以為我好欺負,就一下子爬在我身上了。
  她很豐滿,身上的酒氣混合著體香,軟綿綿的,我當時就不淡定了。
  要知道平時在公司我看見她甚至有點怕,基本上是繞道走的,實在沒想到,她現在居然摟著我的脖子都快睡著了。
  我覺得心跳的很厲害,甚至不知道該不該送她,這時候那個叫代駕的顧客打電話來了,問我到了沒有,我剛要說話,沒想到手機被方芳奪過去了,她氣勢逼人的說代駕我包了你再叫別的車。
  說完就把手機扔給我讓我快點開車,我正無奈呢,那顧客又打電話來,說你什么意思啊,信不信我投訴你。
  我當時很矛盾,一邊是顧客一邊是我的女老板,權衡利弊之后,我只好道歉然后扶著方芳上車去,我可不想為此丟了我的正式工作啊。
  我開著方芳的豪車,手心都是汗,很尷尬的問她家住哪里,她卻已經靠在副駕駛座位上暈乎乎的睡著了。
  我打算叫醒她可是沒鼓起勇氣,只好停在路邊等,心里很忐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責罵我不務正業,不好好工作晚上出來搞兼職,我清楚的記得,公司曾經有個員工不過是在路邊做兼職發傳單,被方芳無意中撞見了,直接給開除了。
  我越想越不得勁,只好干等著,時不時的偷看一下她的反應。
  她這會兒閉著眼,臉頰緋紅,穿著白襯衣和包臀短裙,對于我這個還沒有女朋友的男人來說,視覺沖擊力還是很大,而且我不可否認,我曾經對方芳幻想過,甚至在夢里和她做過一些男女的事,而且不光是我,公司的一些男員工對她都存在幻想,背后偶爾會一起開玩笑,如果能夠和方芳一晚上,就算是精盡人亡死了也值了。
  但這僅僅是偷偷的想想罷了,此時此刻她就在我旁邊,我反倒覺得緊張的不行。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的樣子,我正在偷偷的看她呢,突然她身子動了動,然后緩緩的朝我這邊靠了過來,頭就枕在了我的胳膊上,我嚇的一哆嗦,卻又不敢動,
  看她臉色不對勁,我心想壞了,她肯定要責備我什么了,不過沒想到的是,她只是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時間,告訴我地址,讓我開過去。
  一路上她什么都沒說,我也不敢做聲,默默的開車。
  等到了一棟別墅里,她說到了,把鑰匙交給我,讓我給她開門。
  她似乎清醒了一些,只是走路還有點搖晃。
  等進屋之后,我才打開燈,她突然就捂著嘴巴沖到洗澡間去了,接著她好像在吐,隨后傳來了嘩啦的流水聲。
  我等了會兒她還沒有出來,我就喊了一聲說我走了,她在里面說你等會兒,先坐會兒,我還有事跟你說。
  我當時就有點緊張了,她該不會是待會兒找我麻煩吧。
  大概十多分鐘的樣子她出來了,居然是穿著睡衣,頭發濕漉漉的,雪白的香肩和修長的美腿格外惹眼,火辣又性感,讓我看的有點呆了。
  她瞥了我一眼,我連忙低下頭去,她背對著我開始吹頭發,滿屋子飄著她的香味。
  這時候她邊吹頭發邊說你做這個多久了?這么晚出來代駕白天不用工作嗎?
  我心里一慌,壞了,她這是要責備我了。
  我就說習慣了白天還是會好好工作的,不會偷懶。說完我就等著她發脾氣呢,沒想到她居然回頭沖我笑了笑,說你還這么年輕就這么努力,工作多久了?
  我連忙說今年二十多點,才到公司沒幾個月。說完我想壞了,只怕這是要開除我了?
  沒想到她接下來卻問道:“你在哪兒上班呢?不會耽誤你明天工作吧?女朋友不擔心嗎?”
  咦?什么情況?當時我想了想就反應過來了,沒錯,方芳沒認出來我,否則她不會這樣問我,害我白擔心一場。
  想想也對,公司少說幾百人,我這樣默默無聞的小職員,她怎么會記得我呢。
  我頓時松口氣,我連忙說自己還單身沒女朋友呢,又隨便說了個根本不存在的公司。
  她美美的笑了笑,把吹風機放下來,說你等會兒我去給你拿車費,就扭著翹臀到房間去了。
  過了會兒她出來了,居然給了我五百塊錢,平時我跑一晚上的代駕也掙不了這么多,果然有錢就是任性。
  我當時有點不敢接,沒想到她說你拿著吧,就當是對你的補償吧。
  我只好拿著,又打算走,她卻說你微信多少我加你吧。
  我當時完全懵逼了,這什么情況?平時傲嬌冷漠的女老板,怎么突然這樣熱情?
  發現我在發呆,她又是嫵媚的一笑,說我覺得你人還不錯,今天還多虧了你替我解圍,以后如果我需要代駕,就隨時微信叫你吧。
  我當時受寵若驚的,立刻和她交換了微信,也不敢久留,說了句早點休息,就趕緊走。
  她倚在門口,還朝我揮手嫵媚的笑著說再見,那樣子簡直誘人極了。
  我回到出租屋里已經是凌晨兩三點了,可是想想晚上的事,我依然沒有睡意,腦海里總是浮現女老板方芳那誘人的樣子,還有她對我的微笑。
  這樣想著我越發睡不著,就開始瀏覽她的微信,還點進去想看看她的照片,發現就一張臉部特寫,微微咬著紅紅的舌頭特別誘人,讓我真想親一口。
  鬼使神差的,我的手就抖了一下,給她發了個吻的表情過去,當時我想撤銷都來不及了,心想壞了這不是找死嗎,好不容易留點好印象就這么毀了,真不知道她會怎么想我呢,搞不好覺得我是死變態直接給拉黑了吧?
  可沒想到,過了幾分鐘,她給我回了個害羞的表情,而且還發來一個語音。
  我手指有點發抖按了播放鍵,她說你這么晚還沒睡呢?在干嘛呢?不會還在代駕吧?
  那聲音真是悅耳動聽,我簡直激動的不得了,我想既然她這么主動,那我還有什么好怕的,我立刻回信息說睡不著剛才看了看你的照片,真漂亮,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這么漂亮的女顧客呢。
  發完后我就不安的等著,她立刻又發來了語音,說真的嗎,就一張大頭貼有什么好看的。
  我聽她這么說,膽子更大了,就發信息說沒辦法啊,又沒有其他什么照片。
  她語音說你想看我什么樣的照片?
  我想了想,有些激動的回信息,說隨便了,你人這么美,什么照片都好看吧。
  我說完她沒回應了,我等了好幾分鐘,也沒動靜。難道她覺得和我聊特別沒意思,可能看不起我這個做代駕的吧?也對,她這個女老板怎么會把我放在眼里。
  正當我看著她的頭像發呆的時候,沒想到她突然發來了一張照片
  我有點后悔沒有保存,就回信息說沒看清楚啊,不過真的很漂亮啊。
  她發語音,呵呵的一笑,說沒想到你嘴巴挺甜的呢,是我漂亮還是你女朋友漂亮?
  臥槽,這什么意思?我立刻說我沒有女朋友,就算有也當然是你漂亮。
  她又回語音說你們男人是不是都這樣花言巧語的,本來還以為你老實呢。
  我膽子越來越大,我發信息說我還不老實啊,剛才你都醉了倒在我懷里了,我什么都沒做也沒看呢。
  語音里她又發出很誘惑的笑聲,說你想看什么做什么呢?你們男人是不是都好色?
  我見她這么開放,我就越發膽大包天了,我說當然是想做那種事了。
  她發過來一個害羞的表情,又語音說那你說實話,剛才我洗澡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進來和我做那種事?
  臥槽,我當時聽著她的聲音,反復好幾遍,才確定沒聽錯,我頓時就激動了,心里癢酥酥的。
  真是沒想到啊,原來平時冷漠又嚴肅的女老板方芳,私底下會是這樣熱情奔放的女人?
  我也是頭腦發熱了,就壯壯膽說是啊,你那么性感迷人,我當然想了,可是不敢,你這樣的女人,應該不會和我這種男人發生那樣的關系吧。
  她又是嬌笑一聲,說你膽子那么小嘛,如果你真的想,那你來呀。
  第二章我反復聽著方芳的語音,那嗲嗲的嬌美的聲音,讓人心癢癢的,軟酥酥的很舒服,我不知不覺有了沖動,心想如果和她發生關系的時候,聲音估計能讓人升天吧。
  我說我待會兒就來你家,她就笑了笑說開玩笑的時間不早了,改天再聊,隨后就下線了。
  我又反復看了看她的照片聽著她的聲音,不知不覺睡著了。晚上做了個夢,方芳在我懷里,那絕美的身形讓人心花怒放,我和她相偎相依,她在我耳邊叫著我的名字,我們一起到了快樂的天堂……
  等我醒過來,發現自己居然遺了,回味著昨晚的夢嘆口氣,自嘲的笑了笑,趕緊去洗褲子洗臉刷牙然后去上班。
  才到公司,主管通知大家去開會,在大會議室里坐滿了公司的人。
  一開始大家還議論紛紛吵吵鬧鬧的,但是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就聽見高跟鞋的聲音,循聲望過去,就見女老板方芳昂首挺胸的走了進來。
  偏偏有個找死的人還在睡覺,沒人敢提醒他,而方芳已經走到了他跟前去。
  這貨趴在那里睡的死沉,和我一個辦公室的,大家叫他四眼,平時和我關系還不錯。
  我試著輕輕踢了下他的椅子,四眼醒過來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朝我這邊看了看,我連忙低頭,生怕被方芳發現我。
  昨晚和方芳聊微信的事,讓認出我的話,估計我就玩完了。
  “站起來,說你呢,往哪兒看?”方芳來到四眼跟前,使勁的拍了拍桌子,板著臉。
  四眼一個激靈,臉色發白,這貨平時膽子就小,而且長相猥瑣,這會兒活像個癟三,耷拉著腦袋大氣都不敢出。
  “方,方總,什么,什么事?”四眼結巴了。
  “昨晚沒睡好?在偷東西還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站直了,知道錯在哪里嗎?”方芳冷言冷語,美麗的臉蛋滿是殺氣。
  “我,我沒有……”
  啪的一聲,方芳的巴掌飛過去,四眼的眼鏡掉在地上,方芳再用高跟鞋踩碎了。
  四眼滿臉委屈,說道:“方總,你聽我解釋,我的眼鏡……”
  “眼鏡多少錢?等散會后去財務室拿錢買個新的。”方芳打斷他的話。
  “可是我……”
  “再啰嗦,馬上開除你,你不尊重大家也是不尊重你自己,我說過多少次了,注意你們的作風形象,下次我再發現誰在睡覺,立刻開除,下不為例。”方芳冷哼了一聲,環視四周,似乎在看看誰敢不服氣。
  臥槽,這會兒誰還敢做聲,那就是作死,就假裝什么沒發生。
  尤其是我,真擔心被她認出來了,恨不得藏起來,我可不想為此丟了工作,現在找個工作很難啊,尤其是這個繁華的城市。
  接下來方芳就邁著貓步去主席臺了,看著她扭動的翹臀,我想起昨晚的夢,不免想入非非的,可現實和幻想完全兩碼事。
  隨后方芳開始講公司的一些事,她時不時的拍著桌子,又是責備又是批評的,說什么最近公司業績下滑,誰在偷懶,如果被她發現,馬上罰款然后開除。
  說心里話,每次她開會,大家都好像如臨大敵,恨不得時間快點過,簡直是難熬。
  總算等方芳說散會了,也不知道是哪個哥們,急急忙忙的率先朝外面沖,結果他馬上倒霉了,方芳問他做什么去,他說去洗手間,憋了太久了。
  方芳一揮手說從今天開始,你去洗手間上班,負責打掃,不愿意的話馬上走人。
  可憐那哥們捂著肚子去廁所了,我和四眼去洗手間的時候,他蹲在那里淚眼朦朧的。
  “媽的個巴子,方芳這個女人,她肯定是內分泌失調,要么就是個死變態,老子遲早把她給上了。”四眼揉著眼睛,邊抽煙邊罵罵咧咧的。
  我搖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小子就敢背后這么說,你敢做嗎?瞧瞧你剛才嚇的,你昨晚做什么了?
  四眼撓撓頭,說道:“看島國片擼了半晚上所以沒睡好,這不是罵兩句解解氣嗎,哎,江南,你是不是笑話哥們呢?我是不敢做,難不成你敢?方芳那樣的女人,簡直就是冷血動物啊,老子懷疑她根本就不喜歡男人,說不定就沒見過男人的那玩意兒什么樣。”
  我想起昨晚的事,就說道:“廢話,你別看她表面上清高,其實背地里可風騷了,而且還抱過她了。”
  “你就編吧,我不信,不跟你廢話了,老子去財務室拿錢了。”四眼說完就走。
  我拉住他,說你要怎么才信?四眼說你有本事給我看看啊,我說忘記保存了。四眼說你就吹吧,還抱過方芳,她沒扇你兩巴掌就不錯了。
  我就說你等著瞧,我過兩天保證給你找到照片。四眼說你可別在電腦隨便合成的。
  等四眼走了,我到辦公室去,趁著中途休息,我就拿出手機打開了微信,然后給方芳發了個信息,問她在做什么。
  我一來是想證明給四眼看,二來我自己也想看,我想知道,方芳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過了會兒,她居然又回我了,這次是發的短信,說在工作呢,有什么事嗎?
  我暗暗高興,就說我想聽聽你的聲音,能行嗎?
  發完我心里有點沒譜,過了幾分鐘她也沒回,我有點失望,心想她不會就是因為昨天喝醉了才那樣吧,難不成是我自作多情想多了?
  正在糾結,方芳真來了個語音,聲音甜酥酥的,說道:“人家在忙呢,我聲音好聽嗎?”
  我頓時激動了,連忙打字說道:“太好聽了,我都想你了。”
  “想哪兒呢?”她說道。
  我壯膽說道:“哪兒都想,昨晚還夢到你了呢。”
  “騙人,誰信,花言巧語的。夢見我什么啦?”她聲音嬌滴滴的,和早上開會完全是判若兩人啊,我都有點懷疑了。
  媽的,管她呢,我一橫心,就一口氣打了一行字過去,“我夢見和你發生關系了,你當時可美了。”
  發完后,我有點后悔了,她不會以后不理我了吧,可是我想想她那么對四眼,那么傲嬌冷漠,我就想試試看,她內心里到底是放蕩到什么程度了,如果她這都能夠回復我,那就說明她心里其實很風騷的,我就有機會。
  如果她不理我了,那我也沒必要幻想和她繼續什么了,老老實實的上班算了。
  我等了十幾分鐘,準備去做工作的時候,沒想到方芳回了語音了,說道:“剛才我沒看手機在接電話,我當時有多美呢?你喜歡我身上哪個地方?”
  臥槽,我聽了差點流鼻血了,沒想到她骨子里這么風騷啊,好啊,那我就陪你玩玩。
  “我哪兒都喜歡,特別是胸,還有美腿,我覺得你就是我的夢中情人,我很希望再見你。”我大膽的回信息。
  “呵呵,你真壞,人家不理你了,你要真想見我,等我晚上下班。”她說道。
  “下班做什么?敢去酒店房間嗎美女?”我立刻發了過去,想趁熱打鐵。
  “好呀,誰怕誰,就怕你那方面不行。”她聲音充滿了誘惑力。
  我手一抖手機都差點掉了,連忙看了看四周沒人,我才心慌意亂的,方芳這是要和我約嗎?我有點想不通了,真有這樣的好事?還是她太寂寞了,表面冰冷,內心卻是需要男人的?
  管他媽的,我還怕被她騙了不成,反正我單身狗一枚,一窮二白的,說不定這個美女老板就是想尋點刺激呢,都說富婆多寂寞,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我就回信給她,說行不行晚上就知道了,就怕你開玩笑。
  沒想到她居然說了酒店的房間號,還說了時間,然后就說有事,下線了。
  我這會兒發現手心都冒汗了,仔細的考慮,一整天上班都心不在焉的,手里頭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精神上始終很亢奮。
  一想到方芳那火辣的身材,我就覺得褲子撐的慌,難以忍受,很期待著晚上快點到來,不管她說真說假,我都要去試試看。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我也不管手頭工作了,部門主管說要加班,我借口有急事請假,還被主管說了一頓,我也無所謂了,我立刻回家去。
  我住的這個房子是我分期付款買的,雖然不大,但是好歹我在這城市里有個窩,我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樣的,穿的很正式,不停的看時間。
  方法和我約的是晚上八點,我七點就去等。
  一開始我還很興奮,可是慢慢的八點都過了,方法還沒影,我覺得被騙了,有點惱火,就給她發微信,她也沒回,我有點失望了,看樣子她是玩我的吧。
  我正要打退堂鼓,沒想到突然看見門口一個絕美的身影,正是方芳,她進來后,朝我看了看,還笑了笑,晃了晃手里的房卡,就扭著小蠻腰朝我使了個眼色。
  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她悄聲的說你等我進房間了你再進,說完她就先一個人進電梯了。
  我當時就更興奮了,我明白她的意思,她這是怕人發現了。
  她能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連電梯都顧不得等,直接爬樓梯上去,心想待會兒看我怎么征服你這個火辣的女人……
  第三章我一口氣跑到了房間門口,左右看了看,找到方芳說的房間號,就輕輕敲了敲門。
  她說門沒鎖進來吧。我立刻推門進去,又把門給鎖上了。
  見我盯著她看,她呵呵的一笑,說道:“還看什么呢,要不要先洗個澡?”
  “不,不必了,我在家洗過了,我們可以開始了?”我這會兒宛如做夢似的,看著她,忍不住吞口水,激動的有點結巴了。
  方芳嬌媚的一笑,說道:“那么猴急干嘛?身體不錯呀看來,這么快是爬樓梯上來的嗎,居然都不喘氣,看來那方面的確不錯噢。”
  說完,眼神火辣辣的朝我褲子瞥了一眼,這時候我已經有反應了突起了,所以有點尷尬的說道:“還行,我平時經常鍛煉身體的。”
  “經常?在哪兒鍛煉?女人的身上鍛煉嗎?”她挑逗似的語氣,嫵媚的笑,隨后伸出腳來,朝我的腿上磨蹭了兩下。
  我當時就覺得觸電一樣,沒想到她這么風情萬種,這還是我們公司的女老板嗎?難不成平時她都是假裝的,原來骨子里這么騷啊,就好像很久沒碰過男人了一樣。
  本來我想想她是我老板,還有點緊張的,畢竟平時面對面,在公司我很怕她,有點猶豫,可是現在她完全變了個人,隨著她的動作,我已經不能控制了,心想管她呢,就算被她發現認出我來,開除了也值了,我就激動的一下抓住她的腳,就要撲過去。
  她卻推開我,說道:“你是不是很久沒做了,這么著急,我們今晚有的是時間,不過我要先問你幾個問題,你要認真的回答我。”
  “問問題?問了做什么?”莫非她要反悔了?這讓我有點慌。
  “你好好回答,說不定以后我們還可以繼續,要不然我發現你撒謊的話,你以后就休想碰我,甚至還要挨罰。”她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問吧,我保證不撒謊。”這時候即便她讓我做任何事只要不犯法,我都會答應的,只要她肯跟我發生關系。
  “你以前有幾個女人?”她問。
  “沒幾個,大學談過一個,分了。”我說的是實話,像我這樣的屌絲,能有過一個女朋友已經算幸運了。
  她捂著紅唇笑的花枝亂顫,胸口也隨之起伏,說道:“才一個呢?那你還算純情呢,你出了社會后,怎么解決需要?去店里找女人嗎?”
  “當然不找,我擔心染了病啊,說了你可別笑,我平時都是看那些影片然后自己解決的。”我一本正經的說道。
  她眨了眨大眼睛,說道:“騙誰呢,你看起來就好像很有經驗嘛,是不是很好多女人都約過了?我這個人是有點潔癖的,我可不希望你玩過太多女人,那樣我擔心我也染了病呢。”
  臥槽,想的很遠啊,都這時候了,還裝純潔呢,我當時想我是要裝的老道點,還是露出本性呢。
  “真的就一個,你不信怎么辦,這又沒辦法證明。”我撓撓頭聳聳肩。
  “我可以幫你檢查下。”她說著拉著我,讓我坐在她旁邊,一陣芳香撲面而來。
  她卻捂著我的嘴巴,妖嬈的笑,說道:“別急,我還沒檢查好呢。”
  我想還檢查個毛啊,都什么時候了,我可忍不住了,于是摟住了她的小蠻腰,就將她給壓住了,湊過去就又吻又摸的。
  “哎呀,別這樣,很癢的,你這人真急躁。”她幾個粉拳輕輕捶打我。
  “我就是特別想,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氣喘吁吁的,卻解扣子可是卻因為太慌一時半會解不開。
  “早就想了?什么意思呀?”她疑惑起來。
  我這才意識到差點說漏嘴了,連忙說道:“我的意思是從昨天晚上見你第一面,我就想了,你實在很性感迷人,怎么看怎么漂亮,我好喜歡。”
  “那比起你之前的女朋友呢,哪個身材好?”她嫵媚的看著我,我險些沒控制住。
  “當然你的好,別說了,你不是想看看我厲不厲害嗎,現在可以開始了嗎?”我匆匆忙忙的繼續抱緊了她。
  “嗯,我覺得你還算老實,不過我喜歡溫柔點,你太粗暴了,我們慢慢來反正今晚你是我的,你先躺著。”
  可是才碰到,不知道為毛音樂聲突然停了,我愣了愣,才發現也不知道是哪個殺千刀的,這時候給她打電話了。
  她瞥了一眼,突然臉色一變,拿著電話就去洗澡間說了兩句什么,出來的時候,她就直接去穿衣服了。
  我知道她這是要走了,很不甘心,過去就抱著她,結果被她推開了。
  “我有點急事要走,改天吧。”她似乎也很遺憾。
  “別啊,改天是什么時候?”眼看到手的鴨子飛了,我簡直非常著急。
  “我會約你的。”她居然朝我拋了個媚眼。
  “我不信。”我說道。
  她突然就吻了我,溫軟甜蜜透著芳香,我瞬間就好像融化了似的,還沒緩過神,她捏了捏我的臉蛋,咯咯一笑,就扭著翹臀出去了。
  我渾身不得勁,依然很沖動,回味著剛才的一幕,我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媽蛋,我應該快點下手的啊,這么好的機會,真不知道以后有沒有了。
  但是想想她還會約我,我就又燃起了希望,如果能夠上了自己的女老板,就算被開除也值得啊,要是下次她真能約我,一進門我就要直接占有她,我連前戲都不會做。
  房間里還留著她的香味,我抽了一根煙就收拾下離開了。
  回去后,輾轉難眠腦海里都是方芳的樣子,我給她發微信,問她現在做什么,她也沒回我,看樣子有其他什么事。
  會不會她是和其他的男人做那種事了,根本看不上我?覺得我表現不佳?但是她和我親熱的時候好像很陶醉的啊。
  胡思亂想好不容易睡著,又夢見和方芳翻云覆雨的好不銷魂,第二天被鬧鐘吵醒,才發現短褲又濕了,我突然意識到,我居然特別的想方芳了,我又給她發微信,可她還是沒回我,這讓我焦慮起來,迫切的想早點去公司見她。
  等我趕到了公司后,剛進部門,眼鏡過來了,笑呵呵的說,南哥你搞到了我們老板女方芳的照片沒有啊。
  我想起我跟他吹牛逼來著,就說沒有不過昨晚上老子約她去開房了。眼鏡正在喝水噴的到處都是,說你妹的一大早說這么好笑的笑話,你肯定是沒睡醒吧。
  我說你愛信不信,眼鏡說既然都開房了那給我看看照片啊吹個毛線啊。我頓時后悔了,昨晚和方芳在房間里太激動了,哪兒還顧得著拍照片。
  正和眼鏡瞎侃呢,部門主管來了,臭著臉氣勢洶洶的,看樣子有什么壞事要發生。我問眼鏡啥情況,眼鏡悄聲的說好像是誰犯了個大錯,主管一大早就挨批了,估計某人要倒霉了。
  我噢了一聲,就假裝做手頭工作,卻心不在焉,拿著手機盯著方芳的微信看。主管在工作間巡視了一圈后,突然拍了拍我的桌子,嚇的我連忙把手機收起來,他卻冷著臉,直接將一份文件朝我砸了過來。
  “江南這是你做的?你自己看看。”主管氣呼呼的吼道,頓時所有人都看向我。
  “怎么了?”我很疑惑,拿過來一看,這是我昨天做的報表數據,這才發現亂七八糟的,而且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我少打了個小數點,我頓時心里一緊,壞了,這錯誤太致命了。
  “現在,你給我一個解釋。”主管兇巴巴的吼。
  “我馬上修改。”我深知這個錯誤的嚴重性。
  “晚了,知不知道,已經交出去了?公司的損失是多大你清楚嗎?你也來公司有段時間了,你又不是新手,這種幼稚的錯誤也犯?”主管把桌子拍的啪啪響。
  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平時我做這樣的數據報表很小心的,可是昨天因為方芳約了我,我就心亂了,完全沒注意只想快點做完手頭的事,沒想到犯了這么嚴重的錯,主管可不是嚇唬我,這損失,只怕以十萬來計算的,我幾年的工資都賠不起。
  主管這個人,平時也很勢力也很囂張的,他見我不做聲,還推了我幾下,指著我的鼻子,說道:“你聽見沒有?我不是跟你說話嗎?”
  我只好說道:“那你打算怎么處罰我?”
  “我怎么處罰你?真是傻逼,你害的老子一大早就被老板罵了一頓,老板讓你去見她,她要當面開除你。”主管瞪了我一眼,氣呼呼的走了。
  什么,方芳要見我,還要開除我?我頓時傻眼了,這下可咋整?
  這時候眼鏡來安慰我,讓我想開點,既然方芳點名見我,那就硬著頭皮見吧。
  我卻是很糾結,如果僅僅因為工作上的事也就算了,問題是如果見了方芳,她肯定會認出我來,估計我的下場會更慘。
  正在我考慮的時候,主管又來催我了,我有點急了,到底要不要去見方芳呢?
  第四章我思前想后的,最后心一橫,還是打算去見方芳,逃避下去可能結果會更糟,說不定開除了連一分工資也拿不到手。
  我抱著必然被開除的心態去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里面傳來方芳的聲音,說門沒鎖進來。
  我推開門一看,方芳站在椅子上,正在拿文件柜的東西,好像夠不著。
  她朝我瞥了一眼,我連忙低著頭,她說你過來幫忙扶一下。
  羞怒的說道:“你這人怎么笨手笨腳的,哪個部門的,找我什么事?”
  當時我很緊張,所以一直低著頭,嘴里嘟囔道:“我叫江南,不是你讓主管通知我來的嗎?”
  “你就是江南啊,果然是又蠢又笨,讓你扶個凳子都扶不穩,你能做什么呀?”她頓時氣的跺腳,抱著胳膊,傲慢的望著我。
  我還是沒抬頭,心想這下糟了,只怕她要扣我的錢了。
  “方總,你有什么決定直說吧。”這時候我也是豁出去了。
  “還有什么好說的,因為你的粗心大意,報表出現了價格上的問題,導致公司直接損失了十幾萬,如果不是我及時發現,這個單子做下來,起碼損失五十萬還不止,所以你把這個簽了,然后走人吧,你這種人留在公司就是禍害。”方芳丟給我一份文件。
  我看了看,發現內容居然是一分錢拿不到直接走人,我當時就火了,捏著拳頭沒有簽字。
  “怎么著,你還不樂意是不是,快點簽字,簽完了就走。”她過來推了我一下。
  “憑什么?”我低頭盯著那份文件,咬著牙,手在發抖,我在公司押的工資和這個月的工資,加起來也有幾千塊錢,就這樣走我當然不甘心。
  “還憑什么?我沒有罰款就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了,公司怎么會有你這樣的笨蛋職員,我損失了十幾萬呢,我找誰要去,都是因為你的工作失誤引起的,你還有臉?”方芳越說越生氣,在我背后戳了幾下。
  我沒做聲,直接把文件撕了。她朝著我的腦袋就戳了幾下,說道:“你有病呀,你撕了就可以了嗎,你愛簽不簽,馬上滾,不想看見你。”
  她說完就把我朝外面推,就在這時候,我突然火冒三丈的,猛然一甩手,她哎呀一叫,高跟鞋也崴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夠了,我忍你很久了,你這樣的老板,老子還不伺候了呢,不過工資你必須要給我,否則我今天就不走了。”當時我什么都不顧及了,面對面對著她。
  “你這混蛋,你居然……”方芳氣紅了臉,她想站起來,但是腳很痛又坐下,在和我對視的那一瞬間,她突然愣住了,驚訝的看了我幾秒鐘,說道:“你,怎么是你?”
  “沒錯,是我,怎么了?”我這會兒血性了,想想老子一個男人被她指指點點呼來喝去的,反正要被開除了,也要走的有尊嚴。
  “是你?你怎么是我公司的?你騙我?”她現在才看清楚我的臉,表情相當的復雜。
  “對,是騙你的怎么樣?反正大家出來玩,不就是圖開心嗎,我是誰重要嗎?沒想到你是這種女人,也不知道你約了幾個男人了,我是什么身份根本不重要吧,能夠讓你爽就行了,還管是不是你公司的?”我一口氣說完,覺得痛快多了。
  方芳臉色更難看了,咬了咬嘴唇,很羞憤,似乎被人揭開了傷疤似的。
  “你這個混蛋,你怎么可以這樣說我,我早知道你是我公司的,我就不會……”她突然停了下來,然后朝門口看了看,皺著眉頭,捂著腳,說道:“麻煩你把辦公室門關好,可以吧?”
  “關門做什么,又沒什么見不得人的。”我賭氣的說道。
  “那你扶我起來下,快點。”她焦急的說道。
  “你自己不會起來?管我什么事,我只想你把工資給我結了。”我這會兒覺得自己牛氣的很。
  “我的腳扭了,很疼。”她似乎在忍著痛,眼神里透著一絲求助。
  不知道為毛,看她那樣子,楚楚可憐的,我還是心軟了,我把她扶起來,她坐在沙發,把高跟鞋脫了,揉了揉白皙的腳,很幽怨的看了看我,沉默了大概一分鐘,說道:“你先回辦公室,我待會兒再找你。”
  我沒動,就是要我的工資,她急了,又說道:“工資我不會少你的。”
  我想她一個大老板既然這樣說了應該沒問題了,我就走,到門口,她又說道:“江南,你記住了,我們倆的任何事不許告訴別人,包括剛才的事,這樣我才會給你發工資。”
  我想了想,點點頭,就回辦公室了。
  到了辦公室,四眼似乎早等著我,連忙湊過來,問我怎么樣了。
  我邊收東西邊說我被開除了還能怎么樣。四眼就很著急,說去他媽的,你走老子也走,這鳥地方待久了會被憋死的。
  我捶了他一拳頭,說你跟著瞎起哄個毛,現在工作不好找你不知道啊,老實待著吧。
  四眼說那怎么行,那還算什么狗屁兄弟,我們要有難同當啊。我說連工作都沒有了,同去喝西北風啊。
  四眼還想說什么,這時候主管來了,干咳了一聲,說上班時間不要交頭接耳的好好工作,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就推了推四眼讓他閃開點,四眼嘀咕了一句,他媽的勢利眼,老子遲早把主管狠狠揍一頓拖到廁所去吃屎。
  主管笑瞇瞇的走過來,幸災樂禍的看著我收東西,然后扯著嗓子說,大家都看見了沒有,上班要認真,江南就是例子,否則下一個走的就是你們。
  我心想走你妹,就瞪了他一眼,平時他就看我不爽似的,我因為工作原因忍著,現在我也沒必要忍了,就說你什么意思,你有種再說一遍試試看?
  主管干笑了一聲,拍著我的肩膀說道:“江南,其實你工作能力還不錯的,以后要認真點,現在工作不好找,尤其是你這樣的年輕人,要不然我給你介紹個工作,我有個親戚是收廢品的,那里需要一個小工幫忙,一天有十幾塊錢還包吃住……”
  “住口,幫你妹,少假仁假義了,你巴不得我走吧,誰不知道你那點心思。”我甩開了他的手,狠狠的把手里的文件砸在桌子上。
  “哎,你怎么罵人呢,真沒素質。”主管臉色有點難看。
  “老子就沒素質怎么了,你想讓老子走,然后讓你的那個嬌美的女助理來接我的位唄,那樣你們就可以在辦公樓更加方便的偷情了。”關于主管和女助理的事,其實大家心知肚明,私底下都在說,但是今天,我什么都不顧了,所以大聲的吼了出來。
  主管氣的不行,指著我,臉色蒼白,說道:“江南,你,你不要血口噴人,你馬上收拾東西走。”
  “老子還偏不走了。”我隨即坐下來,還點了一支煙抽起來。
  “你胡鬧,這里不許抽煙,你還在這里做什么,你都被開除了。”主管咬著牙。
  “我等方總給我發工資呢,你急個毛,公司又不是你開的。”我現在已經是破罐子破摔了,就要出這口氣。
  主管也不好惹,當著那么多同事呢,他下不來臺,自然不甘心,指著門口,說道:“現在這個部門我說了算,你要等結工資你出去等,馬上,要不然我就喊保安來。”
  我現在反正不怕了,我說你有本事喊吧。
  主管說這是你逼我的,真的叫保安了,幾個保安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主管指著我,說把這個不知好歹的趕出去。
  當時四眼挺勇敢的,跑過來了,挽著袖子說你們想干啥?另外幾個同事平時關系還不錯,也來打抱不平,其他人自然是湊熱鬧了,一時間辦公樓層鬧哄哄的。
  眼看著大家伙鬧的不可開交的,我心想大不了打一架也好,就抄起一個凳子,準備砸主管的腦袋出口惡氣,臨走前也留點紀念。
  就在這時候,突然傳來了急促的高跟鞋的聲音,兩條絲襪大美腿出現,一個火辣的身影映入眾人的眼簾,原本嘈雜的場面瞬間安靜下來了。
  “都想干什么,翻了天呀,全都給我停下來!”女老板方芳突然出現,昂首挺胸的瞪大了杏眼。
  第五章方芳的到來,讓整個樓層里的人都噤若寒蟬,換做是以前,我也會嚇的尿崩,不過現在我無所謂了,反正老子不干了,沒什么大不了,反而一身輕松。
  “都給我該干嘛干嘛去,鬧什么,是不是都不想做了?”方芳大吼一聲,因為太激動,跺著腳,她那大胸也隨著波濤洶涌的。
  大家紛紛的跑回原位去假裝埋頭工作,但是四眼那貨居然還眨巴著眼瞪著保安和主管呢,這小子今天的表現的確很讓我刮目相看有點感動。
  我連忙朝他使眼色讓他走人,主管搓著手去給方芳拍馬屁,笑盈盈的說道:“那個方總,這種小事情我來處理就好了,還用得著你親自出馬呀。”
  “用不著,你去忙,你們也走。”方芳指了指主管,又掃視一眼那幾個保安。
  “是,明白了。屬下告退了。”主管朝保安揮揮手,點頭哈腰的朝著方芳笑了笑。
  方芳又睜大漂亮的眼睛看著我,說道:“江南你跟我來。”
  說完就扭著翹臀走了,我正要去,主管幸災樂禍的看我一眼,小聲的嘀咕一句,說你他媽的給老子小心點,等著倒霉,被方總處罰吧。
  “處罰你妹,你也小心點,別讓老子在公司外面遇見你,狗東西。”我呸了一口,他很不服氣,就拍了拍桌子。
  沒想到方芳突然又回頭看,說道:“江南你在磨蹭什么,還不快點來?”
  我噢了一聲,心想這次肯定是徹底的結算工資走人了,于是我干脆把門口的垃圾桶給踢的哐當響,回頭對同事們喊道:“哥幾個,今晚我請客擼串喝酒啊,你們早點下班,老子解放了。”
  同事們一陣唏噓,我卻吹著口哨,跟著方芳走。
  走到電梯口,她在那里等我呢,聽我吹口哨,她白我一眼,說道:“你吹什么吹?”
  “吹口哨啊,怎么了方總,你不愛聽?”我笑了笑。
  她冷笑一聲,說道:“我是問你吹什么牛,請什么客?你有多少錢?”
  “無所謂啊,反正你不是要給我結算工資嗎,我想雖然只有幾千塊錢,也差不多夠同事們吃一頓了。”我聳聳肩,假裝無所謂。
  這時候電梯門開了,她進去了,我也進去,她按了下按鈕,說道:“我說過要給你結算工資的嗎?”
  我一聽急了,說道:“你不能言而無信的,你可是老板,還在乎這點小錢?”
  “當然在乎。”她哼了一聲。
  “你這是什么意思?想賴賬?”
  “我沒說要賴賬,你給我說話客氣點。”她冷冷的給我一個白眼,很高傲。
  “憑什么要我客氣點,不結工資你讓我等半天?”我急了,看著她那不屑的眼神,我生氣的一拳頭砸在電梯上。
  突然咔嚓一聲,電梯閃爍了兩下,熄火了,卡在那里不動了,頓時一片漆黑。
  方芳呀的叫起來,說怎么了呀。我說不知道,可能是剛好停電了還是壞了。
  隨后我就不做聲了,里面又黑又壓抑,方芳拿出手機來照明,按了幾下緊急呼叫卻是沒反應,她可能害怕了,手一哆嗦,手機掉下去摔壞了,頓時又是一片漆黑。
  “江南,江南你在嗎?”方芳心慌意亂的喊。
  “在呢,做什么?”我問。
  “你把手機拿出來看看,有沒有人。”方芳焦急的喊。
  “我手機沒電。”我賴得理會她,誰讓她先前那么高傲的,還不給老子結算工資,再說了,電梯壞了,維修部的人又不傻,待會兒肯定來,叫不叫有個毛用。
  “怎么辦呀,我什么都看不見。”方芳的呼吸漸漸的粗重起來。
  我能有什么辦法,通常電梯壞了,少說也得十多分鐘吧,我也沒理會她,就干脆坐下來等著。
  在這種情況下,通常時間是難熬的,大概過了不到五分鐘吧,方芳就害怕了,又喊道:“江南你在嗎,還在嗎?”
  “不在,咋了?”我沒好氣的說道。
  “你過來我這邊一下,我好像頭暈了。”她慌慌張張的,連聲音都顫抖了。
  看樣子她是真害怕,我沒想到她膽子這么小,就暗暗好笑,但是就不過去,心想平時你不是挺能的嗎,現在知道害怕。
  “你過來呀,你在干嘛呢。”她又喊了起來,伸手亂摸,一下子就摸到我的臉了,她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一用力,摳著我眼珠子,疼的我火冒三丈的。
  “你亂摸什么?”我氣惱的推開她的手。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們在這里被關多久了?”她問道。
  “大概有半小時了吧,誰知道呢。”我故意說的久一點。
  “為什么那么久呀,我們會不會有事,是不是沒人來救我們,聽說這里面的氧氣會不夠吧?”她似乎更害怕了,下意識的朝我身邊靠攏。
  我其實多少也有點心慌,好多新聞,說電梯出事也不是沒有,我這兩天倒霉,萬一被我碰上了也是糟糕。
  我本來想發脾氣的罵什么破電梯的,但是突然感受到了方芳柔軟的身體,還有她身上誘人的香味,我也有了一點感覺。
  我發現她的身子在微微發抖,看樣子是真的嚇到了。
  而且她抓的我很緊,她手指甲本來就長,都抓破我的皮了。
  這樣有幾分鐘,我手心都是汗,感覺憋的難受,我的手不老實的順著她的背滑到她的小蠻腰,慢慢的下移,我假裝是不經意的,她當時就顧著害怕了,所以沒有怎么在意。
  我本來想繼續對她做點什么的,就在這時候,電梯外面有人喊,問里面有幾個人。
  方芳好像遇見了救星,立刻沖到門邊上,朝外面喊了起來。
  “方總在里面,快點,方總你別擔心,我們來了,馬上就救你出來。”外面的人手忙腳亂的。
  媽蛋,我當時就有點惱火,本來還可以占點便宜的,好機會又錯過了,真是可氣。
  方芳這時候就不停的催,他們也不敢怠慢,不過兩三分鐘,就把門打開了。
  方芳出去后,怒氣沖沖的,不停的指責那些人,各種批評,因為生氣胸也跟著發抖,那些人只好低著頭不敢吱聲。
  方芳似乎還心有余悸,發泄了她的情緒和不滿后,這才讓他們滾蛋了,回頭看了看我,讓我跟她走。
  原本以為是要去她的辦公室的,沒想到是到樓頂天臺去了。
  之后她把門關上還鎖起來,還四處看了看,見沒人了,這才說道:“江南,現在不怕誰聽見了,我要和你好好談談這件事。”
  “哪件事?”我疑惑起來,怎么結算個工資,還要搞的這么神神秘秘的。
  “你不要明知故問,就是我和你去酒店的那件事。”她冷哼一聲。
  “那又怎么樣?那是你情我愿的,你難不成還要威脅我?”我撓撓頭,這女人到底想怎么樣?
  “我的意思是,這件事你沒有跟其他人說過吧?”她盯著我,似乎很擔心。
  “沒事我說這些干啥,我有病啊。”雖然我跟四眼吹過牛逼,但是他根本就不信,而且具體細節我也沒告訴過他。
  “真的沒說?我告訴你,不要跟我耍花招,手機拿來我看看你的微信。”她狐疑的望著我,好像要看穿我的心思似的,然后朝我伸手。
  我當時突然反應過來了,就說道:“我手機沒電,看不了,要不然剛才在電梯里我就打開手機照明了。”
  “是這樣嗎?你要是騙我,我饒不了你。”她半信半疑。
  實際上我手機有電,但是我隱約猜到了她的心思。
  “電梯里的事,也不能跟任何人說。”她警告道。
  “你說這么多廢話做什么,趕緊給我工資我走人啊。”我有點不耐煩了。
  “走人?你想的簡單,我決定不開除你了。所以你的工資也別想拿到了。”她突然狡黠的笑了笑。
  “什么意思?”我有點蒙圈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7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可不傻,萬一你用微信里的內容威脅我呢?”她自作聰明的說道。
  我這才斷定了我的想法,難怪她搞的這么神神秘秘的,鬧了半天是怕我威脅她?
  “那你想怎么樣?”我問。
  “很簡單,你不是做代駕的嗎?從現在開始,你不必去部門工作了,就幫我開車,做我的司機,至于你的工資,下個月一塊發給你,但是你別高興太早,我有條件的,我們之間的事,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明白沒有,否則我讓你很難看。”她的語氣分明是在威脅。
  我突然好笑起來,果然她是擔心微信的內容,會影響她的名譽啊,我說道:“方總,你也太小看我的為人了吧,我沒那么卑鄙,我也不想給你做什么司機,我都打算走了,還有什么好留戀的,不就是個工作嗎?”
  我把我手機拿出來,當著她的面打開微信,又說道:“你看好了,我現在就把這些聊天內容都刪了。”
  她卻按住我的手,用命令的口氣,很高傲的說道:“你算了吧,你不說手機沒電嗎,還想騙我?誰知道你有沒有備份?別演戲了,就這么定了。”
  我發現她似乎特別緊張這些聊天內容,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7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我當時就想打擊下她,因為我當時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這份工作了,所以我就說道:“想讓我不說出去可以啊,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差不多。” “你想怎么樣?”她果然更加慌了。
  我盯著她誘人的身姿,說道:“你讓我再吻幾下我就答應你。”方芳頓時羞怒了,說道:“你這混蛋,你真無恥。”
  “不答應算了,那我走了。”我轉身就要下樓。
  她卻拉住了我,又看了看四周和樓梯口,說道:“沒想到你這樣貪得無厭,大不了我給你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