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地獄試煉
地獄試煉
暮菖蘭從沒想過自己死后會來這里。

  四周是一望無際的烈火熔巖,綿延不絕的火海沸騰翻滾,照亮了被遮天蔽日的巨大黑鐵城墻投下的無邊黑暗。無數不成形狀的生物在地獄的火海中嘶吼咆哮,被燒得通紅的黑鐵獸卒在火海上肆意游動,對著不斷掙扎的生物噴出熾烈的火焰,讓他們的掙扎變得綿軟無力,與沸熱的熔巖化為一體。

  「啪」驚堂木一聲響,暮菖蘭這才從起初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她轉過頭看向身前,身著官服的判官端坐在判桌后,手拿驚堂木怒視著她。

  「罪人暮菖蘭,你可知為何會被拿下到這地獄最底層的無間地獄來么?」判官陰森森的問道。

  「大人,這一定是——」暮菖蘭聽聞無間地獄的名字,不由得花容失色,掙扎著想要分辯,但雙手早已被拘魂索緊緊捆在身后,以極為羞恥的姿勢跪在地上,話剛出口還未說完,身邊的馬面早已在她背后重重一腳,將她踢翻在地,連到嘴邊的話也被堵了回去。

  「大膽!罪無可赦,還敢狡辯!」一旁色膽包天的牛頭和馬面早在前去抓捕暮菖蘭的時候,就已經對暮菖蘭那曼妙的身材和修長緊致的美腿覬覦不已,此時抓到借口,立刻逞能起來。牛頭對判官說道:「大人,此女生性狡猾,一生騙人無算,事到如今尚在狡辯,不如讓我兄弟們先給她來個下馬威,殺殺她的威風!」
  「準!」判官隨手丟下一枚令牌:「先打五十!」

  牛頭馬面早已按捺不住,牛頭色心一起,等不及褪去暮菖蘭的衣衫,手里用
  饕餮骨支撐的殺威棒就對著暮菖蘭因為趴伏在地上而高翹豐滿的美臀狠狠的抽打
  下去,一棍結結實實的抽在暮菖蘭美臀上,只聽暮菖蘭情不自禁的從喉嚨里發出一聲嬌促喘息,原本就只能勉強遮擋住她臀部的墨綠衣衫頓時迸裂成幾片碎布,露出暮菖蘭結實飽滿的雪白臀肉來,此時她白皙如玉的肌膚因為抽擊而紅腫起來,更刺激著牛頭馬面兩人辣手摧花的神經。

  「嘿嘿,尋常女人被打這一下無不慘叫嚎哭,沒想這騷婊子竟然只是哼哼一聲,聽起來還蠻享受的嘛。」馬面陰險的笑了兩聲,手里的殺威棒再次高高舉起:「兄弟,加把力,讓她爽個夠!」

  牛頭聽了,立刻舉起大棒,兩人一左一右,狂風暴雨般的棒子狠狠抽在她挺拔的美臀上,一時間整個地獄里似乎只剩下此起彼伏的硬物撞擊肉體的脆響,引得周圍鬼卒們無不騷動起來。

  牛頭馬面最喜歡這般淫虐美女,更何況遇到了這武功高深難以輕易傷及的江湖俠女暮菖蘭,手里的棒子只顧著朝她最敏感難耐的部位重重抽打,尤其是兩瓣雪白的臀肉間那道幽深的臀溝里,嬌嫩的肌膚沒少被大棒光顧,尤其是兩瓣臀肉因為抽打而紅腫起來時,有時那棒子抽下甚至會深陷在臀溝里,引得周圍鬼卒們哈哈大笑。

  只是這下可苦了暮菖蘭,暮菖蘭雖然武功高深,行走江湖數年間更習得無上輕功,一雙美腿不僅挺拔修長,結實飽滿,而且骨柔筋健,曲伸有力,彈性過人,而她更不在乎以身體為代價交換所欲之物,所以一襲墨綠短裙更是讓美腿翹臀盡顯無遺,不知在江湖上引得多少男人心癢難耐,卻不料地獄這幫家伙根本不知何謂憐香惜玉,一通亂棍打下,雖然不至于傷及根本,但也是裙衫破裂,雪白翹臀被打得腫起來,看起來就像蜜桃一般,更惹人欲火高漲。

  捱到三十多棍,起初硬挺的暮菖蘭還只是哼哼兩聲,到了這時,已經情不自禁的繃直了身體,閉著眼面露痛苦表情的痛叫起來:「哎呦,哎呦!大人——」
  「閉嘴!還敢狡辯!」牛頭一腳踏在暮菖蘭的側臉上,雙手大棍舞得更是賣力,棍棍打下,都讓暮菖蘭紅腫的雪臀美肉一顫一顫,更添嬌嫩欲滴。

  「媽的,讓你叫得這么騷!這么騷!」馬面興奮的面紅耳赤,手里的棍子專打暮菖蘭兩腿間嬌嫩處,同時也專挑暮菖蘭還完好的臀肉狠狠的打,每一下都讓暮菖蘭原本白嫩的肌膚變得一片慘白,旋即紅腫起來。

  五十棍轉眼打完,暮菖蘭此時已經疼得眼淚直流,臉上沾著地上的灰燼,讓她美艷無比的臉頰變得一片狼藉,卻也讓人看了更有想要蹂躪的感覺,此時她行走江湖的脾氣也上來了,仰著冷艷的臉,羞惱的盯著判官,怒斥道:「哼,你們還有什么花樣,盡管朝姑奶奶來吧!」

  「哼,你這罪人,都到了這永世沉淪的無間地獄,還敢如此猖狂,看我們到時候怎么讓你丟掉所有的尊嚴和人格,像狗一樣求我們的!」牛頭惡狠狠的訓斥著,他血紅的眼睛盯著暮菖蘭通紅的臀部軟肉間那抹若隱若現的蜜穴,情不自禁的發出沉重的喘息。

  「就讓本官告訴你!罪人暮菖蘭,犯下殺生、欺騙、出賣朋友,害死故交,更協助夜叉攝政王魔翳擾亂六界秩序,罪無可恕,故打入無間地獄,永世沉淪!」
  判官冷哼幾聲,怪笑著說道:「當然,本判官從善如流,念你曾經試圖將功補過,還可以給你一次補救機會,你是想永遠留在這里,還是超脫苦海,重入輪回?」

  「不管是什么折磨都盡管來吧!」暮菖蘭咬著牙恨恨的說道:「只要我能離開這里,一定會要你們好看的!」

  「哼,那你得先出得去再說。」判官輕蔑的一揮手,只見一望無際的火海之上忽然一片激烈震動,一座巨大的不知什么物質的橋梁從火海中升起,一直綿延向無限遠處巨大的黑鐵城墻,判官指著遠處說道:「你只要能堅持到盡頭,便可以脫離無間地獄。」

  「嗯,這有什么難的!」暮菖蘭自負武功高超,雖然剛被狠狠打了一頓,卻也并不在意。

  「哼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要不然為什么這么多人寧愿留在火海里永世受苦,也不愿意從這里逃出去。到時候看你怎么哭著求饒的!」牛頭在一邊幸災樂禍的淫笑道:「你根本不知道上面會經歷什么,要知道任何生物在無間地獄中不管經歷什么都不會死亡,到時候會讓你求死不能的。」

  「好了,廢話也不用多說,既然你想走,那就趕快動身!」判官隨手一揮,束縛著暮菖蘭的拘魂索立刻脫落下來,判官冷著臉說道:「這里的地獄闖關規矩與其它地獄相同,你且聽好,如有違反,立刻視為挑戰闖關失敗!

  1、不得使用內力;

  2、承受完所有的懲罰;

  3、闖關過程中求饒屬于失敗;

  4 、每一關闖關人都可以自行選擇是否需要鬼差的幫助。」

  「嘿嘿,我說你趁早放棄,反正到時候又要回來成為我們永久的肉便器,還不如少受點苦。」馬面在暮菖蘭身后嘿嘿的淫笑道,暮菖蘭正咬著牙艱難的試圖爬起身,馬面粗糙的手掌狠狠的在她紅腫的美臀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疼得暮菖蘭眼淚都溢了出來,腳步踉蹌,幾乎站立不穩又要跌倒。

  「我只要能逃出去,絕對會有你好看的!」暮菖蘭瞪了他一眼,咬著牙繼續往前走。

  「踏上這千鬼萬劫床,即視為開始接受挑戰,從這里到出去,你總共可以召喚三次鬼差幫助,可不要濫用啊!」判官陰森森的說道。

  暮菖蘭輕蔑的冷笑了一聲,邁步走上橋去。她剛踏上那看起來平凡無奇的鐵橋一步,立刻發覺腳下所及之處變得異常松軟,急忙低頭去看,這才驚訝的發現原本尋常的鐵橋竟然變成由無數雙糾纏在一起的手臂組成,暮菖蘭剛來得及低頭看向腳下密密麻麻的無數雙伸向自己的枯黃手臂,一雙枯黃的手臂已經如同鐵箍般緊緊的抓住了她修長的美腿。

  枯黃手臂雖然是由斬下的歷朝歷代各種罪大惡極的罪人的雙手制成,早已干枯朽爛,但是抓住暮菖蘭的手依舊抓得暮菖蘭疼痛難忍,自己平生最得意的美腿被這般粗暴的抓住,暮菖蘭下意識的就要抬腿去踢,這才發現自己身體綿軟無力,不知道什么時候,一身出眾武功竟已經消失無蹤,此時的她也與普通人無異了。
  「這——」暮菖蘭吃痛正要叫出聲來,無數雙枯黃的手臂已經抓住她的身體各個部位,暮菖蘭根本來不及掙扎,重心不穩,已經被硬生生拉扯仰面翻倒在橋面上,瞬間一雙手臂已經從她的雙臂之間穿過,抓住了她豐滿的胸部,接著又有幾雙手分別抓住了她試圖抬起的雙手,牢牢鎖在了橋面上。

  「嘶啦」一聲裂帛聲響起,暮菖蘭只覺得身上一涼,低頭看去,身上衣服已經被抓住身體的手臂瞬間撕得粉碎,暮菖蘭雪白的胴體頓時一覽無余,暮菖蘭雖然并不在意用身體去色誘敵人,但是還是第一次如此模樣赤身裸體的暴露在大庭廣眾面前,更何況周身無數雙手臂正在她身體上肆意揉捏,雪白的大腿內側和美乳間的肌膚更是沒少被手指光顧,被這般挑逗的暮菖蘭頓時面紅耳赤,身體情不自禁的火辣辣熱了起來。

  「哼嗯……」暮菖蘭的鼻子里突然發出一聲嬌促的低哼,兩條被無數手臂緊緊抱住的雙腿情不自禁的緊繃起來,原來一只枯黃的手掌不知什么時候從她毫無意義夾緊的雙腿間探了進去,干枯的手指貪婪的沿著她兩腿間緊致的蜜穴口處摳弄起來。每次粗糙的手指刮過她外翻的陰唇時,都刺激得她全身一陣陣酥麻,全身抑制不住的顫抖起來,鼻子里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別、別摸那里!」
  然而不等暮菖蘭說完,更多手掌也開始對暮菖蘭大肆淫辱起來,先是抓住她雙乳的手掌用手指捏住她的兩粒粉紅乳珠,粗暴的來回揉捏,更不時連同乳珠周圍一層軟皮向上拔起,敏感的乳珠被這樣玩弄,暮菖蘭頓時如同全身過電流般忍不住哆嗦起來,張嘴剛想叫出聲來,卻不料一雙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摸到了她的臉上,兩根枯黃的手指已經粗暴的捅進了她的唇腔,在她的嘴里攪動起來。
  這些手臂雖然都是構成這座橋的一部分,似乎并無自我意識,但是玩弄起女人的身體來,卻是一個比一個熟練,此時暫時沒有搶到位置的手臂就開始在暮菖蘭身體每一處嬌嫩的肌膚上盡情的撫摸起來,暮菖蘭的秀發、臉頰、脖頸、腋下甚至足底都沒能逃過無數魔掌的褻玩,更別說手臂大腿上光潔細膩的肌膚了,此時暮菖蘭火熱的身體被無數雙冰冷的腐尸手臂玩弄,已經不由自主的一連聲嬌喘,再也按捺不住了。

  暮菖蘭的身體被無數雙手臂緊緊摟住,動彈不得,這時一只手突然伸到暮菖蘭兩腿間,指尖頂在了暮菖蘭的菊門處,這一敏感部位被襲,猝不及防間暮菖蘭身子一顫,菊門周圍的軟肉情不自禁的微微蠕動開來,就好像主動迎著指尖一樣,那根手指指節便毫無阻澀的沒入了她溫熱的菊穴之中。

  這一下暮菖蘭上下失守,幾乎是瞬間被玩弄到嬌喘連連,在她嘴里攪弄的手指毫無顧忌的摳弄著,而對付她蜜穴和菊門的手指更是用力玩弄,而給她最后清醒的神智以最后一擊的卻是在把玩著她白皙玉足的那只手,那只手故意在她秀麗的玉足上按壓穴道,哪里按起來酥癢,便專挑哪里下手,暮菖蘭只感覺足下涌泉穴被人用力按壓,全身頓時觸了電般一陣難以抑制的酸軟酥麻,不由得一陣哆嗦,情不自禁的昂起頭,連聲呻吟媚叫起來:「啊啊……不要……不要碰那里……」
  此時的暮菖蘭秀面潮紅,雪白嬌嫩的身子被無數雙枯黃的手臂緊緊束縛,她的脖子和纖腰都被一雙冰冷的手箍住,被迫將臻首向后昂起,那對挺起的豐滿圓潤的玉乳隨著不知是誰的手用力的揉捏,隨著正用力摳弄她陰唇和菊門的手指的動作而難以自抑的痙攣,看著她纖腰輕扭、半拒半迎的模樣,也不知是羞恥還是正享受這番變態的指奸。

  就在暮菖蘭神情迷郁、香舌半吐的時候,周圍的烈焰火海中忽然傳出一陣急促的機械碰撞聲,眼看著下方血氣森森的血池中一陣波濤翻滾,兩條全身黑鐵的巨大鐵蛇從血池中轟然沖出,直沖被無數雙手牢牢困在橋上的暮菖蘭而來,暮菖蘭此時正被無數手指玩弄全身而意亂情迷之際,根本沒注意到這突然的變化,更何況面對這還帶著火海熾熱高溫而通體赤紅的巨大鐵蛇,即使有所注意,此時身上毫無武功的暮菖蘭也根本來不及躲閃。

  暮菖蘭正被在自己的陰唇里用粗糙的指尖抵著陰蒂研磨帶來的一陣陣快感撩得雙頰潮紅,不住的嬌呼急喘,卻見那兩條足有鐵錨粗細的熾熱鐵蛇瞬間呼嘯而至,一條緊緊的勒住了暮菖蘭雪白的脖頸,另一條則纏在了她的腰間。

  暮菖蘭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只見她原本雪白嬌嫩的肌膚甫然接觸被燒得通紅的鐵蛇烙鐵般的身體,只聽「嗤——」的一聲冷卻聲響,從暮菖蘭驟然繃緊的身體上一陣白煙翻滾,嬌嫩的肌膚瞬間如同被熱水澆上的白雪般被燒得枯萎皸皺下去,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道瞬間彌漫開來,因為劇痛而繃緊的身體在無數雙手的牢牢束縛下動彈不得,兩條美腿在空中胡亂蹬了兩下,晃得纏著她纖腰的鐵蛇鏗鏗直響。

  「啊——」暮菖蘭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終于在燒得滾燙的鐵蛇燒盡了她的肌膚表層和肌肉組織后凄然響起,在漫天火海之上不斷回蕩著,然而不等她一聲慘叫聲過去,讓她發出這一聲慘叫的氣管也已經被烙鐵活生生的燒斷,這一聲慘叫也因此戛然而止,只剩下皮肉被燒蝕的聲音還在嘶嘶作響。

  暮菖蘭臉色瞬間如同白紙般,因為痛苦而翻白的眼睛幾乎快要從眼眶中溢出來,她的牙齒互相撞擊著發出清脆的叩擊聲,她的四肢因為劇痛而劇烈的收縮,被燒蝕的枯黑痕跡正沿著她雪白的肌膚而四處蔓延開來。

  「呲——」只見暮菖蘭兩腿間一道黃濁的液體從她的尿道口處飚射而出,黃濁的尿液飛上半空又淅淅瀝瀝的淋在她的兩條白皙美腿上,空氣中又多了一股騷臭味道,沒想到才剛剛踏上地獄試煉的路途,這名因美貌而聞名江湖的冷艷女俠竟然就已經因為酷刑而失禁。

  「咯咯……」暮菖蘭幾乎被燒斷的氣管里顫抖著發出幾聲輕微的喘氣聲,卻更像是因為氣管肌肉被燙而痙攣所發出聲音,她瞪大的眼睛翻白,原本還因為高潮而探出的香舌此時卻痛苦的緊繃著。

  「唰——」就在暮菖蘭還在垂死掙扎的同時,遙遠的空中忽然飛過來一只黑鐵巨鷹,那只鷹發出凄厲的鳴叫,從高空直向暮菖蘭俯沖而下,鋒利的爪子在火光的照映下閃著刺眼的光芒。

  「我……就這樣結束了嗎?」暮菖蘭因為痛苦而逐漸失去視覺的眼睛眼睜睜的看著那只巨鷹呼嘯著直撲過來,終于放棄了掙扎,不甘心的閉上了眼睛。
  那只巨鷹呼嘯而過,鋒利的鐵爪瞬間刺破了她雪白的美乳嬌嫩的肌膚,鋒利的爪尖刺入了她的乳房皮下的結締組織,與此同時鋒利的嘴喙也對著暮菖蘭剛剛閉上的眼睛猛地一啄,只見暮菖蘭全身猛地一顫,便再也不動了,只剩下掛在鳥喙上的眼珠還在從空洞的眼窩里飚濺出來的鮮血洗刷下仿佛一眨一眨的。

  那只巨鷹雙翅一振,帶著一團血肉模糊的肉塊沖天而起,只見暮菖蘭仍然被鐵蛇緊緊纏住的尸體原本應是雙乳的地方只剩下兩個血肉模糊的大洞,而上顎以上的部分也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下半邊的牙床和無力的伸出的舌尖,空洞的對著巨鷹飛去的方向。

  無頭的尸體還在高潮的狀態下不斷興奮的痙攣著,每一次身體的顫抖都讓脖頸斷裂面濺出的鮮血高高飚起,無數雙干枯的手臂仿佛嗅到獵物的氣味紛紛圍攏過來,鋒利的指甲從巨乳留下的撕裂面粗暴的插入她的身體,幾十雙手一起用力,撕開她還在顫抖的腹部,趁著尸體還有余溫,紛紛抓起她鮮紅的內臟,貪婪的揉捏起來。另一雙手則分別扯住她尸體的雙手,將她的手臂從僅剩皮囊的身體上硬生生撕扯下來,將它們扯入眾多枯手的大軍之中。

  「嘿,真沒意思,這么快就死了啊!」牛頭一直透過一塊巨大的屏幕看著暮菖蘭被百般凌辱的畫面,此時看到暮菖蘭已經殘缺不全的尸體,不免性趣黯然。
  馬面抬起頭,看著那只不斷飛近的巨鷹,露出興奮的淫笑:「嘿嘿……要是能這么容易就死掉,還怎么能叫無間地獄呢……」

  巨鷹呼嘯飛過,朝著牛頭馬面丟下兩團血肉,只見暮菖蘭缺了一只眼睛的臻首落在了牛頭的手中,而兩只被一起從胸口撕下的巨乳則落在了馬面的臉上。
  「這樣捧在手里看起來,可真是個難得的冰山美人呢……尤其是這雙冷艷的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感覺……」牛頭嘿嘿的淫笑著,挺起自己遠超人類的粗大肉棒,將巨大的黧黑龜頭頂在了暮菖蘭缺失了眼珠的肉洞里,滿足的大笑著將肉棒對著她的眼窩狠狠的捅了進去,感受著她柔軟滑嫩的大腦組織包裹著肉棒帶來的溫熱快感,每一下抽插都擠出液體被攪動的汩汩聲響,舒服的吼叫著。

  馬面伸出舌頭舔著臉上的血,一邊抓起暮菖蘭的一只雪白美乳大口啃下一塊,品嘗美味般貪婪的大嚼起來,一邊露出滿足的表情淫笑道:「真是期待她接下來的歷練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