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換妻換到女老師
換妻換到女老師
我老婆的表姐——蓮姐是我的好炮友,我曾求她替我做兩件事:一是找個閨蜜來玩3P(見笑了,那時連3P和雙飛都分不清的),二是裝我老婆找對夫妻玩換妻(老婆太傳統,死都不干啊)。我這人的好奇心特強,什么都想試一試。
  蓮姐特喜歡我,后來都跟我辦成了。現在就先說說她假扮我老婆玩換妻吧。
  蓮姐那段時間天天到我家里來學電腦,晚上老婆修長城,我們就在網絡上找夫妻交友網站。后來物色到一對武漢沒玩過又想玩下的夫妻,他們要找玩過有點經驗的。蓮姐的膽子大又會吹牛,說我們都玩了幾回的。幾次視頻聊天下來就定了,時間「十一」長假,地點就在我所在的城市,我有哥們經營賓館,方便安全些。
  到了約定日子,武漢的夫妻就真來了,我對老婆善意的隱瞞說,武漢友好單位來參觀學習,我要接待陪玩幾天。
  與武漢的夫妻見了面,先寒暄,再吃飯,然后在哥們的賓館咖啡廳里,天南海北的侃大山,什么風土人情、雷人軼事,能侃的都侃了個遍。
  因為有多次視頻在先,我們相互之間雖是第一次面對面,初見時貌似還有的那幾分拘束和尷尬,但很快就隨著侃大山而煙消云散。這會兒,我又留意的打量了武漢這對夫妻。
  那女的,人很白凈,中等身材,略有些豐腴但還比較適暾(合適),自我介紹是個小學老師,今年29歲。那男的,32歲,長著一副大眾臉嘴,給人的感覺是那種走到哪里都似曾見,他留著寸頭,一副自以為是的樣子,自我介紹是銀行的。蓮姐姐介紹我是大學副教授,她自己是搞工商管理的。其間,我和那男的一起到了衛生間一次,我問他感覺怎么樣?他大咧咧的說還可以。他說:「我老婆白胖白胖的,你老婆黑瘦黑瘦的,正好換個口味……」我在心里對他說:「我蓮姐黑?這是健康色,你娃都不懂!還瘦吶,他媽的,連骨感美都說不來,還是銀行的,沒文化,沒品位!」但我沒說,不想把他教乖了,這種人超社會只有挨捶!在撒尿的時候他娃還看了我「弟弟」幾眼:「呀,大哥的……這么大呀?」我說:「一般般吶」,他沒出聲了,我這才留意到他的「弟弟」的確不是我的一個等級的。
  當我們分別進房間的時間,蓮姐悄悄對我說:「我都是為了你哈……就這個男人……寶氣……要不是為你,我怎么都不會愿意的……」。
  進了房間,閂上面,那女老師倒也有幾分主動性,是她先問我們誰先洗。我見她貌似不想鴛鴦浴,就說:「女士優先,你先洗唄。」女老師的就拿了個包進來衛生間,洗了好久才出來,出來時,她身上穿的是睡衣,那睡衣是鏤花的,半透明,里面的文胸隱隱可見,我暈啊,馬上要辦事,還穿什么穿啊!也不嫌麻煩?
  我洗了出來,女老師已經躺在了床上,金秋十月,有些涼氣,她已經蓋上了被子。我只是腰間圍了塊浴巾,就幾步跨上床去。那女老師雖有幾分羞澀,但也還算落落大方,畢竟是老師,是知識分子,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她便撈起被子來給我蓋上。也許是小學老師對大學副教授的崇拜吧,貌似她還想跟我聊幾句什么的,可我等不及了,就去摟她,親她,她也就打消了說什么的念頭,先是閉著眼一動不動的承受,漸漸的有了些動彈的享受,再后來,就輕輕的抱住了我,回應,時而溫柔時而激情……在我的要求下,她自己褪去了睡衣,解下了文胸,但那小褲褲卻是我替她脫的,因為我學過心理學,女人那最后的紗縷要男人褪去才顯得女人矜持和高貴……我就讓她先矜持和高貴一會,一會兒,矜持和高貴的女老師就會在我的抽插中不由自主地顯出淫蕩的原形!
  果然不出所料,我的大雞巴才一現形,女老師就輕「啊」了一聲,我問她啊什么,她羞澀的說:「好大!」我問她:「有孩子嗎?」她不解我問話的意思,但還是回答了:「有一個」。我說,是自然生產的吧(這時我已經看了她小腹沒刀痕)?她陡然明白了我問話的潛臺詞,臉一下就紅到了耳根……女老師的屄屄因自然生產過,其松緊度與我老婆差不多,但論長相、身材,都遠不如我老婆,我當時一邊在插一邊就在想,我這么做是為什么?就是圖新鮮?
  刺激?沒玩過?他媽的,正想呢,刺激就來了——那寶氣竟然來敲我的門,說放心不下他老婆!
  他媽的,那寶氣真的有神經病,一共來敲了三次門!服務員都覺得有蹊蹺,就向值班經理做了匯報(幸好沒打110),那晚是我哥們親自值班,他就是怕出什么事,才來值班的,他給服務員說,沒事,他們是在連夜研究問題,有時需要溝通一下……但還是來給我們打了招呼,再這樣,他都保不住……那女的還懂事,連聲說對不起,還罵了她老公幾句,我記得是「你吃錯藥」什么的。
  這么一鬧,哪里還有嘿咻的情趣,下半夜,我們就自己睡自己的,蓮姐安慰我,跟我嘿咻著睡,還對我說,那寶氣「弟弟」不大,又不持久,幾分鐘就射……我當時就想,那女老師一定是得不到滿足吶,想到這,我都替她惋惜——我的大雞巴才插她一會,她就舒服得「咿咿呀呀」的哼了,正上勁,就被她老公破壞了好事,呵呵,回去有她老公好受的!
  天還沒大亮,那對夫妻就離開了,只是那女老師在門外說了一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