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被老公“強暴”
被老公“強暴”
陳妍到家剛進門,就把包包一把扔到了椅子上,急忙的要把早已粘稠的內褲脫下來,走了一路實在難受的,結果內褲還沒脫到一半,突然想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緊接著有人喊著:“嫂子,在家么?快開門,劉總喝多了!”,陳妍急忙的只能又把內褲穿上,心里嘀咕著:“不是說后天才回來么?”一邊想著一邊過去開門,門一開,就看著司機小王扶著已經腳步踉蹌的老公,她趕緊幫忙攙著把老公放倒在床上,接了一杯涼開水讓他喝下,聽著他呼吸粗重,陳妍想著該是睡著了,緩了一口氣,馬上又給小王到了一杯水,連忙問是怎么回事,小王說道:“本來是要后天回來的,嫂子,結果董事長給劉總打電話說是有個重要項目需要他來談,讓他馬上趕回來,談完之后陪客戶去唱歌,一下子酒喝多了,沒辦法,只好先給送回家,明天我再來接劉總返回去。”

  陳妍聽完,對小王道了謝,送走他之后回到臥室,看劉家元平躺著,嘴里小聲嘟囔著,也聽不清說啥,陳妍想著過去給他把被子蓋好,結果劉家元突然向她她這邊一翻身,右腿猛地一下把陳妍放在床尾的手機踢掉了,順勢一滑鉆到了床尾柜子下面,陳妍趕緊過去蹲下伸手去掏,發現夠不到,沒辦法只好跪趴下來用力的向里面去摸,陳妍拼命地前伸,豐碩的巨臀狠狠地向后頂著,來回的扭動著去找手機,早已打濕的內褲在緊身的紅色連衣裙上印著勒痕,恰好此時劉家元酒勁再次上涌,胃里一陣翻騰,他迷糊的支撐起身體,剛一起來,恰巧直視著陳妍的肥臀,前后左右的晃動,這抖動的紅色巨臀就像斗牛用的紅布,一下下的刺激著劉家元這頭公牛,此時的劉家元借著酒勁,哪里還能控制住情欲,一個大步搶到陳妍身后,一把將裙擺扯到她腰上,露出了被淫水和精液打濕的內褲。此時陳妍剛拿到手機,準備起身,被劉家元一把再次按倒在地,兩個大奶子都被擠的變了形,兩只手反剪著放在后腰,被劉家元左手死死地握著。杏吧首發

  陳妍被劉家元這一系列動作嚇得大驚失色,驚恐不已,平時劉家元雖然脾氣不太好,但是每次喝完酒都比較平靜,自己就睡了,從沒有酒后打罵過自己,就算是平時,他曾經用力推搡拉扯過自己,也是因為一些爭吵,兩個人都比較激動,可是現在,她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樣,而更讓她恐慌的是自己的內褲上全是韓軍剛才操完自己流出的精液,大腿兩側還有好多精斑,如果劉家元酒稍微醒了發現這些,可就大事不妙了……懷著疑惑、驚恐和心虛的心情,陳妍回過頭看著劉家元,發現他同樣醉眼朦朧的盯著自己,眼神里充滿情欲,陳妍顫抖著聲音道:“老公,你干…干什么,你喝醉了,先…睡覺吧,你要是想了,咱們明天再……”,還沒等陳妍說完,劉家元右手嗖的一下將腰帶抽了出來,中間對折著握著兩頭,“啪”的一聲狠狠地抽在了陳妍的左臀上,只見臀肉抖動,頓時顯出一條紅紅的印記,見此情形,劉家元反而更加興奮,一把抓住陳妍還沒脫下的內褲襠部,猛地朝后一撕,內褲從中斷開,他把內褲丟在一邊,掄圓了右臂,朝陳妍右臀又狠狠地抽了一下,嘴里同時高喊著:“小騷貨,騷母狗,你叫我什么?我想什么時候操就什么時候操,你敢反抗!!是不是忘了我的規矩!!”,陳妍被打的慘叫連連,差點疼暈過去,心里越發的疑惑和恐懼,以前丈夫從來沒這么稱呼過自己,也沒定過啥“規矩”啊,她試著掙脫雙手的束縛,挺身起來,可是劉家元180多斤的身軀死死的壓著,根本無法動彈,陳妍只能繼續求饒著:“老公,我錯了,你放了我,咱們…咱們到床上去,好不好?”

  聽完陳妍的哀求,劉家元更加的生氣,掄起皮帶,“啪啪啪啪”的連著打在陳妍的肥臀上,他怒吼著:“叫主人!叫我主人!”,陳妍被打的火辣辣鉆心的疼痛,卻還是搞不懂他什么情況,嘴里剛說出:“老公,你……”,話音未落又是一皮帶,“我讓你叫主人!騷母狗”,陳妍心里又氣又怕,自己從沒被她他這么羞辱過,堂堂一個重點中學的老師,此時被自己丈夫按到在地,擺出如此淫蕩的姿勢,還要在脅迫下說出這么下賤的話,哪能不氣?可是轉念一想,他現在喝多了神志不清,根本講不了道理,要是不答應,還不知道要被打成什么樣,心里一軟,只能屈辱的從嘴里擠出:“主人…”,啪啪又是兩皮帶,“大點聲!!”,陳妍眼里泛著淚花,忍著屁股上傳來的陣陣劇痛,提高了聲音喊道:“主人!”,劉家元露出了滿意的微笑,繼續命令道:“說:‘我是騷母狗,請主人狠狠地操我的騷逼!’”,陳妍聽完更加的羞急,她和劉家元平時的性生活本來就少,每次也都是例行公事一般的過程,連姿勢都很少換,更別說這么下賤淫蕩的話了,就算和韓軍在一起,兩情相悅、幸福繾綣,這樣的話也很難說出口。

  劉家元見她沒有立刻回復自己,身體向后一退,左手依然抓著陳妍的雙手,右手猛地一下朝她的陰部打了下來,不偏不倚正打在陰蒂上,陳妍瞬間便好似被電一般,大腿瘋狂的抖著向外打開,嘴里長長的“啊”了一聲,兩只被抓住的手瘋狂的抓撓著,一大股尿液混合著淫水和韓軍的精液瞬間噴涌而出,足足的噴了一分鐘,失禁后的陳妍癱軟著跪趴在地上,嘴里只有大口的喘息聲,劉家元興奮地大笑了起來,舉起皮帶作勢又要打,陳妍看見了,再也不顧什么羞愧生氣了,連忙學者喊道:“主人,我是騷母狗!請主人狠狠地操我!”

  劉家元滿意的笑了笑,一把褲子脫到半截,挺著暗黃色的雞巴,直直的刺進陳妍的陰道,因為剛和韓軍做過不久,陳妍的整個的陰道依然濕滑,劉家元就勢扭動粗腰,打樁一般的瘋狂抽插,邊操邊吼著:“騷母狗,看你以后還不聽主人的話!你的騷逼只屬于我一個!”,操的起興了,又是幾皮帶下去。

  陳妍撅著屁股承受著快速的操弄,劉家元的雞巴雖然比韓軍短了些,但是也算粗壯,再加上今晚他國格外的兇猛,而且奇怪的是,剛開始皮帶抽大的疼痛不見了,現在他每抽打自己一下,她的陰道就收縮一次,淫水異常的多,整個人反而更興奮、舒暢,陳妍漸漸地情欲高漲,開始慢慢地享受著他的抽插,嘴里竟然也跟著呻吟了起來:“主人,操我,操…操我,小母狗好癢,狠狠地操我…”,陳妍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這么的取悅自己老公,結果因為這一次意外的“強暴”而實現,真是造化弄人。

  她的陰蒂因為剛才的抽打變得紅腫,而且更加的敏感,劉家元粗大的睪丸急速拍打著陰蒂,讓陳妍再次接近高潮,正當陳妍準備迎接今晚的第二個高潮時,劉家元突然放緩了速度,右手扔掉皮帶,撫摸著她的大腿內側,一邊操一邊嘴里嘟囔著:“這什么東西,硬…硬的,像蠟燭……”,聽他說完,陳妍頓時冷汗直冒,生怕丈夫慢慢清醒了發現這是精斑,咬咬牙,屁股猛地向后,開始瘋狂的自己聳動,每一下不等劉家元向前,她自己就挺著騷逼張開淫蕩的小口,一把吞下,肉肉的屁股猛烈地撞擊的他的大腿,蕩起陣陣臀浪。劉家元畢竟是酒后發狂,這一通折騰后,哪里還把持的住,按住陳妍的騷臀,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而出,陳妍也依然情欲難抑,跟著一聲長長的“啊”,兩人共赴高潮。

  劉家元虛脫似的退到床邊,仰面狠狠地躺在床上,把頭一歪,頓時鼾聲雷動,徹底睡著了,陳妍緩緩地爬起來,因為屁股被打的刺痛,只能斜靠著跪床邊,高潮的余韻慢慢退去,剩下的就又是滿心的氣憤和疑慮,丈夫今晚雖然是醉酒,可是所說所做完全異于往常,是不是對自己積怨深了,趁著醉酒發泄?好像不是對,最近兩個人并沒有什么爭吵,上周他還主動的陪自己逛街買了衣服呢……這么想著,陳妍突然回憶起一件事,剛結婚不久,有一次兩個人做愛前,劉家元打開電腦說先看一段情色電影活躍氛圍,陳妍羞澀的答應了,可是打開一看,卻是一部日本attack系列的重口味SM電影,鞭打、滴蠟、捆綁和狗奴調教,一應俱全,看完之后劉家元悄悄對陳妍說,以后咱們也來這個,好不好?陳妍聽完怒斥了劉家元,罵他變態,這都是電影作踐女人的,自己怎么能這樣,因為當時陳妍剛結婚,性經歷很少,從小的家教嚴格又傳統,自己又是老師,肯定接受不了這個。之后劉家元又提過兩次,結果都被拒絕了。陳妍這時候回想起來,好像也就是那時開始,他在性生活這方面變得冷淡了,而自己本來也是有點禁欲主義,對性可有可無,也就沒太在意。可是,在經歷過和韓軍這半年的偷情生活以后,感受到性愛的舒爽幸福,尤其是聽到了韓軍講述自己婚后性生活對他的極度壓抑,陳妍覺得,是不是她老公也是壓抑的太久了?他是不是向往著電影里的那些變態而刺激的情節,而我總是堅決拒絕,他一直隱忍不發?他是不是一直心里渴望著,愛好著,終于,在今晚爆發了?

【完】